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爱如深海

第三章(完)

应某人要求改成了HE……结尾瞬间欢脱。


——————

我的确赌赢了。

我松开他的衣襟,白色的衬衣皱成了一团。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

Harry伸出手整了整自己的领子,抿了抿嘴唇,然后轻柔的帮我把我的潜水镜带好。

“我不是我爸爸,”我的视线被有些暗的潜水镜片遮挡,“所以,Harry,你并不欠我什么。”

“我知道,你的确与你爸爸不同。”Harry开口,声音参杂了几分沙哑与疲倦,像是陷入了沉思。

“你做的很好……是的,可以说是极其出色。”

“所以这次也别让我失望。”Harry说完,手伸过来像是要拍拍我的肩膀,却在半空中顿了一下,旋即又收了回去。


当我全副武装准备下水的时候,忽然瞥见Harry站在远处的甲板上,衬衣明显是换了一件。

我摘下硕大的潜水镜,刺眼的阳光不得不使我眯起眼睛,然后我看见Harry站定在远处,跟我挥了挥手。

我原本想向他喊些什么,但是当我察觉到在我即将坠入深海的前一秒他还在看着我,我顿了顿,还是没有说出口。


海水包裹住我的那一刻,细小的气泡簌簌从身边划过。

我突然记起那句未曾脱口的话,那句曾在夕阳的甲板上咽进嘴里的话,那句刚才在刺眼阳光下想脱口而出的话,我想说,

我希望,你可以永远站在我能看得到的地方。


然而现在我更希望,我能活着见到你。

那么我一定会对你说这句话,绝不再隐瞒。

红色的警示灯还在一闪一闪,提醒着我现在每一口吸入的氧气都弥足珍贵,就像是小时候打电子游戏时血量不足的我,看着游戏屏上一闪一闪的血槽,急得直跳脚却无能为力。

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这么多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幼时闪着大大game over的游戏屏,大一点时带着满身酒气回家的继父,再然后是大声哭泣也得不到安慰的妹妹,现在是跳动着的,决定生死的警示灯。

我无力扭转局面,只能看着它们一一在我眼前发生。

我憎恨这种感觉,因为它时刻提醒着我的弱小和毫无能力。


红光闪烁的越来越频繁,我的脑子丝毫不受控制的开始回放曾经记录的点点滴滴——就像电影里人们濒死时的状态一样——笑容和蔼的妈妈怀里抱着我的妹妹,然后一个男人冲进来,恶狠狠的扇了我妈妈一耳光,妹妹嚎啕大哭,妈妈头发散乱着求他放过Eggsy。


Eggsy……

我刚想冲上去给那男人一拳,却不料画面一转,转回到我和Harry初次见面的那天。

绅士的,优雅的,暴力的。

我承认我深深被他吸引。

当他叫我名字的时候,当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的时候,当他轻扬嘴角对我说干的不错的时候,当他被我吻过眼神慌乱的时候,当他对我说一定要活着见他的时候。

我突然意识到,我一定要活下去。

不管我的未来还有多少未知和无能为力。

我要活着见到我的妈妈和妹妹,我要活着站在他身旁。

我要活下去,用尽仅存的力气。


我开始一小口一小口的吸气,把每一段呼吸的时间放到最长,然后奋力向上游动。

我可以感受得到身上的毛细血管壁因为受不了极速变化的水压而破裂,鲜血从眼皮上滴进眼睛,模糊了视线。

我还是没有停下。

即使我知道这样很可能会导致死亡。


我在拿着生命赌博——又一次。

我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赌博的,因为我一无所有。

我只有我自己,和我对想保护的人的沉甸甸的感情。


当我真正成功的那一刻,我感觉空气对于我来说是如此他妈的新鲜美妙。

我取下潜水镜,抹了把脸,用最后一丝力气爬上了船的甲板。

Merlin在旁边记录着数据,一边问我感觉怎么样。

“你问的是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

我被明晃晃的太阳闪了眼睛,所以干脆闭上不看,躺在甲板上一声不吭的享受着如同新生般的喜悦。

然后我感觉到眼皮上投下暗影,下意识的睁眼,却发现Harry正站在我身边,手里拿着白色的毛巾。

他蹲下来,然后把毛巾递给我,说

“快擦。你满脸都是血。”

“不,我有事要和你说,你凑近点。”我扭头看了看旁边,没有Merlin,也没有其余人。

“说,你有什么事。”Harry单膝下跪,一只手撑在我的身旁。

毫无绅士感可言的姿势,我在心里默默嘲笑了一下。

然后我猛的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将他拉近,光滑昂贵的面料在我手中攥出了褶皱——又一次。

然后我明显觉察到了他的右手有往身后掏枪的下意识动作。

然后我亲吻了他——又一次。


我赌他再也不会推开我。


我说过,我喜欢大海,不仅仅是他虚浮美丽的外壳。

他看似平静的可以吞噬一切,却在内心深处暗藏着波涛汹涌。

令人着迷,令人无法自拔。

带我走向死亡,又带我寻找光明。


我松开Harry的衣襟,他的眼睛是那样的好看。

他说,“恭喜你回来,Eggsy”


爱如深海

—第二章—————

彻骨的寒冷包裹住我,呼吸器细小的嗡嗡声是此时我能听到的唯一声响。

我小心翼翼的向上游动,猛然发现在右边有一群鱼正在向我快速游动,它们移动的灵敏而迅速,银白色的身体反射点点光线,划破了水的阻力,轻巧的仿佛是在空气里翱翔。

我完全没办法空出脑子去想象它们的线条是如何流畅又美丽的——因为鱼群实在是太大了。

黑压压的如同乌云,它们聚集在我头顶时遮住了所有射下来的微光,尾巴摆动时造成的水流聚在一起,拧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几乎要把我整个人冲走。

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一边担心自己被鱼群冲走,一边又因为水压的原因想要呕吐。

当然,还充斥极度的恐惧。

我开始逐渐明白Merlin的意图——这不仅仅只是锻炼身体极限潜水的技巧,更是锻炼你在面对那些对于未知的恐惧,和没有人会帮助你的时候你该干什么。

有什么东西胃里翻搅着,恶心至极又无法平息。

我努力稳住自己,等到头顶的鱼群游开了,才小心的松了口气。

还没等我把这口气松完,我猛地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危险爆裂在我眼前——

氧气罐上的指示灯闪了几下,由绿色转为了红色。

我的大脑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嘀——

“Eggsy,想必你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这的确是我们设计好的环节,但是刚才的鱼群是我们没有料想到的。所以你的时间比其他人更为紧迫,充分利用好每一分你能利用的氧气,你距离海平面还有40米。”


“你不是我,你无法用我的眼光去评价我心中的海是好还是坏。”我也转过身,太阳浮在的海平面上,把大海和天空的相接处染上火红的玫瑰色,然后渐渐变淡成橘黄。

“大海冰冷,却也温暖。”我说。

Harry看着我,顿了顿,声音突然变得又轻又温柔——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那种突然变得温暖的声线——他说,

“是啊,我并不是你。”


我刚想接话,merlin从身后的楼梯上走下来,手里拿着一支笔,叫我去试一下潜水服是否合身,我张嘴应了一声,回过头来时Harry已经背过身去准备走开了。

我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算了,就这样吧。


第二天我正式穿上潜水服准备下水的时候Harry也在旁边看着,我半开玩笑的转了一圈,模仿了电影里公主提裙子的动作,然后问他——

“好看吗?”

Harry没忍住上扬起嘴角,默默撇了我一眼,说,

“像一只黑色的海獭”

我:“……”

Harry笑了笑,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又对我说:“Eggsy,听我说不管遇到什么,都要活着上来。”

我被他莫名其妙的严肃语气逗乐了,嬉皮笑脸的回答道“我这种市井小民也会让您如此担心啊?”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接着又说“我只是在偿还我对你爸爸的债而已。”

我没来由的生气,重重的叹了口气问他“那如果没有我爸爸呢?是不是我永远来不了特工学院,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他没有说话。

“所以你做的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你口中所谓的,欠下的债?”我看着他的眼睛,我敢确信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慌乱。

他往后退了一步,“Eggsy,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辩这种……”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我的吻打断了。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扯住他的领口向我拉近,柔滑昂贵的面料被我抓出褶皱。

然后,我义无反顾的我用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他的。

我知道他的袖口里藏着短刀,手指上带着可以足以把我电晕的戒指,腰间别着已经上好了膛的手枪。

可是我还是在心里大声骂了一句——

他妈的,我早该吻他了。

他的嘴唇薄而凉,吻上去有股说不出来的,迷人的味道。

我甚至感觉得到他的肌肉在一瞬间紧绷,迅速进入了近身搏斗的准备状态。

可是我赌他不会推开我。

即使赌注可能是我的生命。


我松开他,看见他长长的金色睫毛在空气中抖动了一下,然后盯着我,一句话都没说。


很显然,我赌赢了。



爱如深海

————————

水压使我感受到疼痛,冰凉的海水如同割开了纤维刺在皮肤上,毫无声息。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周身的海水有多么咸涩,我体内的血管是如何突突作响,胸腔是怎样被无形却巨大的力量所挤压。

顺着绳子一点一点的往下潜去,我怕我一不小心潜快了鼓膜就会在海水中因压力不平衡而破裂。

我呼出一口气,细小的气泡从我的潜水镜前升起,我看着它们从我脸颊划过,然后一路向上去了……

直到最明亮的地方,然后炸裂。

抬头望了望头顶,散发着光晕的浅海仿佛离我如天堂之遥远。

我记不清我已经潜到多少米深了,我只知道我脚下的是无休无止的黑暗,和巨大的能吞噬人的恐惧,而我就是那个要一脚一脚深陷进去的人。

突然手中绳子被抽离,耳廓上挂着的小型通信仪嘀了一声,Merlin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你现在在距离海面七十米的位置,任务是尽可能快速的到达海面,我不希望在船上看见你的尸体所以请你务必小心别让压力差挤爆你的内脏。还有,祝你好运。”

顿了两秒,声音又响起——“Eggsy,祝你好运。”

我一瞬间有些恍惚,那不同于Merlin的低沉音调突然穿过了深海击打在我的鼓膜上……

Harry,是Harry。

他原来也在旁边吗?

我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背对着夕阳坐在栏杆上,余晖暖洋洋的撒在我的后背,腥咸的海风略过耳畔。

Harry从甲板的另一头走过来,西装笔挺,牛津皮鞋在甲板上仿佛敲出了韵律。

他没有拿着黑伞,双手背在身后向我走来。

“Eggsy。”

我笑了笑,等着他下一句的训责。

“你喜欢大海吗?”

我有些惊讶的看了Harry一眼,而后者正含着淡淡的笑意靠在了我旁边的护栏上,手指轻绞在一起,缓慢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戒指。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神平静而深远,像是波澜不惊的海面。

我愣了愣,随即回答道“嗯。”

“喜欢……他的平静吗?”

“不,我喜欢他平静下的暗流汹涌,还有那蛰伏在深处的残暴与冰冷。”我看着那双眼睛,“我喜欢他的所有。不只是美丽虚浮的外壳。”

Harry偏过头正视着我,笑意渐深。

“Eggsy,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的残暴与冰冷可能与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并不值得你去喜欢和赞赏。”Harry的语气并没有疑问,纯粹的陈述。

————

以下作者瞎叨逼几句:

更的比较少,对因为我手速慢没办法_(:_」∠)_

别吐槽名字因为窝取名废随便填了个名字上去。

我最近被kingsman萌的死去活来无法自拔_(:_」∠)_ 哈叔蛋蛋这一对戳爆了我的萌点(那个说年龄差太大的过来我们谈谈)

哈叔帅的真是!!!从骨子里散发的气场可以传播方圆几十里(什么鬼形容)!!苏的我捂着脸笑了一星期啊一星期跪求哈叔吐便当啊!!蛋蛋在家盼叔归啊!!

所以欲求不满的我就又有了个新的脑洞。

大概是以前哪个特种兵部队训练新兵的方法,当时觉得好变态,脑补一下其实还挺……带感?总之和电影里训练新兰斯洛特方法差不多。

前面逗比的BB了那么多,其实我是走文艺路线的_(:_」∠)_ 我不知道这个脑洞分几次填憋问我我真的不知道。

最后一句——希望喜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