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绝对感知【幼年Sherlock×幼年John】

什么破名字↑↑↑待我想好了再改。

*梗来自超感猎杀

前几天还嚎叫着想看通感的同人文,结果挂了一整天没人来领,就把那篇哭嚎着求人写梗(。)的文章给删了。的确这梗也不是太好写。

——————管不住我这双手啊,我又给自己挖坑了……。严重怀疑我自己有受虐倾向,明明稿子还没肝完,又急着往另一个坑里跳。可是我真的好想看小夏洛克和小约翰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一边哭着一遍给自己挖坑。)

好吧,先来解释下通感:

几个通感的人之间不仅共享情感和思想,还能共享语言和技能。

举个栗子,比如说A和B,A跟别人打架,B能不仅能通感过来教A怎么打,还可以直接代替A打。就是说两个人之间既可以交流,又可以替换。

(我解释清楚了吗?)(貌似没有。)

*本文只借用【通感】一梗,因原剧里表示通感的两个人如果谈恋爱,那么他(她)其实爱上的是自己什么什么的我们不care。我就想让他俩安静的谈个恋爱,没别的。

注意:前方幼年夏洛克和幼年约翰出没。



***

“夏洛克,你大可不必这样。”

“不必哪样?”

“这样……”麦考夫轻轻的叹了口气,把手插进了自己的裤兜儿里。他耸了耸肩膀说道:“埋葬一条狗。”

“红胡子。”夏洛克吸吸鼻子,“他有名字,他叫红胡子。他是我的朋友。”

“是的,红胡子。”麦考夫注视了一会儿那块崭新的墓碑,动了动嘴唇,然后他感知到自己的手指正在紧紧抠住自己的大腿。他望向夏洛克——

一双被泥土浸渍过的黑色皮鞋,两截苍白而瘦长的小腿,膝盖以上被黑色的裤管儿遮住了。他的膝盖因为长时间跪在泥地上而显得又脏又红。夏洛克的身体在松垮的衬衣和肥大的裤管间颤抖着,像不远处一棵桦树上的一片即将凋零的枯叶。

麦考夫继续说:“你悲伤得过了头了,我亲爱的弟弟。”

“走开。”夏洛克咬了咬嘴唇,弓下腰把手里脏兮兮的铁铲插进被翻得松软的泥土里,右手手背迅速擦过自己的眼角。“走开!”他叫嚷着。

麦考夫走上前去将那个倾斜的墓碑扶正了,目光扫过夏洛克头顶上那个小小的发旋。他说:“别忘了你的晚餐,夏洛克。你错过晚餐,妈咪会伤心。”

夏洛克以沉默回应。

一阵风穿过他们俩之间,翻卷起一阵泥土、苔藓和枯萎树叶的味道。太阳把夏洛克的影子投在了墓碑上,而年长他七岁的哥哥抬起手,切割过阳光边缘的手的影子恰好停留在夏洛克的影子的发梢顶。麦考夫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把手放回了裤兜儿里。

“我感到万分抱歉,夏洛克。”麦考夫说。

——

夏洛克靠着红胡子的墓碑睡着了。他的腿蜷曲起来,两只手抱着胸,脑袋抵着墓碑的侧面,睡着了。他太累了,甚至毫不顾及的坐在泥巴上,还做起来一个稀奇古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在跟别人争抢一个玩具模型——帆船——貌似是,在一间有着蓝色窗帘和灰色床单的房间里,和一个女孩——金发,蓝眼睛,看上去比自己大上不少,嘴里还念念有词。

“讨厌、讨厌的约翰?”

夏洛克打了个趔趄,从梦里惊醒了过来。他揉了揉自己酸痛刺麻的小腿,两只手撑住地想要站起来,视线里却突然冒出来了一只手。

手的主人有一副清脆又温和的嗓音:

“顺便请告诉我,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夏洛克抬起头,下午的阳光刺得他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导致他看什么都是一片金灿灿的虚影。他晃晃脑袋,然后自己站了起来,默不作声的拍拍手上的泥巴。

约翰有些尴尬的把手伸了回去。他盯着眼前这个小男孩(看上去比他小个两三岁),继续开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反问。

“呃,名字?”约翰有些费解,他把舌尖伸出来,在下嘴唇上溜达了一圈,把刚冒上嗓子眼的名字吞进肚子里,“抱歉……”

“约翰,”夏洛克凑近了一步,直视那位突然闯来的陌生人的蓝眼睛,“是你的名字?”

约翰为这唐突的动作而感到不安。他向后退了一小步,“你怎么知道的?”

“我从梦里听来的。”夏洛克撇撇嘴,伸手攥住了约翰的手腕,“你的眼睛刚才承认了这个名字。”

约翰诧异的盯着这个奇怪的家伙——他拥有着苍白的皮肤和(看上去)柔软的卷发,眼眶发红却表情傲慢,虽然比他矮上那么几英寸……

“转身。”男孩发号施令。

约翰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人向旁边一扯,不得不往回转过了头,刚想开口抱怨,却被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无比熟悉的房间给吓得哑口无言。

“这……”约翰察觉到一股兴奋和恐惧正从他的脚底传上来,让他全身发麻。

“通感,居然真的是通感。”他身边的男孩同样发出了惊叹,“这可真神奇。”

“你说通感?通感是什么?”约翰不可置信的往前走了两步,坐在了自己熟悉的床上,拍了拍灰色的被单。“我又回来了?可我刚才才和你……”

“通感是指两个陌生人产生互通思想和行为。我不是个假的,你当然也不是。我们只是生活在同一个时间内不同空间的两个人。然后我们会出现思想的交流,比如说现在这样。”夏洛克歪了歪脑袋,继续补充:“我之前看过一本书是专门研究通感的,麦考夫不相信,并且嘲弄了我。”

“我们是,思想?”约翰皱紧了眉头。

“不。是交流思想。”夏洛克揉了揉头上的卷发,有些不耐烦的解释。

“树林,墓碑,泥地,”约翰说,“那些都不是幻想咯?……还有你,照你的意思来说,你也是真实的咯?”

“是。”夏洛克回答。

“太……太……太……”约翰拖长了声音,他的蓝色眼睛不断眨动着,金色的睫毛在空气中震颤:“太棒了!我从都没见过这么好玩儿的事情。就靠着这个我们能穿越时空?天呐,这简直神奇到没办法形容了。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词语来着?”

“嗯,通感?”夏洛克被约翰的表情逗笑了一下,然后迅速把笑容隐去了。

“对,通感,”约翰惊叹的语气流窜在整个房间里面,“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我从来没听过这个。”

“无聊的时候,我会看书。”夏洛克突然被约翰注视着,觉得有些别扭。他的手和脚还有脏兮兮的裤子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你真——厉害!”约翰用夸张的语气赞美着。他好像觉得如果自己不把语音拖的更长些,就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情感了。

“你相信我吗?”夏洛克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对你说了几句话而已。你不能仅凭这些辨别我说的话的真假。”

“为什么不?”

“别人……一般都不会……”夏洛克有些结巴了。他的手背在身后使劲儿绞着,舌头地下藏着一坨黏糊糊的胶水。

“我相信你。”约翰微笑着说,“眼见为实。”

约翰走近,然后握住了夏洛克的手腕,轻轻将夏洛克拉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惊叹。

“红胡子之墓?”约翰在夏洛克的耳朵边上念着,“给我忠实的朋友:红胡子。”

夏洛克突然间有些脸红。他转过身去,眼前的场景立马从房间转换成了夕阳余晖下的树林以及墓碑。他面对着那块墓碑,有些气呼呼的想要回应,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红胡子是谁?”约翰问。

“我的朋友。”夏洛克回答,“曾经的。”

“一条狗?”约翰松开夏洛克的手腕。

“是的,一条狗。它比人要聪明许多。……它是世界上最好的狗。”夏洛克说到「最好的」的时候哽咽了一声。他的声音就像是在赌气的大吼,树林深处都传来了一阵鸟类被惊扰而扇动翅膀的声音。

“我知道……”约翰把手搭在夏洛克的肩膀上,“每个人都有朋友。”

夏洛克的肩膀抖了一下。

约翰继续说:“如果你觉得难过,我可以做你的朋友,你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我不需要朋友。”夏洛克走上前拍了拍墓碑,“我的朋友已经死了。”

“嘿,别这么悲观。”约翰说:“至少你可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如果你不愿意我做你的朋友,那这事儿就先搁在一边。我们可以去树林的边上采一些花——哦不,现在是秋天,该死的秋天。那我们也应该能找到一些从夏天剩下来的花儿,放在你朋友的墓碑前,呃,表示祭奠。”

“你说什么?”夏洛克转过身,他的眼泪还挂在下巴上,两条亮晶晶的泪痕在阳光底下显得有些滑稽。

“采花。”约翰加大了音量,“花朵。”

“你认为一条狗是值得祭奠的吗?”

“每个重要的人,哦不,每个重要的朋友,都是值得祭奠的。”约翰眨眨眼睛,扬起脑袋,砂金色的头发柔软的贴在额头。他的眼神路过树梢,路过墓碑,路过新掘出来的泥土,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夏洛克的眼睛里:“我的生命里有很多朋友,我从不想失去他们。”

“我们家的花园里有花。”夏洛克说捡起了遗落在泥地上的铁锹,用袖子擦干净了眼泪继续说:“我的名字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约翰•华生。我姓华生。——顺带一提,你这个名字可真拗口。”约翰说,“很高兴能认识你,夏洛克。”

***

舌尖轻刮上颚的感觉很奇妙。约翰跟在回花园采花的夏洛克身后边吃吃发笑,并且多念了几遍这个奇妙的名字。

他不知道的是,夏洛克也正背对着他,一遍又一遍的轻声重复着「约翰」这个听上去不怎么奇妙的名字。






TBC.

尽量在下一篇把它搞完。明天或者后天更吧。

「终于满足了我写夏洛克和小约翰的心愿了,real满足,real爽……」

我原先在思考这个问题:夏洛克是不是应该这么写?会不会显得太脆弱了?

到后来我又自我肯定了一番:既然是写小夏洛克,那么他就应该具备一些成年之后的夏洛克所不具备的东西。他会为了自己心爱的狗死去而颤抖哭泣,会不管麦考夫的说辞去傻傻的掘一个坟墓,会在别人面前显示出自己的难过和心碎(当然,有所保留的显示。)成年夏洛克大概会竖着眉毛说:这可真够无聊的。

他已经具备了一些能让自己冷血起来的因素,但是还好,他在这个时候遇见了约翰。那我们不妨大胆的假设一下(反正都是自己瞎编的),如果幼年夏洛克就遇到并结交了约翰这个朋友,他对于他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所表达出来的情感会不会有所不同?我想答案是肯定的。约翰总是能成就更好的夏洛克。

他们为什么不早点遇到呢?

我想着,然后就写出了这篇文。夏洛克还一点儿都不machine,约翰也还没有上过战场。他们都是最初的夏洛克和约翰,遇见了,然后改变彼此一生。

借用通感这个梗吧,主要是觉得……………………特别好玩儿【。】

既不是一面也见不着,也不是天天都能腻在一起,偶尔见上一面,每次都有新惊喜嘛哈哈哈哈哈哈。

……

我好像说太多了。

愿你们能喜欢!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