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夏洛克才不是小公举(番外篇)

深夜一炸!

你们四不四都忘记我是谁了?!四不四?!好吧肯定四的இдஇ

失踪人口再度回归,以日更求原谅。

要梗的小伙伴们久等了!很抱歉(つд⊂)

《夏洛克才不是小公举》番外篇↓↓↓由@枷漓提出,由于我家电脑抽风只能手机发文所以无法艾特到人。

第一次看旁友你可以戳我主页看一看这个的正片,接受不了这个设定我也……没……办……法……《

以下正文。

————

夏洛克终是找到了那个叫做约翰的树妖。

他与多年之前并无二致,蔚蓝色的眼睛里反射着狡黠的光芒,金色的睫毛在阳光下铺出的阴影温暖又柔软,他总是会眯起眼睛像是月牙形状,然后抬手去摸夏洛克的头发。

夏洛克自然已经褪去了孩童模样,比约翰还要高出半个脑袋的他已经有了一副有板有眼的贵族风范,虽然他在约翰眼中还是那个软乎乎的小屁孩——毕竟,约翰经历的时光要比夏洛克的一生长上好几倍。

夏洛克把腿伸直了坐在那棵长在自家庭院中央的树荫下,手指轻轻在膝盖上敲打着,恣意懒散的模样。

“约翰……?”他故意拉长了声音,成心要打扰某只妖的午休时间。

“……”背后的树抖了两抖,簌簌落下叶片散在夏洛克身上,然后又没了声响。

夏洛克几乎可以想象到约翰在树里伸了个懒腰的惺松状态——他不禁笑了起来,反手用指骨一下一下扣着树皮,咚咚咚咚不绝于耳。

“……吵!死!了!”树妖从树干中显出人型,揉着睡眼打着哈欠绕到夏洛克面前,“我说卷毛小王子,您今年芳龄几何?能不能安分点?”

夏洛克不语,只是盘起腿盯着约翰看,然后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一片草地,意思是让他坐下。

约翰正迷迷瞪瞪着,理解了半天愣是没理解透彻这位「王子」的意思,只见夏洛克那一头卷卷的头发在视线里不停晃动,恼人的很。

约翰毫不介意的伸出手,插进了夏洛克的发间,胡乱的揉了几下。

只觉触感不错,约翰来了精神,硬是把夏洛克那头「精心造型」的卷毛揉成了鸟窝,乱蓬蓬的搁在脑门儿上。

心情愉悦,神清气爽。

夏洛克:“……”

约翰挑了挑眉毛,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还想继续往脑袋顶上下毒手。

夏洛克突然伸手拉住约翰的手腕,把他往下拉了一些,使约翰不得不俯下身来和夏洛克的目光打了个正着。

“别闹,陪我聊会儿。”夏洛克说。

“二十四小时心理情感热线。”约翰挣开夏洛克的束缚,食指点了一下他的眉心,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夏洛克身旁。

夏洛克也没心思去管那一头乱毛,声音低低的问,“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约翰顿了顿,眼睛弯成月牙,肩膀抖得像筛子——

“你情窦初开啦?”他憋着笑,努力装成严肃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夏洛克摊手,余光瞟到一边憋笑憋的脸通红的约翰,皱着眉头问:“好笑吗?”

“不,不是很好笑。”约翰的眼神透亮的望着夏洛克,使后者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那你憋成这样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有些难以接受一个小屁孩居然会有心上人这种事……”约翰正经了神色,摆摆手挡住夏洛克探究的目光。

“我不小了,约翰。”夏洛克的声音穿过约翰的指缝,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厚重和无奈感,钻进约翰的耳朵里,“我不再是小时候的我了。”

约翰颤了一下,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再一次被夏洛克攥在手心里,透过薄薄的一层肌肤甚至感受得到心跳。

“哈……可是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个小孩儿啊。”约翰垂下眼睑避开夏洛克。

“我不懂。”夏洛克松开约翰,蓦然起身,敛去了所有笑意,少年独有的尖锐和戾气在脸上表现的分明。

“约翰,我想我的确喜欢上一个人了。”他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匆匆从庭院中离开,靴子踩在落叶上发出有些萧索的声音。

约翰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缓慢的升腾出一丝无奈。

为什么无奈呢?约翰双手抱住膝盖,想着夏洛克到底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孩。

————

夏洛克再一次坐在树下是两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那天傍晚约翰正坐在树枝上,小腿交叠着在半空中毫无目的的晃着,仰着头从枝叶间窥探到圆圆的一个月亮,被城堡的高顶衔在夜空中。

身边是一片水光似的银白色,丝绸一般滑进未眠人的梦里。

夏洛克毫无声息的走到树下,趁着约翰没发现还陪着他赏了会儿月。

“这里的月亮不一样吗?”夏洛克轻声问,声音攀上树梢落进树妖的耳朵里。

约翰低下头见是夏洛克,丝毫没有别的情绪,就像是早知道他在那里站着一样。

“没什么不同,就是一直都没有在不同的地方看过月亮,如今换了个角度,也没有什么值得欢喜的。”约翰说着,一跃下了树,身周围着一圈浅蓝色的光晕。

“约翰。”夏洛克念着他的名字,往前凑近了些。

“嗯……?”约翰应着,伸手触摸月光,感受到溜过指缝的细微触觉,不禁笑了起来。

“我有喜欢的人了。”夏洛克学着约翰的样子,把手指伸进月光里,指节微微泛白。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约翰歪着头问。

“你。”夏洛克努力遏制住声音底部冒出来的颤抖,仿佛一丝白雾消散在月光之中。

“你说什么?”约翰把手缩了回来。

“我说你。”夏洛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生怕哪个音节约翰没有听清楚,“我喜欢你,约翰。”

仿佛掷地有声,划破了干涩的空气。

约翰僵住了,不知道如何作答。他的大脑先是自我否定了那句话的真实性,然后又不可控制的一遍一遍循环起来,狂喜从脊髓中生长,然后被铺天盖地的质疑和绝望撕碎了埋葬在黑暗的角落。

他舔舔嘴唇,然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说,“可我是树妖。”

可我是树妖。

他下意识的避开了「喜欢」这个话题,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我才不会在意你是不是树妖!”

夏洛克有些急切的嚷道,宽松的睡衣领口敞开,露出锁骨。他转过身想要扶住约翰的肩膀,越发现约翰慌张的神色已经附上了眼角,藏匿不住的彰显出来。

“不,夏洛克。”约翰蔚蓝色的眼珠缠绕了一层水雾,“就算你不在意我是树妖,可是我在意。”

夏洛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在意?在意什么?

“我们始终是不一样的。”约翰认真的回答,“我不能用我有限的空间去束缚你。”

“没有关系!我……我能够……”夏洛克吞吞吐吐,他想到多年前的下午,约翰的指尖在自己面前定格住的样子。

“还有,我是只男树妖。”约翰眨眨眼睛,扫了扫自己的胸脯。

“男的又怎么样,”夏洛克烦躁的揉了揉脑袋,“就算你是个女的,我也喜欢啊。”

约翰愣了愣,仔细回味了一下刚才那句话。

“你真的……会喜欢我?”

“不然呢?”夏洛克差点就翻了个白眼,“果然书上说月圆之夜表白会成功都是骗人的。”

约翰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别笑,我太丢人了。”夏洛克作势要捂住自己的脸,“从小到大第一次表白居然失败了。”

约翰笑着去拉夏洛克的衣角,“没事儿,你小时候多丢人我都看过。”

夏洛克:“……”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然后约翰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了夏洛克,语气仿佛叹息——

“其实那本书没骗人。”

夏洛克睁开眼,看见树妖小小的金色发顶磕在自己怀里,腰畔多了一双手。

他听见约翰埋在自己的怀里闷闷发声

——“我活的这几百年里,仿佛只有你在的这十几年,我那无所谓的生命才有了意义。

有你在的每一天,我开始期待朝阳,期待日暮,期待雨露,和期待你。

一把大火烧光了我的所有,我剩下的只有种子,可你愿意种下我。

并且只有你愿意对我说话。

我破土而出的信念,其实全部来源于你。

换句话说,我的生命里,其实只有你。”

“你是说……”夏洛克拔高了声音,欣喜窜了上来。

“说实话,你要是没那么话唠,我还是挺喜欢你的。”约翰在阴影处努了努嘴,“欸,你不介意忘年恋吧?”

夏洛克:“……”

Fin.

再说一遍,果然还是无法驾驭童话故事的我。

烂尾了!!!

嘤嘤嘤求不嫌。

评论(1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