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福华的十个睡前小故事【七】

当夜幕降下来的时候,城市里四下流窜的风被他收集起来织成网,那个人用网兜住天空边的星星,把它们捣碎了揉进自己的眼瞳里。



————

“约翰,”夏洛克推开门,门框间摩擦的声音被黑暗放大了,惊醒了睡梦中的人。

“约翰。”他又喊了一声,稍微放轻了些语气,“你在睡吗?”

他听见床上的人嘟囔了几声,然后感觉到他十分艰难的翻了个身。

“……唔,恭喜你猜对了,大天才。”约翰胡乱抓了几把头发,然后眯着眼伸手摸索着开了床头柜上的灯。“打扰别人睡觉实在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讨人厌的事情不是吗?”沙哑的声音明显还染着睡意,而几个程度词的重音也表示了这位好医生的不满。

“可是,我……”夏洛克走到约翰床边,话的后半句含在嘴里,手指绞在一起,像是有什么心事。

——这太反常了。

约翰警觉的从床上弹了起来,表情严肃的(虽然乱糟糟的头发让他格外滑稽)问道:“怎么了?”

“我无法使我的脑子停止思考,它太活跃了……好吧,我睡不着。——事实上,我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没有进入过睡眠状态了。”夏洛克的目光瞟到约翰,然后又瞟到了别处。

“你失眠了?”约翰搓了搓手。被窝外寒冷的空气让他有些不适应。

“是的。失眠。”夏洛克回答道,“你或许有什么方法使我快速睡着——你也曾严重失眠过,不是吗?”

“的确。但我康复了……我想想我的床头柜里还有没有一些帮助睡眠的药物。”

约翰披上大衣,走到夏洛克面前。

“让一让,你挡住我了。”约翰抬头示意夏洛克从柜子前挪开。后者挑着眉毛,想说些什么,可又把话语咽了下去,识趣的让开了。

“啊,很抱歉,它们被用光了,我找不着。”约翰抽开屉子找寻了一番,最终无功而返。

“噢。”夏洛克敷衍回应了一声,眼神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散发了些许光彩——

他紧盯着约翰的床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喉咙里发出猫一样的呼噜声。像是小声欢呼。

——那张床真是棒极了。

床单和被套都是柔软的浅灰色,厚实的棉被因为主人起床的动作而掀开了一角,散发出迷人干燥的温暖,枕头被约翰的小脑袋压出一个坑,睡在上边的时候可能刚刚好陷入其中却又不会感到不适。那些凌乱的褶皱里藏满了约翰那令人心安的体温。想都不用想,棉质纤维间浮动着的约翰的沐浴乳和香波气味也肯定是引人入眠的。


夏洛克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


“咳咳,夏洛克?”约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使它更紧些,然后试图把室友那突然陷入沉思的大脑唤回现实生活中来。

“……我去给你倒杯牛奶,你躺在床上等我一下?”

“床?……你指我的床?”夏洛克突然回答,拔高了音量,“还是你的?”

“肯定是你自己的床!”约翰感觉到有些好笑。

“真是绝妙的主意,可是——”夏洛克拖长了尾音,“它在十八小时前就被我弄出了个大窟窿。”

“大窟窿?!”

“准确的说,是一个直径约为二十厘米的不规则圆形。”

“你用自己的床做实验?!”

“事实上,二十八小时前我潜入赫德森太太的房间先做了预实验——别拿你的小眼神瞪着我,当时她出去买菜了不在家——而且,我也保证了会赔偿和善后。”

“噢,很好,所以说沙发上突然出现的洞也是你最近几天的杰作咯?”

“真是糟糕的观察力。”夏洛克瞥了一眼约翰,“那是两个星期前的事了!”

“夏洛克!”约翰哼哧哼哧的喘了口气,竖着眉毛说到,“迟早有一天这间房子会被你烧掉然后我俩一起睡到大街上的水泥管子里去!”

“听上去还不错,流浪汉福尔摩斯和他的助手。”夏洛克紧接着回答。


然后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约翰首先没绷住笑出了声儿,然后夏洛克也开始轻微抖动起肩膀,乐不可支。


“那你今晚只能睡我床上了?”约翰平复了一下呼吸,他现在觉得有些热了。


夏洛克顿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倒是不介意和你捱过这一晚。”


“那抱歉了,我可是介意得很。”约翰假装恶狠狠的回答。“我去泡牛奶,你在床上等我。”


约翰的声音消失在拐角处,夏洛克立马扑向了约翰的床——

想象之中的温暖舒适,还有和约翰清爽的如同冬日阳光般的味道。

夏洛克抓起被子,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不可抑制的把脸埋了进去蹭了几下,前额的卷毛被弄得乱糟糟的。

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静,倦意如同海潮从四肢百骸席卷而来。

如同漂泊在浅浅的海湾之中,所及之处皆是细腻温软。

——这感觉唯有约翰能带给他。


——

当门把手再次被打开,约翰端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热气凝结在杯子上空,形成一缕不真实的白雾。


“你最好当着我的面把它喝掉。这对你有好处。”约翰不得不拿出严厉的语气来教导夏洛克,不然这个反社会是根本不会乖乖听话的。


令约翰瞠目结舌的是夏洛克居然一句闲话都没有多讲,乖乖的捧起了杯子,小口小口抿着。约翰看见夏洛克的嘴唇边沾了一圈白色的牛奶沫,再往上看,他高高的颧骨有些发红。


——夏洛克现在根本抑制不住自己,他想要笑,前所未有的愉悦感让他想要放声大笑,黑暗让他感到舒适,身旁鹅黄色的灯光让他感到惬意,盖着的厚棉被让他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安全感——还有最最最可爱的约翰,正歪着脑袋盯着他看。


但他不能笑得太明显,这样会吓到约翰的。


所以他选择用牛奶杯口掩饰住自己的嘴角,以及满的快要溢出来的充实感。还好,约翰并没有看出来。


“喝完牛奶我们就可以睡觉了,夏洛克小朋友——恕我直言,你这个样子特别像小朋友。”约翰微笑着舔舔嘴唇。


“小朋友找到了舒适的窝。”夏洛克狡黠的眨眨眼睛,舔干净了嘴角的牛奶沫,然后附赠给了约翰一个大大的微笑。


“夏洛克,你今晚这是怎么了?”约翰惊奇的问道,“你的智商终于下降到正常人水平线了?”


“不,约翰,就算我的智商狂降八十,很可惜的是,也会与你产生差距。”夏洛克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然后用手抓起了被子,身体往里拱了拱,然后只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啊,这才对,这才是夏洛克。


约翰干笑了两声,绕到床的另一头,然后解开大衣,摸索着进了被窝。


“把你的手从我的枕头上放开!”约翰不满的说,“把你的脚从我的地盘上缩回去!——管管你的长手长脚!它们太占地方了!——所以你连枕头都没带上来吗?!我们就这样面对着面,共用一个枕头……睡一晚上?!”


然后夏洛克象征性的往后挪了挪,即使这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


“我困了,约翰。我们睡觉吧。”夏洛克的半张脸已经埋进了约翰软乎乎的枕头里,睫毛轻颤,昏昏欲睡。


好吧,至少我也治好了他的失眠。约翰想着。


夏洛克抬手关了灯,然后房间陷入一片纯粹的黑暗里。


约翰听见了一丝细密如鼓点的心跳,他揣摩着,却发现那声音来源于自己——它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在黑暗里显得无比清晰——他敢打赌夏洛克绝对听见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目光所及却是一片黑暗,仿佛以他自己为圆心,放射出去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暗黑宇宙。心跳又加快了。


直到他听见夏洛克清浅绵长的呼吸声萦绕在耳畔,他才一点一点平复下来——他感到莫名的安心,觉得有个人睡在身旁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他望着黑暗,脑子里描绘出夏洛克熟睡的样子——嘴唇还是一如既往的抿着,鼻梁挺直,睫毛纤长,可能尾端还有些微微翘起,卷发乱糟糟的散开,露出苍白的额头。


约翰突然被一种想法扼住了呼吸——他想要摸一把那些造型不羁的小卷毛们。


他想要恶作剧般的把夏洛克的一撮头发拉成直的,然后轻轻捏在手里感受它缓慢却又强势的再次卷出一个弧度——可能发梢会擦过掌心,带起柔软的一阵搔痒。他想要从夏洛克的发际线开始,顺着他的头皮将手指插进那些卷发里,然后向后抚摸,发丝会顺滑的流过他的指缝之间。


他太想这么干了,然后就不计后果的将手拿了出来,在夏洛克的发顶盘旋了一会儿,正准备摸黑着陆的时候,他听见夏洛克的呼吸停顿了一下。


约翰吓得脑袋一片空白,手也忘了缩回来。


然后约翰听见夏洛克梦呓了一声,脑袋往前靠了靠,发丝埋进了约翰的掌心。

呼吸依然是平稳绵长的。


约翰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内心一阵窃喜,手指缓慢的游走在夏洛克的卷发间,然后又赶紧偷偷摸摸又心满意足的把手缩回被子里。


不过约翰肯定没看到,对面仅咫尺之遥的夏洛克又一次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然后把脸往前凑了凑,使他们俩之间的距离更短了一些。


fin.


写完这一篇的时候心情十分愉悦,觉得写出了一个很可爱的夏洛克和很可爱的约翰。


我终于更新啦!!要不要奔走相告一下?


评论(1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