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

纯砂糖向

又名《我可不可以咬一口你的脸蛋儿》

又名《我从来不怕得蛀牙噢》

给细胞的生贺。祝愿在新的一岁里继续污力满满!
祝细胞今年十八,明年十八,年年十八。

少年Sherlock×蛋糕人John

【夏洛克拔岁,他哥十五岁。】

——

“蛋糕人?”夏洛克把手里银色的小叉子挥了两挥,两条眉毛诧异的拧在一起:“你说你是蛋糕人?”

“是的。我是个蛋糕人……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够清楚了?”

盘子上的小人儿从奶油蛋糕的后边伸出一个的脑袋,头顶金色的发丝有些发亮,像是被遗落下来的、一小片太阳的光泽。

夏洛克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这个幻觉一般的场景里挣脱出去——蛋糕人?什么蛋糕人……只是偷吃了一块麦考夫的甜食而已,为什么会从里面蹦出来个三英寸高的、像是用各种奶油和果酱点缀的……人?

他居然还会开口说话?

“嘿!”蛋糕小人看出了夏洛克内心的不信任,蹙起眉头,把手举高了挥舞着嚷道:“我是真实的!不是你脑子里制造的幻象!”他甚至从白色的盘子上跳下来,走到桌面上指着夏洛克的鼻子。

夏洛克愣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去观察了一会儿桌上的小人,然后伸出手去作势要捏一捏他的肩膀。

“停——下!”小人儿吓得往后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桌面上。“蛋糕人讨厌叉子、高温以及任何触碰!”他心疼的把屁股后头的一小块抹茶粉捧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把它们抹在了自己的夹克上:“你看吧,它们很容易散架的——我是说,我的衣服。”

“天呐。”夏洛克赶紧把手收了回去,并将银质的小叉子丢在了脚边。他换了个姿势,跪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桌沿,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个正忙活着修补夹克的蛋糕人,“你是麦考夫的——呃,蛋糕人吗?”

“麦考夫?”蛋糕人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警惕的瞄了两眼夏洛克确保没有危险物品后,再次开口问道:“什么麦考夫?”

夏洛克的眼神里透出一股欣喜,他凑得更近了些,鼻尖甚至被桌子边儿压瘪了。

“你不知道麦考夫?就是那个把你从蛋糕店里买回来的家伙。”夏洛克眼睛睁得溜圆。

“不知道。”蛋糕人被盯的有点不好意思,他只好避开夏洛克的目光,两只手背在身后,然后假装在看自己的巧克力做的鞋尖,“我不知道是谁把我买回来的。总之我一睁眼,你就拿着把叉子对准我了……我说,这很不礼貌。一个蛋糕人是很脆弱的,他们通常拥有着柔软的椰丝和奶油,还有一些会有脆饼干做的手和脚。我当然不是脆饼干啦,可是……”

“你有名字吗?”夏洛克打断了小人儿的碎碎念,卷毛因为激动而在额头上一抖一抖的,“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打断别人说话也很不礼貌!”小人儿拔高了声音,两个小小的腮帮子气的鼓了起来。

“你的抹茶粉又掉了……”夏洛克微微抬起手指,示意蛋糕人背后那一团浅绿色的粉末。

“呀!”小人儿叫了一声,赶忙蹲下去把粉末聚拢在掌心里,最后还不忘瞪了旁边那个可恶的人类一眼。

夏洛克哈哈大笑起来。

“夏洛克•福尔摩斯”

夏洛克把曲着的两条腿放下来,很显然他的小腿长度还不能让他的脚尖点到地面。只好在半空中摇晃着。

“叫我夏洛克就好。”

“约翰,约翰•华生。”蛋糕人向前走了几步,跳了一下。屁股后头的抹茶粉簌簌的往下掉。他飞速的翻了个白眼,然后直接将身上的绿色夹克脱掉了扔在脚边。“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不仅是个有名字的蛋糕人……”

“约翰……约翰。约翰。”夏洛克把脸凑过来,兴奋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就好像是在餐盘里找到了一个藏宝箱,需要大声呼喊密码才能得到宝藏那样。

“你快把这四个字母念烂了!”约翰扯了扯自己蓝莓和草莓还有牛奶味儿的毛衣,“真不知道你们人类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有香甜的奶油吗?”

“没有。”夏洛克又格格的笑了起来。他感受到自己的鼻腔里突然被一股浓郁的香气所占据了,给他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人的大脑?无聊。……顺带一提,你闻起来很不错。”

“你——可不能吃我!夏洛克,我们已经交换了名字!”约翰又把手挥到自己的胸前,有些愤怒的说,“你还弄坏了我的夹克!”

“是的,是的。很抱歉。”夏洛克有些愧疚的摸了摸鼻子,“可是家里只有多余的可可粉了……”他看见约翰有些疑惑的表情,又补充说明道:“你的夹克可以用褐色的可可粉补起来吗?”

褐绿褐绿的夹克!想到这里,约翰瞪大了眼睛,连忙摆了摆手:“不,不用了……”

“你的脸是用奶油做的吗?”夏洛克用胳膊肘抵在桌面上,努力的想从约翰的身上嗅出些什么来,“头发是什么味儿的?芒果?橙子?”

“橙子。”约翰大大方方的揉了揉自己的金色头发,然后勾了勾手,示意夏洛克更凑近些。

夏洛克挑起眉毛,不假思索的伸了伸脖子。约翰从夏洛克那双浅色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小小倒影。

约翰踮起脚,手掌往前探去,轻轻的抚摸上了夏洛克的鼻尖。他的胸膛起伏了一下,然后微笑起来。约翰的手在夏洛克的鼻头上胡乱触碰着,嘴里还念叨着:“我摸到你了!我摸到了——”

夏洛克把头压得更低,感受着鼻尖上传来的一点凉凉的、痒痒的抚摸。他的睫毛扑闪了两下,忍住想要大声打喷嚏的欲望。

馥郁的奶香从约翰的身体各处散发出来,随着约翰的动作而不停的拍打在夏洛克的鼻腔、唇角以及眼睫毛上。如此诱人,如此让人欢喜。

夏洛克突然很想要拥抱这个仅三英寸高的蛋糕小人。

“你的眼睛——是青苹果酱的颜色!”约翰惊呼着,然后歪着脑袋打量夏洛克的虹膜。“或许还加了点黄色的芒果酱——”

夏洛克眨眨眼睛。

“你是个很美味的人。”约翰拍了拍夏洛克的鼻尖儿,一本正经的下了结论。

夏洛克的眼睛又要弯起来——

“美味!美味!”约翰皱起眉头强调:“在我们那个地方,称赞别人美味可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棒的事了。谁能拒绝被别人夸赞美味呢?”

“谢谢你。”夏洛克的气息在桌面上呼成一小团白色的扇形。

夏洛克还想说什么,却听见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他赶紧把脑袋竖了起来,分辨了一会儿之后赶忙摊开了手心,示意让约翰跳上来。

“谁?”

“是麦考夫。”夏洛克压低了声音,然后快速的下了椅子,把小小的、凉凉的约翰捧在手心里。他发现约翰并不是一团黏糊糊的奶油,而是更像某种香气四溢的,类似于花瓣、羽毛、丝绸之类轻飘飘又不会让人觉得黏腻的玩意儿。

“千万别出声……”

“夏洛克!”

年长七岁的麦考夫推门而入,很显然十五岁的他已经有了一副得体的绅士模样。他穿着光亮的黑色皮鞋,头发被服帖的梳在脑后,领带衬衫和西装一样都没少。

夏洛克赶忙转过身去面对着大门,不动声色的往桌子边上挪了几步。

“是我拿的,麦考夫。”夏洛克清脆的童音回荡在餐厅里。他的脊梁挺得笔直,小睡袍却松垮的快要拖到地上去了。

约翰在背后死死的抱住了夏洛克的大拇指。

“噢,我亲爱的弟弟。”麦考夫扫了一眼桌上的碟子和里面原封未动的蛋糕,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蛋糕他跑了好远才买到的!要是如此轻易就进了夏洛克的嘴里……

“很高兴你能原封不动的将它保存在这里。”麦考夫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和了许多。

“你的蛋糕很美味。”夏洛克捏了捏手心里的人,被回馈以狠狠的咬了一口大拇指。“你有一块很好的蛋糕,麦考夫。”

麦考夫狐疑的皱起了眉头,却看见夏洛克飞奔出去了。

可是他的蛋糕——没有任何缺口啊。

何来美味一说?







Fin.

可能会写后续的。

吧。

写的话会有人看吗……这是个问题。








评论(35)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