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望雪


第一次尝试改变文风,细节多有不周,望大家斧正。

*献给我最亲爱的大CQ,我对她的爱如同一百只企鹅和一百套海边别墅加起来那么多。祝她生日快乐。

《望雪》

雪下了一昼一夜。

——
魏无羡与蓝忘机起了个大早,两人窝在棉被里面对着面聊天。窗子外面风刮得正猛,成片成片的小雪粒儿夹杂在风中飞舞着,拍得窗柩哗啦啦直响。

魏无羡原本在不停开合的嘴巴突然停了下来,似是仔细听了听窗外的响动,然后手指在棉被下摸索着找到蓝忘机的手臂,轻轻捏了捏,问道:“是不是雪快停了?”

蓝忘机侧过身,手臂微微上提,掌心覆盖住魏无羡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攥住了。他感受到魏无羡的指尖在他的掌心里挠了一下,暖烘烘的。

沉默了一会儿,听见窗外的风声真不似之前那么大了,便回答道:“兴许是吧。”

魏无羡猛地支起了半个身子,两只眼睛眯起来,语气里还带着从被窝里带出来的柔软鼻音:“蓝湛蓝湛,等雪停了,我们一同去赏雪吧?”

魏无羡有个习惯,提要求的时候眼睛会先弯起来,像两个小月牙。然后笑得一脸乖巧纯良,生怕别人会拒绝的模样。对于旁人也就算了,对蓝忘机来说这招可谓是百试不厌。

“好。”

果不其然。魏无羡心中一阵窃喜。

蓝忘机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妥之处,微微颔首,想了想,又说道:“屋门口种着的梅花大约是要开了。”

蓝忘机说的正是他房门前的一株梅树。大概是受风水或是这里人的影响,这棵树上的梅花与一般梅花开放的时间都不同——雪寒见傲骨,这梅花偏要等到一年里最冷、风雪最大的那天晚上用一夜竞相开放,早晨推门时便惊觉花和雪已缀满枝头。那种赞叹和诧异是无法在赏春花之中获得的,而那些清淡又带有点寒凉的香气也更是让人无法忘却。前一年魏无羡刚搬来这处住所时正遇着大雪纷飞,清晨起来推开门,只见青天白日之下一株梅树开得正热烈:红的瓣,黑的枝,白的雪,混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到底那暗红色的花到底是从枝桠上长来的,还是从一簇簇白雪里长来的——抑或是一齐从风中刮出来的。说这花像极了某人也不假。

魏无羡听完便躺不住了,手指从蓝忘机的掌心里溜出来,轻轻掀开一边被角钻出了被窝,猫着腰从蓝忘机的身上翻了过去,还不忘回头俯身亲了一口蓝忘机的下巴,眨眨眼睛道:“我先去看看,你可要快些跟来。”

“……”蓝忘机抿着嘴唇,半晌后看着那人背对自己扎起头发,随手拿了件薄衣就往外面跑,突然想起什么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魏无羡跑远了的背影喊了一声:“外面雪大,先进来加加衣裳——”

魏无羡自是把这句话抛在脑后的。屋子里暖和的让人忘记了冬天的温度,他倒是想再体验一把雪和风的冰寒,如同孩提时代那样把身子陷进软绵绵的雪层里,什么难过呀悲伤呀都进不了他的耳朵。

哗啦——

魏无羡刚把门栓打开,一股风便借着力窜进了屋子,温度下降了不少。他抖了抖肩膀,抬眼向屋子外边望去。

红的是花,黑的是枝,白的是雪,开得浓艳而不眩目,清香扑鼻,寒风吹之而不散。犹如一罐佳酿去了尘开了封,合着风雪月一同纳进胸膛里,好一派花不醉人人自醉之景。

魏无羡也顾不得那么多礼数,惊叹一声之后便未着鞋只着袜地踏进雪里,向着梅树快速跑去,只留下一串脚印在白色的地上。

蓝忘机恰好从房间里出来,手上还在调整着自己的扶额,眼神却已经跟随着魏无羡跳出了屋子,看着那略显单薄的身形迅速跃进了一片白茫茫之中——

“魏无羡……!”蓝忘机大步跨到门口。

正踮脚将头顶一枝开得正当好的梅花折下,魏无羡听见身后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便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句:“哎!”

旋即,他转身,对着那站在门旁的人大声喊了一句:“蓝湛,看我!”

蓝忘机刚好抬眼,看见那人正站在风里雪里朝他面对面站着,隔着一层风,又一层雪。梅树上的积雪被那人扰了,落叶子似的簌簌向下落,粘在耳廓,眉峰,睫毛末梢,一呼一吸间融化了,消失了,留下一张明媚的笑脸。魏无羡把花捧在手心里,伸出去给蓝忘机看。

蓝忘机在看。

看他的花,他的手指尖,他的肩膀,他的胸膛,他被风吹起来的发梢。蓝忘机看见他薄而韧的身体在风里立着,只穿了一件雪白的单衣,不染纤尘。

笑起来的时候唇红齿白,一副不经世事的少年郎模样。

蓝忘机竟看得痴了,过了许久才赶忙回过神来问道:“你冷不冷?”

魏无羡笑意更甚,将花攥在掌心里,三步并做两步的朝着蓝忘机跑过去,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便先一步勾住了蓝忘机的脖子,一用力便扑进了他的怀里,半是可怜半撒娇的贴着蓝忘机的耳廓道:“真的好冷,要二哥哥抱抱我。”

蓝忘机被扑了满怀。风的味道,雪的味道,梅的香气,丝丝缕缕被怀里人的体温捂热了,让人抗拒不得。

他笑起来,用鼻尖蹭了蹭魏无羡有些冰凉的耳垂,一只手搂着魏无羡的腰腹,另一只手将门掩上了,直接抱着就往房间里走。

蓝忘机将魏无羡放在软塌上,拿了大麾来给他仔仔细细披好,又瞧见那被雪水和泥水浸湿的袜子,不禁拧起了眉毛,一声不吭的帮魏无羡把袜子脱下来扔在一旁,曲着腿在他对面坐下,双手拉着魏无羡的脚踝就要将那两只冻得冰凉的脚往怀里揣。

“等等!”魏无羡赶忙往后一缩,又被蓝忘机捉了脚踝,小声说道:“我脚冷!”

蓝忘机淡淡回复:“正是因为你脚冷,怕还没过完冬天就生了冻疮。”

魏无羡哑口无言,便只好由着他去了。只是嘴上还念念着:“没什么冷的,想当年我在乱葬岗里呆着的那些天……”

话音还未落地,便瞧见蓝忘机的眉毛拧得越发紧了,目光也直直的,手里加大了力度,硬是要让自己的体温将魏无羡脚上的寒意褪了才好。

“诶,”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换了语气:“……我是说,乱葬岗里还挺暖和的,毕竟有那么多人在呢,是不是?”

蓝忘机瞪了他一眼,道:“只会乱说。”

“我不乱说,再也不乱说了,我发誓。”魏无羡把花放在手边,凑近到蓝忘机身边去用食指点了点他的眉心,然后又用拇指将那紧皱的眉头舒展了,沉声道:“二哥哥,你皱眉的样子真丑。下次如果你还皱眉,我怎么舍得把心里那个倾国倾城的位子给你?”

“……”

“不许皱眉。”

“……知道了。”蓝忘机低了眼睑,不再去瞧他。

魏无羡吃了甜头,心里很是高兴,便拿起那一枝梅花别在了自己的耳朵上,抬手搔挠起蓝忘机的下巴,十分不害臊的问道:

“你看看,我是不是人比花俏?”

蓝忘机被他这么一逗险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抿抿嘴强忍着把笑意咽了回去,眸子里的光敛了敛,朗声道:

“魏无羡,你知不知羞?”

魏无羡不假思索开口便答:“不知。”又想了好一会儿,慢吞吞的补充道:“在你这里不知,其余地方假装知道一下就好了。”

见蓝忘机不予回答,魏无羡便来了性子,将两只脚从他怀里抽了出来向腰两旁伸去,手攀住蓝忘机的肩膀,整个人往前轻轻一带,恰好坐在了蓝忘机的大腿上。

依旧不依不饶地发问:“你说是不是?这花可有我好看?”

蓝忘机伸直了腿,双手扣住魏无羡的腰部。他装作沉思了一会儿,盯着魏无羡的脸不吭声了——魏无羡恰巧也在一动不动的瞧着他。说是不知羞,脸上却还是浮起了一层微不可察的薄红。蓝忘机的视线从他的眉眼鼻梁转移到他耳朵上别着的那一枝梅花上。

红到极致,红到浓丽,红到似是心尖上淌出来的一滴血,砸在意中人如画的眉眼之上。

朱砂痣。

蓝忘机回过神来。他有些热,又有些渴,嗓子里有什么东西沙沙的使他发不出声音。恍惚间他听见自己低声说:“远不及你。”

远不及你。

风不及你,雪不及你,沧海巫云不及你。这世上无人肖你,也更是无人比得上你分毫。

魏无羡笑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儿形状:“蓝二哥哥,你的脸可真红。”

蓝忘机倾身向前,吻住了那笑意盈盈的人。

魏无羡蓦的挺直了腰背,两只手揪住蓝忘机的里衬,眼睛瞪大了,想要往后退却被人封了退路,只得老老实实感受那唇舌之上欺压蛮占,被攻略得头脑发涨。

突然间就热了。蓝忘机的嘴唇和舌尖上带着火星,熨烫着魏无羡的嘴唇和舌尖;手指上也带着消融冰雪的热力,温柔而细致的挑开衣衫,触上肌理。一寸,一毫,一厘之间,搔痒难耐,欲火不平。

魏无羡有些急又有些难受,好不容易逃开了蓝忘机的嘴唇,仰了仰脖子却又被咬住了喉结,一时间几声拉长了调的绵软呻吟从唇齿间窜了出来,竟是染上了些渴求的味道。

蓝忘机被这几声呻吟激着了,入了魔似的开始不断吮吻着,轻咬着,硬是要在那些肌肤上留下痕迹才好。魏无羡的脉搏律动在他的舌尖上,带着令人心悸的震颤和力度,饱满,鲜活,一跃一跃之间仿佛与蓝忘机生长在了一起——

蓝忘机去咬他的锁骨,咬他的肩膀,让那具薄而韧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绷出一道满弓,然后再亲自品尝与触碰。

他把魏无羡的头发散开,小心翼翼的将他仰面朝上放在软塌上。梅花的花瓣落下来,藏匿于发梢之间。

魏无羡目光迷离,嘴唇微启,月牙儿似的眼睛里盛满了潋滟水光,喉咙里似乎还在呢喃着某几个单一的音节。蓝忘机俯身下去细听,只听得几句沙哑到了极致的:“蓝湛,蓝湛。”

蓝忘机缓慢而温柔地打开他,进入他,野兽一样用牙齿研磨着那精巧的耳垂,鼻息里尽是发丝间清淡的香气与梅花的味道。

情事渐酣,魏无羡的呻吟里也尽是挠人的哭腔,蓝忘机丝毫不留余地的挺动着,汗珠从额头处汇成一滴,划至鼻梁后往下一落,了无声息的滴进发丝之间晕开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到的时候,魏无羡的手指几乎要抠进蓝忘机的背里去了。他的脸上漾出一层粉红色,眸子不知道被什么映得亮闪闪的,眸子中心有一豆光。

蓝忘机盯了许久,突然想起来,想到:这就像是——

“二哥哥,你怎么能生的这样好看,”魏无羡却先开口说了,“你的眼睛里是不是藏着天上的星子儿了?”

——这就像是夜空中汇集在一起的星星。

居然是这样默契,蓝忘机心里叹了一句,连想法都无可避免的相撞了。如若不是真心爱着,心有灵犀之人,哪里会通晓彼此至这种地步?

蓝忘机怔了怔,旋即便无可抑制的笑起来,先是眉梢沾上笑意,接着便是眼角、唇畔,然后整个胸腔都开始起伏。他将头埋在魏无羡的颈窝里,深深地笑着、深深地嗅着他。

魏无羡有些奇怪:“你这臭美的蓝湛,我夸你一句,居然开心成这样?”

“……你确实好看,行了吧。”

“二哥哥,你倒是先把我放开呀……!”

……

完。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