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比尔博和小红龙的日常(三)

雾草发现自己的懒癌不允许自己周更……(不怪我 只是我脑子里住了只懒虫) 有个人跟我缩我不填这个坑他就不跟我缩话(╯‵□′)╯︵噢我是那么软弱的人吗!!呵呵!!

所以我们就来更文吧。恩。


第三章  洗完澡遛鸟好舒爽(大雾)

掐指一算,史矛革已经在比尔博家里蹭吃蹭喝两月有余,史矛革先生美名其曰为——劳资在调养生息好吗呵呵凡人你懂个屁。

秋意渐浓,窗外的小草黄了脑袋软趴趴的倒在地上,秋风一吹忍不住让人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匆匆踩过小道上的枯叶向远方走去。

然而在比尔博家的小木屋里,却是与窗外萧索截然不同的一副光景——

壁炉里橙红色的火苗不时伸出壁炉掠过一阵光影,小小的房子拉上了厚重的窗帘,木地板上铺了厚厚的羊毛地摊。

昏黄的灯光把房间显得更加影影绰绰明暗不定,而比尔博正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毛安安静静的享受深秋晨日里的一杯柠檬水。

时钟敲过了十点。

咻的一下,比尔博睁开了迷蒙的睡眼,把手中的小瓷杯放在面前的桌上,侧起身子往浴室里大喊了一声——

“史矛革你洗澡洗了半个小时了你还不准备出来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史矛革!!!!”比尔博觉得自己挺像一只破了嗓子的公鸭。

还是没有人回他。

比尔博定了定神,一拍小木凳,底气十足气贯山河——

“四——!!!毛——!!!”

喊完比尔博深刻觉得有股凉意从脚下细软的羊毛地毯直直窜上脑门。

我才不是故意要喊这个名字的嘞。


洗白白的史矛革先生从浴缸里惊坐起。

抹了一把脸,史矛革迷迷糊糊还没想清楚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就下意识的翻出了浴缸,揉着眼睛打开了浴室的门。

比尔博表示刚喝的一口润嗓柠檬茶差点从鼻孔里喷出来。

史矛革光脚踩上地毯,打了个哈欠,看了比尔博一眼。

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蠢死了。

目光从那双赤眸上匆匆转开,然后不由自主的划过脖颈锁骨胸膛和腰腹。

水珠聚集成细小的水流淌过史矛革分明的肌理线条,给苍白肌肤徒增了莹润的感觉。

色情至极。

一不小心瞄到史矛革的那啥之后,比尔博腾的一下脸红到了脖子根,连忙偏了脑袋,然后摇摇脑袋安慰自己说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又不是没有呵呵呵。

然后一脸严肃的转过脸去直视史矛革。

史矛革不明所以,挑起眉毛,哟比尔博长胆了居然敢瞪我!?

所以史矛革毫不留情的瞪了回去。


这大概是中土世界里最尴尬又无意义的一次对视了吧……


比尔博弱弱的捂了脸,声音有些悲怆——“你麻麻没有告诉你洗完澡不能乱遛鸟吗!”

“遛鸟是一种鸟吗?能吃吗?”

“遛鸟是……”比尔博苦着脸幽怨的瞟了那个光溜溜的男人一眼,眼神又(不小心的)扫到了某个出来要打码的地方……

“你别管!穿上衣服再说!”

“不。那样很麻烦。”

“你之前怎么不嫌麻烦啊!”比尔博泣血。

“之前没燃壁炉,我冷。”史矛革一脸正经的转过身去,拿起桌子上的柠檬茶喝了一口,借助身高优势瞥了一眼满脸涨红却什么都说不出口的比尔博,心情异常的舒畅。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

四毛内心:每日一调戏,比尔博你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这鬼天气其实还是有点冷的嘤QAQ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