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一个十分正常的校拟

二中×南方的校园拟人。
极其短小的一发(・ิϖ・ิ)っ送给世界第一帅龚大炮先生@穷的叮当响 。不要太爱我哟。


我们会有明天,也会有后天。我们会有面包,当然也会有玫瑰。而令我感到无比庆幸的是,我知道前方是何方,也知道有你在我身旁。
——
初夏,树上的知了已经开始没完没了的聒噪起来,像是在树的枝桠间唱起了合奏曲,丝毫没有面对三个月后死亡和凋零的恐惧,零散而刺耳的证明着自己的存在。头顶的阳光没有经过过滤,大片大片的撒下来附着在布满灰尘的缝隙里,细小的灰尘颗粒像是小镜子折射出金色的光芒,而微热的水泥地面上立着的球框已经脱了漆,露出里面斑驳的铁锈,暗红色从剥落的漆面下涌出来,怪诞得仿佛新生血液。

南方把手中的球略略举过头顶,掌根擦过被风吹扬起来的碎发,眯了眯眼睛,脚尖蹬地,顺着惯性把手中托住的篮球抛了出去。

——篮球在球框边沿转了两圈,颤颤巍巍的从旁边掉了下去。

砰。砰。砰。

篮球砸在水泥面上,溅起一层炽热而干燥的灰尘。

他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口水,伸手把前额的头发捋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嗓子眼儿枯涸的像是要冒出烟来。

“嗬。又没进。”

南方听见背后突然被热浪推来了一声轻哼,他转身,眼神交汇的刹那,脊椎却被神经拉扯着僵住了。

那人穿着一双洗得边缘泛白的帆布鞋坐在石墩子上,两条腿随意交叠,随意散漫。黑色的校裤,橙白的夏季校服领口开了两粒纽扣,隐隐约约露出锁骨,皮肤是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小麦色,显得一口整齐的牙齿细米似的白,眼睛很长,嘴角上翘,不说话抿着嘴的时候都像是在笑。

南方有两秒钟的手足无措,眼神不知道是
该错开还是该怎么样,从他的视线里逃开,划过校服的领口和黑色的校徽,又怕某人会错意似的抬头迎上那目光,却发现那人的注意力仿佛自始至终从未从自己身上离开。

所以他现在是抿着嘴……还是在笑?

不知是因为距离太遥远还是时间的分隔已然有了明显界限,南方竟然分不清那副嬉皮笑脸的欠揍表情是何时出现烙印在脑海,又是几时被时光缓慢而温柔的磨平乃至于湮没的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过了很久,南方才听到从自己嘴里传来这么一句话,不是问候,也不是道别。

“很早之前就坐这儿了。来看看你。”二中的眼睛弯起来,睫毛仿佛在阳光下根根分明,刚修理过的寸头毛茸茸的,像一只小动物。

“噢。”南方尴尬的扯了扯衣角,转身想去吧遗落在路边的篮球捡回来。

——却没有料到距离自己几米之外的人更快的发现了自己的意图,纵身从石墩子上跃下,快走两步然后伸手,手臂勾住了南方的脖子。

“好久都没跟你打球了,今儿来一盘?”二中的语气就像是这初夏的阳光,恣意灿烂,“输的人请赢的人吃冰棍儿!吃到饱为止!骗人是小狗!”
缺心眼儿倒是一点都没变。

南方没忍住蔓上嘴角的笑,手肘得空给了二中肋骨处一下子,眉眼舒展开:

“到了我的地盘还想吃我的东西?”

“还真别说,我还就不怕你这地头蛇。”二中借助身高优势揽住南方的肩膀,大大咧咧的丝毫没有隔阂。

“啧。我这地头蛇也没您野蛮啊。”南方撇撇嘴,挣脱了二中的手臂,向前走了两步弯腰把球捡了起来。

伸长的手臂落了个空,二中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看见那人抱着球扭过头来时眼角掩饰不住的笑意,一向死皮赖脸的他居然也只是嘿嘿嘿了三声,又把手收回来挠了挠后脑勺。

南方趁这个机会赶紧发力,从二中身旁穿过,篮球轻巧的落地又弹起,然后以一条完美弧线落入球框。

“你……”

“骗人是小狗。”南方手心握球,笑的一脸无辜。

二中长腿一跨来到南方跟前,南方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一个不小心被某只癞皮狗截去了球。

“我还没说规则,”二中一把打掉在南方手中的篮球,示威似的绕到南方身后,跳起身把球抛出手,“谁先投进三个算赢。”

一个空心。
二中挑衅的吹了声口哨。
南方表示只想把篮球糊在那张脸上。

 

——
最后二中以一个擦板球赢得了冰棍抢夺战的胜利,看那样子,尾巴都能翘上天了。

“打倒强权主义,农民翻身做主人。”二中把球丢给南方,掀起衣服擦去脸上冒出来的汗。

南方斜了一眼二中,鼻子里哼哼出一口气。

二中笑的张扬,见自己衣服上全是一道一道的印子,索性双手攥住衣角把校服脱了下来,随性的搭在肩膀上。

阳光赤裸裸的亲吻着肌肤,汗液被干燥的空气蒸发,特属于青少年的横冲直撞被一层薄薄的皮肤包裹住,突突作响着。

二中走过来,顺势又要搂住南方的脖子,这次南方却没有躲闪。

他抬手遮住太阳,白色的光却从指缝间偷溜出来,晕成淡淡的红色。

“我们多久没见了?”二中问。

“一年了。”

“啊……原来快一年了。”

咸咸的汗味儿夹杂着校服上清新的洗衣粉味,充斥着南方的鼻腔。

“是啊……太快了。我们都老啦。”

二中一拍脑门,“嘿,讲那些干什么,老个鬼啊,还没请老子吃冰棍儿能还敢老!?”

是。我们还不老。我们还有大把时光可以浪费,可以消磨,可以面对着面发呆。南方想,只要这样,也就够了吧。


我们会有明天,也会有后天。我们会有面包,当然也会有玫瑰。而令我感到无比庆幸的是,我知道前方是何方,也知道有你在我身旁。

随后两人勾肩搭背,跨过了那些所谓时间的鸿沟。

有冰棍儿还有你,这不就够了?:D

 

Fin.

【lo主和基友不在一个学校,我是在二中,基友在南方。

【丧心病狂的写下这篇校拟送给基友。祭奠我们曾经逝去的青春hhhh

希望喜欢啦。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