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当她看向我的时候”


“当她看向我的时候。”

又名《一个懒腰引起的蝴蝶效应》
又名《秦科长的情窦初开史》

秦明×李大宝

*本文无关任何演员及原书作者,全靠本人怀着一腔热血瞎编。
*非剧情向,无头无尾,甜饼一枚。
*大概有一万年没写过BG了。
*本来想再开个小号发的,太麻烦了,首页各位只吃BL的观众老爷可以忽略这篇。

——

初夏。

气温还没上升到恼人的程度。半月无雨也使得这座城市的空气相对湿度保持在一般水平,被阳光蒸腾起来的水汽也不至于让人觉得黏腻难受。

即便是这样,秦明依旧将窗户关牢了,只留下两扇极小的通风口保持屋内气流循环畅通,然后,没日没夜地开着空调吹凉风。

李大宝不解,裹紧了自己的薄外套,质问这位秦科长:你很热吗?

秦科长抬头,望她一眼,不语,低头继续写结案报告。

李大宝吃不得这个憋,腿一蹬,椅子一扭,哧溜一声就连人带椅一块儿飞到了秦明跟前,手肘向上一抬又向下一磕,砸在木头桌面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手掌托腮,须臾之间就与秦大科长保持了面对面的距离。

秦明何人?该写报告继续写,眼皮都不带翻一下的。

“秦科长,小的跟着您快要冻死了,您管是不管?”大宝捏着嗓子打趣。

“多穿衣服,”秦明回答,“还有多喝热水。”语毕,抬起头来附赠了一个不露齿的,一看就假得不能再假的「秦科长式关爱笑容」。

李大宝早就料到有这种结果,翻了个白眼之后准备伸长手去拿秦明手边的空调遥控器。

还没等手臂伸直呢,秦明那厮眼快手更快,随手就将空调遥控器向后一抽,让李大宝扑了个空。

“嚯,老秦,你这么做也忒没人性了吧。”李大宝见机会落空,便气呼呼地一拍桌子,嘴一咧,眉头一拧,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还能不能给我留条活路啦?”

秦明抬头,望了大宝一眼,低头,留给大宝一个造型完美的脑袋顶。

“你说说你,你大夏天的非得穿这么多,还非得把温度调这么低,你要是热你就脱一脱嘛。”大宝看一眼墙角立着的、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休息过的空调,默默嘟囔了一句:“为难我们空调先生,哪天因公殉职了,灵魂也会大半夜跑回来向我们哭诉它的悲惨遭遇吧。”

秦明低着头搭腔,说,欢迎来访。

李大宝努努嘴,一屁股又做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继续讨伐:“你这人就是没趣儿,还烦人。”

“你烦人还是我烦人?”

“你。”李大宝翘起二郎腿,一条条控诉:“你烦人。你不准我关空调,不准我吃煎饼,不准我休息时间出去买冰淇凌!”

“如果你不介意让你每个月本来就微薄的收入更加微薄的话,以上每一条你都完全可以做到。”

李大宝哑口无言。

李大宝站起身来,气势汹汹地裹紧了自己的薄外套。

李大宝拖着凳子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顺便翻了不下十个白眼。

——
秦明写完了报告,揉了揉眼睛,将笔盖啪的一声合上了。深吸了两口气之后,准备从抽屉里拿出昨天还未读完的书来读。

已经是十一点了。

秦明瞥了一眼李大宝。她还俯在桌子上写着些什么,笔尖摩擦白纸的沙沙声不绝于耳。

脑袋离桌面太近了。秦明默默在心里挑着毛病,前胸又离桌沿太远了,握笔姿势……也不对,手指捏得太前了,写字儿费力。继而,目光掠过大宝,向窗外眼神去了,看见昏黄的路灯闪烁,月亮埋在铅灰色的云层里面。应当是个温暖而干燥的夜晚。

李大宝又不知遇着了什么样的难题,眉头蹙起来了,圆珠笔被捏在手心儿里一下有一下没地摁着弹簧开关,发出一连串笃笃笃的响声。她开始咬指甲了。

秦明的目光被拉扯了回来,饶有趣味的停留在大宝微微弓起来的脊背上——这下看见的东西不一样了。李大宝很瘦,弓起背来的时候脊柱会支撑起一条直线,光源的偏差会让那条线留下细微的阴影。秦明又略微仰起头——她的脖颈很白,是晒也晒不黑的白,但又不至于白得让人别扭。是一种让人舒适的白。后脑勺的头发剃短了,看上去却不是硬扎扎的一片,而是带着一种女孩儿独特的细和软,发着光似的。头发垂下遮住耳朵尖儿,再向下,耳垂小而圆。

捏一下会怎么样呢?

秦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仔细思索了又觉无妨,便又兀自想象了一下李大宝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脊背挺得直直的,全然一副受了吓的猫的模样。

“老秦!——”

她会喊。她的声音是脆而软而拖的。

蓦的,李大宝又奋笔疾书起来,看上去是将难题解开了,脚尖突然在地板上打了三个轻微而不可闻的节拍。

秦明耸了耸肩膀,翻开书。

李大宝正巧将最后一个字写完,把笔往桌子旁边一扔,文件夹盖起来,两只手伸直了撑在头顶,开始放松自己的肩背和腰。

秦明刚想让她动静小一点儿,抬眼时恰巧碰上大宝将腿往前伸,身子往后仰,大衣滑落在椅子面上,里头的棉质长袖因为手臂的拉伸而衣角上抬。上抬。柔软的衣料向上摩擦,一小截腰部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之间。

或许一秒,或许两秒,又或许零点零几秒,衣角回落,云层遮住月亮,山洞盖住宝藏似的掩住了。李大宝坐稳了之后又从大衣兜儿里掏出了手机。

秦明开始觉得热了。

他不经意间窥见到了一些本该好好掩藏的东西。说实话,一小片皮肤而已,肌理纹路,对于法医来说再稀松平常不过。他们拿着刀划开皮肤,或者直接上手——

不过是皮肤而已。

它冰冷吗?不,不是,它是温的,是暖的,是细腻的,是光滑的,是属于女孩子的,是大宝的。

脂玉似的白却不凉,洒了一层糖霜似的甜却不粘,一小片,一小点儿,从棉质布料里偷溜出来,与秦明共享一份空气,溜进秦明的眼睛里去了。藏起来。

秦明松松领带。

他的目光再次路过李大宝的侧脸。——看到的又不同了。她的睫毛是长而上翘的,眸子里反射出一些手机屏幕的光亮,鼻梁挺却秀气,嘴唇总喜欢抿起来,下颌有柔软圆滑的线条。她的皮肤。

秦明把书塞回抽屉里,头也不回的出门了。李大宝叫住他,问,你干嘛去?

秦明回答:“热。”

——
不知道是不是tbc的tbc。

食用愉快!













评论(24)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