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偷梦人》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之前发的一个脑洞……《偷梦人》,小夏人格分裂梗。近期并不打算写,但是俗话说得好, 自己开的脑洞跪着都要写完QAQ……所以我想不管是一年两年的,我总能把这个梗给熬出来。吧。

顺便,我准备学剪辑了。想剪这个有剧情的脑洞……但是怕自己手残智商又跟不上,所以有哪个剪刀手太太能施舍我一条大腿来抱?இдஇ哭唧唧。

【对这就是一个寂寞boy自己撸文完了还要自己配mad的故事。

虽然说是近期不打算写,但还是有些【自己觉得】比较带感的片段会时不时冒出来,想了想还是准备写下来,以防几个月或几年之后再写这个故事就想不出梗来了。没办法,我健忘。

ps:这一篇纯属是我自己屯脑洞的地方,以后有各种更改或添加删减都只在这一篇。

pps:我最近文风如同被狗吃了一般。特别。渣。

重点都在以上↑↑↑↑下面就随便写点了。每天写一点,健康又长寿【什么鬼。

《偷梦人》

1.「夏洛克的第二重人格和约翰的第一次见面。」

夏洛克在拉小提琴。
那是一首约翰从未听过的曲子——表面上安静,绵长,深处却暗流涌动。有什么东西划过琴弦要喷薄出来,那感觉像是潮汐淹没过黑色尖锐的礁石块,又像是破晓时斑斓在海平面的朝阳。声音低沉时如同千万蜂翅在抖动,激昂时如同利刃穿透云层——
小提琴声戛然而止,空气仿佛还未停止震动。
“约翰?”夏洛克把琴放在一旁的架子上,略略偏头问道“我有吵到你吗?”
“没有,”他挑挑眉,拉长了声音:“很动听,而且——不同于以往。”

夏洛克僵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转过身。
约翰穿着没有一丝褶皱墨绿色的套头毛衣,外面套了件夹克,像是精心准备过。
“以往?”夏洛克喃喃,“可笑。”他轻声嗤笑着,声音小到只有自己听得清楚。
“所以你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吗,夏洛克?”约翰向前走了两步,单手搭在他的红沙发靠垫的前面,目光落在夏洛克的侧脸和一小块脖颈上。
夏洛克依旧穿着下午披在身上的睡袍,单薄的有些过分了。现在的他更像是一片白纸,轻飘飘在约翰面前逆光站着,没有呼吸的起伏,没有心跳的节奏,灵魂蛰伏在暗处,除了躯壳余下的一片阴影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应该打算些什么?”夏洛克完全回过头来,浅色的眼珠颤动了一下,然后接住约翰的视线:“你可笑的小脑袋里装着的都是是些什么?我认为在凌晨三点过十五分的时候作为一名作息时间规律的医生应该是躺在床上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沉默了一会儿,约翰盯着夏洛克的眼睛——然后他轻微的颤抖起来,原本垂在身侧的手掌开始不由自主的痉挛——多年之前一模一样的症状,再一次如同梦魇般的回来了。
没有源头的愤怒将他包裹住,那语音,那腔调,简直拿捏的完美无瑕,却一把烧起了约翰心中无尽的怒火。
……是的,如出一辙,难以辨认——却始终不是夏洛克。
就算再多的人都深信不移,但约翰明白,那双眼睛里藏着的究竟是冷漠执拗不通人情,还是一片毫无意义的荒芜!

“你大可不必学他。”约翰的咬合肌鼓起来,仿佛讲出每个字都用尽了全身力气,“他与你不同,你只空有躯壳却毫无灵魂——你的小提琴曲或激烈或悠扬,都没有参杂进任何多余的感情,你只是在模仿,依照记忆或者其它什么。你到底是谁?”

“夏洛克 福尔摩斯。”他的眼睛明明灭灭,最终一点一点失去了光辉,浸在黑暗里。“我的好医生。”
“你不是!”约翰突然暴躁起来,向前迈了一大步,双手揪住那人的衣领将他扯到与自己视线平齐的地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你不是……你和夏洛克不同。你们完完全全是不一样的人。他聪明,傲慢,冷静从容,他的智慧无人能及!而你——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搞出来的,我也不想知道——只希望你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约翰的上下两排牙齿因为颤抖而不可避免的撞在一起,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苍白的肌肤和奇异的高颧骨,锋利得仿佛能戳伤人的棱角,柔软的卷发搭在前额。睫毛纤长,颤动时让他想起被露珠沾湿的蝴蝶的翅膀。
“他”默不作声,低垂着眼睑,鼻头有些发红。
“夏洛克……”约翰轻声说着,眼底仿佛积攒了粗砺的沙子,干燥得生疼。
“我在,”「他」抬手,轻轻拖住约翰的手肘,“我一直在。”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