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关于夏洛克×原创女主的一些看(tu)法(cao)

大家好,又与大家见面了。我是人见人爱的脖砸。

今天我不更文,不推荐,只想独自一人来写完这篇长长的博客,纯粹是因为早上看到了一篇令我声泪俱下的同人文

 

【高亮注意】本片为吐槽小夏× 原创女主的博客,有不适者或是萌这种西皮的请自行退让,因为lo主可能会言语及其激烈,而且一骂起来就像是脱肛的野马。嗯。

 

正文分割线:

————————

事件起因是本宝宝给在微博上给了某个小伙伴文章的授权,蓝后小伙伴把宝宝的文搬到贴吧上去了,结果我一个大写的好奇宝宝为了去围观,打开了百度贴吧这个尘封多年的APP……然后情不知所起把吧里的文都浏览了一遍……

再然后……找到了一篇Sherlock× 原创女主的文章。

刚看文的时候我是这个表情↑↑ 

看到一半就变成了:

看完之后……

 

 

os:这他妈绝壁是在逗我吧!!!!!!!!!!!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吧吗??????它变了!!!它不是曾经的它了!!!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让我开始质疑起自己的人生的呢……

 

那就是!!!因为!!那篇!!原创女主文!!!真的!!太奇葩了!!!简直就像是一朵高岭之花在雪山之顶默默开放吐露芳华,那种孤芳自赏谁能懂得!!!!简直是同人文界的飞跃啊!!!那篇文简直是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了我这个看文多年der小金鱼的玻璃心啊!!!

 

下面让我们来欣赏一下:

这是女主第一次遇见我们高冷帅气霸道总裁夏洛克的时候!你们看这妙语连珠的自白!你们看这丰富无比的内心戏!!你们看看女主这运气!!别人穿越都是穿古代!!而我们!!穿到了自己二本命的身边!!和二本命谈恋爱!!!炫酷吗!!!

然后!!女主角以不容抗拒之势住进了夏洛克的闺房!!!你以为是女主角死乞白赖的吗!!不!!那是咱们性冷淡的夏洛克提出来的好吗!!多么精巧的构思啊!!简直完爆了其余言情小说的套路!你们看最后一句!!那一句【配不上你呗】说的多么通透!!多么荡气回肠!!

原来你也知道你配不上啊。

 

朋友们啊!!!同床共枕了有没有!!感受到自己扑通扑通使劲儿跳动的小心脏了没有!!感受到内心里那一股强烈的欲望了没有!!虹膜异色症!!夺好的病啊!!夺好看的琉璃色眼睛啊!!!【谁能给我解释下琉璃色到底是个什么颜色……

 

小夏给姑娘采血了!!!!姑娘骂小夏变态了!!她骂了!!!那一声气贯长虹的艹简直就是一个字体现尽我泱泱中华的文化底蕴!!你看咱中国人骂完中文还翻译给你听!!sonofbitch!!有没有!!这就是女主雅思考了7.6分的效果!!一般人还真听不懂!!!夏洛克你这个死流氓!!!讨厌!!

 

 

夏洛克的内心感觉是一下就被爱情撞了一下腰!!ohdarling我终于找到了那个一生中敢对我说sonofbitch的你!!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本侦探的注意:

 

 

 

看到这里你以为本宝宝就会放弃这篇文吗。呵,我的承受能力还远远不止这些呢!!!

 

 

excuse me…………………………???作者为何乳齿钟情于我夏的虹膜异色症???再说了,你如果喜欢这个名词你当然可以写,但是也不至于喜欢到随便找个空就要提醒我一遍吧!!!我还没瞎呢!!!!我知道他有虹膜异色症!!我还记住了他漂亮的琉璃色眼睛!!!!

 

 

搞卫生了朋友们!!女主是多么贤惠温柔善良可爱啊!!!会搞大扫除的女主哪里找!!这么好还不娶回家真是白瞎夏洛克那一对拥有虹膜异色症的眼睛啊!!!!你看夺可怜!!累的虚脱了!!!都了!!都了!!!!夏洛克你一把拥美人在怀还没被骂sonofbitch是不是爽的飞起!!

 

你们以为这进展就快了????呵!!愚蠢!!!

之后他俩抱抱摸摸的就他妈亲上了!!!!猝不及防有没有!!女主角情窦开了开终于恋上霸道侦探夏洛克!!!可喜可贺!!!咱们来呱唧呱唧!!!

 

接下来就是各种亲亲抱抱:

啊,贪恋上他的味道,留恋上他的怀抱,眷恋上他的抚摸……

女主果然有才,一开口,就是一首好诗……

【不过这他妈才认识了几天你俩就搞上了!!!!!我有点接受不来!!夏洛克摇身一变居然如此会撩妹!!请给我批发一打这样的夏洛克,靴靴。

看得我全身发热有没有!!!!接吻了接吻了!!!你们看我的少女心!!爆炸!!!

你们以为这就嘿嘿嘿了吗。呵,愚蠢。这只是女主跟夏洛克玩的真心话大冒险而已~输了的夏洛克被女主罚了一次接吻然后冷漠的夏洛克直接凑上去就啃,一点余地都不留,讨厌。

 

ps:他俩亲都亲了抱都抱了棉花糖都给买了现在却还没有在一起呢。

 

 

接下来!!!!!!!!!!接下来接下来!!!!!!!!!莫娘出场了!!!!!!!他绑架女主了!!!!!!!他囚禁女主了!!!!!噢噢噢噢带感是不是!!!!

 

………………………………………………………………

什么情况?!!!!!我脸上一个大写的懵逼?!!!!

女主不是什么都跟夏洛克做过了吗!!!!!!!现如今!!!!!!又被隔壁小莫勾引了去……

夏洛克:【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愚蠢的人们你们懂个屁。】

 

 

接下来!!!!!是开始霸道犯罪团伙头子爱上我的时间!!!!!莫娘前一个宝贝后一个宝贝的叫着女主,要多甜蜜有多甜蜜,要多忠犬有多忠犬……女主要啥给啥!!咱不缺钱!!!咱缺的就是夏洛克的女朋友!!!!

 

啥都不说了,女主的公主裙已经把我闪瞎了。想想,都好,羡慕,呢。

 

当我以为这个剧情就这么发展下去的时候!!!我们机智的作者傲娇的说了no!!她记起了角落里绿的冒泡的夏洛克!!!!!!!她坚定地认为夏洛克才是原配!!!莫娘只是中间插足的第三者!!!!姑娘的心是夏洛克的!!!!!

 

简直被作者正到不行的三观折服了。呱唧呱唧的鼓起了掌。

 

然后紧接着就是老情人碰面的常用招式——

我管你在他妈的什么地方,老子要和老子的爱人接吻啦!!!!

炸弹是什么???炸弹能炸开我们比金坚的心吗???约翰你不懂不要瞎比比!

 

我就这个表情。

 

你们以为女主和莫娘的瓜葛就完啦!!!呵,愚蠢。我们脑洞大开的作者怎么会选择如此平淡的剧情!!!!跌宕起伏动不动!!!情节哪里来!!!!

所以女主角义无反顾的当着正牌男朋友的面摁响了备胎的手机号。

【允许我心疼莫娘三秒钟。】

 

然后莫娘就来啦!!!!莫娘说夏洛克你快死开这姑娘的药我喂定了!!结果!!!

 

夏洛克你头上的绿帽子还顶得住吗???

【允许我心疼夏洛克三秒钟。】

 

我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就往后跳了几页……然后……

艾琳出场了!!!!!!!妹想到我艾女王也有戏份呢!!!!!!开熏!!!

 

 

 

………………………………

………………

…………

……

 

 

 

 

 

 

 

我操你妈!!!!!!!!!!!!!!!!

 

看不下去了!!!!!!!!!弃了!!!!!!!再见!!!!

 

 

 

 

 

——————

并不是针对这一篇文章,

并不是针对这一篇文章,

并不是针对这一篇文章。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

同是写神夏同人的,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yy的角色硬塞进剧里???

或许会有人喜欢这种文,但我觉得这实在是对于原著【不管是书还是电视剧】的一种实力嘲讽……而且活生生的写出了中国言情的感觉真的……好吗……

lo主就是个有强迫症的事儿逼,要是看不惯请迅速拉黑我。靴靴。

 

福华的十个睡前小故事(一 完结)肉渣慎戳

感觉像我这种懒得快要死掉的人日更简直就是业界良心,太不容易了啊太不容易了。

(ಥ_ಥ)默默熏疼一下自己饱受摧残仍然一直往外吐脑洞的脑子。

最后一点!更完!喜闻乐见的吃个肉……渣_(:_」∠)_

——————

当约翰提着自己的行李来到那扇镶着221B的门前的时候,表示自己内心其实也没多想什么。

不就是开启了和「化学老师」的同居新生活的大门嘛。呵呵。

夏洛克身着一件睡袍就给他开了门,额前凌乱的卷发散开,像是刚刚从好梦中醒过来,还一边特开心的手忙脚乱的帮他搬行李箱。

跟和蔼的赫德森太太交谈了几句并且微笑着回应完那位好奇老太太的「你们是否只要一间卧室」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后,约翰扶了扶额头,表示,夏洛克你难道没有跟她讲过我只是来合租而不是来约炮(划掉)的吗!?

我为什么要为这种没有丝毫意义可言的事情解释?

……

约翰知趣的闭了嘴不再争论,而是一心一意的把自己全部家当搬到了客厅里,还没等抽空把手抽出来擦擦汗,却发现这房间真是……乱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啊。

一脸无所谓的夏洛克光着脚在书和电脑和靠枕之间穿梭,手脚麻利的把所有东西堆成一摞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约翰。

好了,你可以住进来了。

……还有什么话好讲?

约翰一边扯着自己的行李箱一边尴尬的笑笑,准备把自己的东西转移到二楼的卧室里去,然而一不小心撞到了柜子的一角,上面一个什么东西咕噜噜就要滚下来。

约翰眼疾手快出手相救。

——可是你给我解释一下我手里那坨白森森的头盖骨是怎么回事。

“小心,那是我的朋友。”夏洛克在远处没好声儿的叫到“如果他摔碎了,那我可就没人可以讲话了。”

听上去好像挺珍贵。

约翰撇撇嘴,小心翼翼的我把头骨安放在了原来的地方,然后心里默念了一句头骨先生真是苦了你了,居然要听夏洛克讲那么多话。要是我早求得一死算了。

回头望一眼夏洛克,那厮正双手交叠抱胸,长腿直接搭在了茶几上那摞可怜的书上,轻柔的丝绸睡衣包裹住有些过分苍白的躯体——他像是陷入了思考,然后忽然注意到有人看着他似的,猛然回过神来盯着约翰看了两秒,半是讥讽的嘲笑到“你那空空如也的小脑瓜子里又在想些什么?”

想你呗。

约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赶紧避开那道炽热的目光,低着头拿行李箱去了。

跟夏洛克同居的日子说充实也不算,因为至少夏洛克还是一位有正经工作的「老师」,经常在一两个星期接不到案子的时候就每天混去学校教两节课,然后其余时间都耗在化学实验室里,要不就是在家里蹲着发霉。

现在好了,可以和约翰两个人一起蹲着发霉了。

学校里诸如「脾气古怪的天才化学老师疑似和自己学生谈恋爱」这种新闻也被炒烂了,大家也都是喜闻乐见的听一听扒一扒随手给个赞顺便再装个圣母祝福一下什么的,日子久了也就过了,何况当事人也都没说什么。

但是只有约翰知道——

操他妈这日子哪里是过得平淡如水啊!你来试试大晚上房间里突然闯进来个人把你摇醒然后直接拉着你跑出门遛完大半个伦敦啊!吓得个半死还没缓过神你就到大马路上了啊!肾上腺素飙的飞起来的快感你要不要也来一发啊!奇奇怪怪的死法也真是屡见不鲜啊!什么碎尸强奸简直就是低智商啊!连环杀手才是旁边那个疯子天天念叨的啊!

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

可是那个疯子又说了,

约翰,这才是你想要的。

因为你疯狂的迷恋这种感觉。

你不得不承认——你永远无法拒绝我。

对此约翰只能表示,呵呵,我认。

我认。

————

每天的日子倒也过得清闲,尤其是不要交房租——这让约翰节省了一大笔开支。每天跑跑腿破破案在无间断的夏洛克式小讲堂的作用下,约翰成功学会了如何一针见血的说出别人的弊病。

在跟别人出去的时候,约翰常常是一说话就开始冷场,一群人哀嚎着我软萌的小泰迪你咋变这样了,约翰笑的不显山不漏水,

嗯。大概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不,其实只有近墨者黑。

旁边人听的一头雾水,看着约翰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

某天约翰刚洗完澡,穿着松垮的浴袍满世界的找自己的手机——

夏洛克说今晚因为学校要开个教职员工大会啥的硬生生被拉过去了,所以可能会晚点回来。

夏洛克和社交?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情。

约翰看了看时间,琢磨着已经够晚了吧为什么还没回来(虽然他没注意到这个行为是多么的小媳妇。)的时候,门上传来了咚咚咚的敲击声。

夏洛克?他一般不敲门啊。这么晚了能是谁。

约翰盯着猫眼看了一会儿,果断拉开了门,还没等自己问出声儿,突然被眼前的人拉进了怀里。

浓浓的酒味儿参杂着那股怎么样也去不掉的薄荷味儿。

约翰还没等缓过神来,一双手就已经死死扣在了身后切断了他退路,身体不自觉的与眼前那个体温高的要命的躯体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更过分的是那人还止不住的俯下身在自己耳边吐着酒气,纤长的手指顺着脊椎的纹理一路攀附而上——

苍白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凌乱的卷发被汗水打湿粘在额头,那对饱满的弓形嘴唇若有若无的擦过了约翰的脖颈,一路向上延伸至耳垂。

约翰想奋力挣开,却悲催的发现夏洛克的力气不知道比他大了多少倍。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夏洛克原本一直想着早点回家,不料却因为正好碰见雷斯垂德路过而小谈了几句,然后被一帮子苏格兰场的人劝酒。

出来参加个聚会也总要有副好面皮不是,然后夏洛克 酒量惊人 福尔摩斯先生就因为被别人灌了几杯伏特加就醉了。

苏格兰场的人表示,原来天才夏洛克也有被人架着走的时候啊!

于是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发推。

等到夜深了一群人才手忙脚乱的把夏洛克送回了家,结果没曾想几杯酒后劲足的很,小福尔摩斯先生在突然看见自家小天使约翰刚洗完澡湿哒哒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有点小失控。

鬼知道这失控是哪里来的。

脑子嗡的一声表示不再工作彻底报废,夏洛克保证那就是肌肉反射的把约翰揽进了自己怀里——

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那具刚洗完澡还带着沐浴露香味的身体就像是一颗原子弹炸开在了夏洛克心脏上,让他在不由自主的「肌肉反射」中还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我们暂且将它称之为心动吧。

然后夏洛克感受到了那人在怀里的挣扎,满脸迷茫的将他放开。

约翰正准备破口大骂,喘了两口气酝酿了一下情绪。

结果夏洛克还没等那句F开头的标准骂人句发出元音,直接捧住了约翰的脸亲了下去,嘴对嘴的那种。

跟人接吻的感觉原来这么他妈的美好。

夏洛克遵循着本能撬开了约翰的牙关,还没等他后退就直接扣住了他的后脑勺,舌尖带着淡淡的酒味,毫无技巧的舔舐着约翰的嘴唇纠缠着约翰的舌头——不过这就已经十分足够了。

约翰感觉整个人都瘫软了,自己也如同醉了酒一般轻飘飘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眼前的人正半阖着眼睛,羽翼一样的睫毛轻颤着,然后如同猛兽般掠夺自己肺里所剩无几的氧气。

夏洛克离开约翰的嘴唇,听见空气中传来一声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约翰的局促的呻吟了一声。

嘴唇仿佛要和那人的身体粘在了一起——夏洛克从下巴开始亲吻,在锁骨旁留下痕迹,划过了胸腹部,然后毫无征兆的缓慢跪了下去,双手抱住约翰的腰侧。

然后——

一切都停止了。

空气中只剩下了约翰一个人喘着粗气的声音。

约翰戳了戳停留在自己……某个不可言说的微妙位置上的某个人的脑袋。

没反应。

再戳。

……好像,仿佛听到了打鼾的声音?

操。夏洛克他妈的睡着了!

约翰哭笑不得,也只能蹲下去把傻大个儿搀扶起来,一步一步异常艰难的走向了卧室。

在把夏洛克扔在床上的同时,睡梦中还不忘自己心爱之物的傻大个儿夏洛克长手一捞把约翰也拉上了床。

……说,夏洛克你他妈是不是醒着!?

没反应。

只是一只大腿死死缠上了约翰的腰。

————

好吧好吧,我们这件事明天早上再谈。

约翰笑着摸了摸夏洛克的头发,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Fin.


福华的十个睡前小故事(一点五)

把昨天更的改了一下,添了点东西进去。

大概还有一更完结啦~ 而且要说一句。该来的肉总是要来的。不管你查我多少次水表。喝喝。

ps.插入的案子是我根据以前看过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瞎编的,毫无逻辑,你们看看就好(ಥ_ಥ)


约翰也说不清为什么,两条腿跟装了自动导航仪一样就一路跟着夏洛克飞出了学校。天气一向阴晴不定的伦敦又开始飘起蒙蒙细雨,他们两个人并排坐在黑色的出租车后座上,画面不免有些违和。

约翰看着玻璃窗上被细小的水滴蒙上了一层白雾一样轻纱——看起来更像是宾馆浴室里可以若隐若现看见人形的毛玻璃——哦不,为什么要想到这个?约翰甚至可以把出租车的引擎声和身旁夏洛克若有若无的手指敲击膝盖的声音分辨出来,气氛有些尴尬的沉默。

“你是侦探吗?”干巴巴的问句。

“不全是。更准确的说,我是咨询侦探,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警察没辙的时候,他们就会来找我。”夏洛克的目光飘远到车窗外,轮胎碾压过路旁小水洼溅起一道道像迷你的海浪。

“这很酷。”约翰眨眨眼睛,由衷的赞叹道。

“是的,的确很酷”夏洛克突然觉得心情有些没有来由的明媚,仿佛阳光透过了那边一大团一大团的乌云。


办案过程远比想象中的顺利。

这次和上次的作案手法多有不同,尸体十分完整——只是表面意义上未被肢解的完整,皮肤被某种利器割的血肉模糊,五官全部被削平,只能从粘着血的一大把头发上隐约看出来被害者是个女性。

就连赶到现场的法医们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作案手法如此之残忍也实数罕见,实在没办法把这起案子与之前的尸体肢解案联系起来。

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作案手法!跟着夏洛克一路跑来的雷斯垂德边跑边说,拉开了警戒线走进了现场,却因为扑鼻的腐臭而嫌恶的捂住了鼻子闭了嘴。

“手法的确不与之前的相同。”夏洛克带上了手套,面不改色的走进尸体然后蹲下,招呼着身后手忙脚乱表情错综复杂的约翰来看尸体。

“这个人是谁?”安德森在旁边叫嚷到,“夏洛克,你怎么又多带了一个人?”

“我的人,你不要多嘴。”夏洛克看了一眼安德森,撇了撇嘴。“夜不归宿?还是留点脑子想想怎么跟你老婆解释吧。”

“夏洛……”

“别逼我把原因在这儿说出来。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刚走进警戒区域的约翰挠了挠头,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

死亡时间在一个星期左右,距报案人声称这是今天中午才突然出现的尸体,而且死者并不是居住在这一地带的人。

是什么原因要这样把死者拖来这里呢?

约翰屏住呼吸上前,用手碰了碰尸体全身上下仅存的那么几块保存比较完好的皮肤,冰冷,却没有想象中的僵硬,手感像是在摸一块解冻后的肉。然而皮肤上也没有尸斑,却有一些类似于皮肤疾病留下的细小痕迹——

约翰匆匆喊了夏洛克一声,夏洛克立马转过身来问发现了什么。

“你看这——”

约翰因为蹲在地上的原因,不得不站起身转过头去叫夏洛克,急速的起身让他的大脑产生了供血不足的眩晕感,而夏洛克也正好迅速的走到了约翰旁边俯下身,造成巧妙的一起身一回头正好撞进某人怀里的尴尬局面。

约翰当时脑子一懵,因为身高差的原因鼻梁骨差点直接磕在夏洛克的锁骨上,反应过来之后赶紧往后退,眼睛往四处瞟了瞟,见没什么人注意,又接着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露出局促的笑意,试图掩饰住自己尴尬的神色。

然而夏洛克大脑也当机了。

时间并没有很久,柔软的金发擦过自己下颌的那一秒就好像一闪而过,又好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撒着小雪花儿,缓慢遥远。那仿佛触手可得的温暖气息就直接把自己包裹得密密实实,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用力扯了一下自己的心脏——那个空落落又湿漉漉的地方。

“你要跟我说什么?”

“呃,你看——这个尸体好像不是一个人的……”约翰赶紧扯开话题,企图甩掉萦绕在周围莫名出现的粉红泡泡和夏洛克身上那该死的,好闻的薄荷味儿。

“对不起?”

“这应该不是同一个人的尸体,而是凶手把多个人肢解后用针或线之类的东西缝合起来的。

他的手臂上有一小块皮肤过敏,出现了红疹等一系列症状……”

约翰还没说完,夏洛克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然后打断了约翰的话“但是这具尸体大腿外侧和小腿外侧的皮肤都很粗糙,如果说是过敏肤质,那么一个人不可能在身上同时长了两种不同的皮肤。”夏洛克的语调上扬,“罪犯费尽心思伪造出这是同一个人的尸体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说罪犯是把受害人肢解后冷藏,用鱼线将肢体缝合起来然后丢到一个没有人知道受害人到底是谁的地方。心理变态,冷血,毫无人性。”夏洛克语速快的像机关炮,“不过这是我的菜。”

说的雷斯垂德一愣一愣的。

夏洛克斜了一眼雷斯垂德,又说到“你们一个警局忙活一下午都比不上他一句话。”说完还努努嘴示意了一下旁边被女警官搭话的约翰。

雷斯垂德: 呵呵你一脸。


之后的夏洛克一直在询问约翰的建议,而约翰一丝不苟的医科生模式全开,学术的像是多年混迹于手术台上的医生——不不不,是混迹于楼梯口的法医。


就像是往常那样,夏洛克双手抱着胸把每一位警官的推测否定了一遍,全程抬着下巴目不斜视毒舌得让人接受不来,但到了某个新来的人那儿,一个名为夏洛克的架子全垮的稀里哗啦的。

对,全苏格兰场的世界观也垮的稀里哗啦的。

这。真。是。太。不。科。学。了。

不科学到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雷斯垂德探长,默默拿出了手机给另一位福尔摩斯先生发了短信。


案件如同顺水推舟又如同抽丝剥茧,错综复杂的案子也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

夏洛克取下消了毒的橡胶手套,问了问身旁因为高兴而不停和其他警员说话的某只,

“一起去吃晚饭吗?”

“啊……?好啊。”约翰兴冲冲的回过头,并没有觉得被名义上还是自己化学老师邀请去共进晚餐有任何不妥。

等到了餐馆,约翰才发现——

这他妈不是一家情侣餐厅吗!!

夏洛克看了看旁边出双入对的人们,无所谓的解释道,这有什么问题呢反正只是出来吃个饭而已这是最近的饭店了如果你要在意旁边那些愚蠢金鱼的眼光我也没有办法。

我也没有办法。

呵呵。

约翰认命了,谁叫伦敦这该死的天气一吹起小风下起小雨就能把人冻死……还是赶紧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才好。

夏洛克见约翰乖乖在自己对面坐定,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问了一句,欸你要蜡烛吗。

约翰:……那是小情侣专用,我们只是来吃个饭好吗。

夏洛克:可是他们桌上都有。

约翰有点后悔来吃饭了,果然夏洛克的智商全匀在了办案和化学上,而情商全匀在了智商上。

忍着服务员不怀好意的询问是否要点情侣套餐,约翰默默在心里用呵呵糊了服务员一脸一边解释着我们只要普通套餐就好。

然而夏洛克在一旁悠哉悠哉的喝着水,时不时戳开自己的手机噼里啪啦打字,完全不理会这边快要烧锅的局面。

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永远不要和情商低于30的人出来吃东西。

因为你很有可能就处于被遗忘的状态了。

就比如现在,约翰切着牛排往嘴里送,夏洛克窝在情侣两人专用的小沙发里专注的看着手机屏不知道在打些什么字,总之整个人都洋溢着我跟你们不在同一个世界里的诡异气质。

约翰不管他,只是把盘子里的牛排切的更大声了。

突然,夏洛克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倾身向前对着约翰问了一句,

“你来我家住吧。”

约翰:……

他可以明显感觉得到身旁原本叽叽喳喳的人群安静下来,然后十几双眼睛齐刷刷转到了他身上。

一口牛排差点喷出去。

“反正你也是在学校外面租房住,不如搬来我家,既方便又省钱。

夏洛克看着眼前的人脸颊上明显升腾起来的红晕,还以为是空调暖气效果太好造成的。

那束锐利的目光直直打在约翰的脸上,让他有种无所适从的尴尬,然而始作俑者却丝毫不在意这种令人想入非非的气氛——天呐他在盯着我,用他那双漂亮到忍不住让人凝息而望的眼睛——不不不他是不是问了我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要回答些什么……

约翰就的大脑就好像一锅烧糊了的粥,黏腻的冒着泡泡,所有思绪全部都搅和在了一起,他张开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听清我说的话了吗约翰。我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住到一块儿去?”夏洛克见约翰不回应,鼻子哼哼了两口气,立马换上了一副鄙夷的表情。

很显然我们的夏洛克 情商低到负数 福尔摩斯先生完全没有一个作为「邀请者」应有的态度。

“为什么!?”

约翰听到旁边开始有低声憋笑的声音了。

“什么为什么?这不是很方便吗,于你于我都有利处。你可以节省出一大笔租房子的开支,只要你时不时帮我找找线索——或许是经常——不过这不重要。”夏洛克微微起身,手肘搭在木质的桌子上,身体不自主的往约翰的那边倾斜

“贝克街221B,我建议你今晚就搬来。”

让人晕晕乎乎的感觉又来了,约翰看着越凑越近的夏洛克,他的舌尖因为咬字过于清晰而刷过牙齿,带着莫名挑逗的恶意。

你还记得你是化学老师吗啊喂!


爱如深海

————————

水压使我感受到疼痛,冰凉的海水如同割开了纤维刺在皮肤上,毫无声息。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周身的海水有多么咸涩,我体内的血管是如何突突作响,胸腔是怎样被无形却巨大的力量所挤压。

顺着绳子一点一点的往下潜去,我怕我一不小心潜快了鼓膜就会在海水中因压力不平衡而破裂。

我呼出一口气,细小的气泡从我的潜水镜前升起,我看着它们从我脸颊划过,然后一路向上去了……

直到最明亮的地方,然后炸裂。

抬头望了望头顶,散发着光晕的浅海仿佛离我如天堂之遥远。

我记不清我已经潜到多少米深了,我只知道我脚下的是无休无止的黑暗,和巨大的能吞噬人的恐惧,而我就是那个要一脚一脚深陷进去的人。

突然手中绳子被抽离,耳廓上挂着的小型通信仪嘀了一声,Merlin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你现在在距离海面七十米的位置,任务是尽可能快速的到达海面,我不希望在船上看见你的尸体所以请你务必小心别让压力差挤爆你的内脏。还有,祝你好运。”

顿了两秒,声音又响起——“Eggsy,祝你好运。”

我一瞬间有些恍惚,那不同于Merlin的低沉音调突然穿过了深海击打在我的鼓膜上……

Harry,是Harry。

他原来也在旁边吗?

我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背对着夕阳坐在栏杆上,余晖暖洋洋的撒在我的后背,腥咸的海风略过耳畔。

Harry从甲板的另一头走过来,西装笔挺,牛津皮鞋在甲板上仿佛敲出了韵律。

他没有拿着黑伞,双手背在身后向我走来。

“Eggsy。”

我笑了笑,等着他下一句的训责。

“你喜欢大海吗?”

我有些惊讶的看了Harry一眼,而后者正含着淡淡的笑意靠在了我旁边的护栏上,手指轻绞在一起,缓慢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戒指。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神平静而深远,像是波澜不惊的海面。

我愣了愣,随即回答道“嗯。”

“喜欢……他的平静吗?”

“不,我喜欢他平静下的暗流汹涌,还有那蛰伏在深处的残暴与冰冷。”我看着那双眼睛,“我喜欢他的所有。不只是美丽虚浮的外壳。”

Harry偏过头正视着我,笑意渐深。

“Eggsy,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的残暴与冰冷可能与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并不值得你去喜欢和赞赏。”Harry的语气并没有疑问,纯粹的陈述。

————

以下作者瞎叨逼几句:

更的比较少,对因为我手速慢没办法_(:_」∠)_

别吐槽名字因为窝取名废随便填了个名字上去。

我最近被kingsman萌的死去活来无法自拔_(:_」∠)_ 哈叔蛋蛋这一对戳爆了我的萌点(那个说年龄差太大的过来我们谈谈)

哈叔帅的真是!!!从骨子里散发的气场可以传播方圆几十里(什么鬼形容)!!苏的我捂着脸笑了一星期啊一星期跪求哈叔吐便当啊!!蛋蛋在家盼叔归啊!!

所以欲求不满的我就又有了个新的脑洞。

大概是以前哪个特种兵部队训练新兵的方法,当时觉得好变态,脑补一下其实还挺……带感?总之和电影里训练新兰斯洛特方法差不多。

前面逗比的BB了那么多,其实我是走文艺路线的_(:_」∠)_ 我不知道这个脑洞分几次填憋问我我真的不知道。

最后一句——希望喜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