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论与夏洛克发短信的正确方式

 

又名《电话费不要钱快来陪我唠唠嗑》

太久没写小甜饼,手生:(

 

 

 

约翰在开门后不出意料的看见了一个乱糟糟的房间——书籍和衣物纠缠在沙发脚,文件夹和钢笔随意丢弃在地板上,茶杯倒扣着,旁边连着一溜儿的试管,里面还残留着些许褐黄色的不明污渍。



他皱皱眉头,然后喊了一声室友的名字。

满屋子的杂物以沉默回复了他。


约翰叹了口气,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


「你去哪了?」


「办案。
                                           ——SH」

夏洛克回复的很快,想必是案子已经快到扫尾工作了。约翰转了转手机,拔腿迈进夏洛克建筑的废墟堆里,随手把摊开的书收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夏洛克的沙发上。

他把脑袋靠进沙发背里,伸直腿——就像夏洛克平常做的一样——懒散把脚后跟搭在茶几上边儿,舒舒服服的把手肘曲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不是什么好味道,好吧,叫不出名字的化学药剂杂混在一起。或许他该暗自庆幸一下没有什么冲鼻子的血腥气或者烟草味儿。

约翰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翻,满眼的拉丁文让他有些头大。

——或许找个人聊聊会好一些?



「你总是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约翰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这语气带着完完全全的赫德森太太风格,就像是中老年妇女提着嗓子对年轻人大呼小叫,表达不满。

「嗯。
                                           ——SH」

夏洛克仍然是那个敷衍的态度。

约翰抓抓头发,泄气一般把手机扔到了沙发另一头,然后把腿收回来,眼睛四处乱瞟了一会儿,觉得身边熙熙攘攘的文件夹、试管、钢笔都在低笑。带着夏洛克那种低声哼哼的,可恶的笑。他揪住地板上那团紫色睡衣的领口,把那件轻薄的睡衣抖了抖,想把它甩在脚边,想了想之后还是将它叠好了放在腿上。

手机震动起来。

「晚上吃什么?
                                           ——SH」

约翰咧开嘴,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他故意关上手机,一个人盘着腿开始整理沙发上的书和一些奇怪的、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沙发上的零碎物件。

「约翰?
                                           ——SH」

约翰想了想,又隔了两分钟才把编辑框里的消息发出去——让心急的大侦探等一等总不是一件坏事儿。

「随便弄点外卖吧,今晚家里要来次大扫除了。你尽快回来。」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所有事都喜欢亲力亲为。
                                           ——SH」

「就像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在半夜都会因为案子而拉我跑遍大半个伦敦一样——或者你希望有个安德森代替你?」

约翰把手机攥在手心里,等了两分钟——直至手机屏幕一点点灰暗下去他也没等来回复。

他哽住夏洛克了。聪明的大侦探肯定会因此小小的郁闷一番。

「那不一样。你偷换概念。
                                           ——SH」

「我不管什么偷换概念,我只需要你马上回来。马上。」

「半个小时。
                                           ——SH」

约翰挑挑眉毛。

「没有牛奶了。」

「你今天和你们诊所的姑娘出去约会了?
                                           ——SH」


约翰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呼,几乎是从沙发里弹了出来——
该死的,夏洛克就算不站在他面前,光凭几个字母就能推测出他的行踪?——不不不,那还不算是个约会,只是那个新来的女孩儿请他去喝杯咖啡而已!如果忽视掉那个女孩刻意换上的低领连衣裙和嘴唇上突然出现的口红颜色的话……


「没有!」
约翰的手指戳在手机屏上,气呼呼的摁下了发送键。

「得了吧。如果不是去约会,你怎么会忘记在从诊所回家的路上先去一趟超市买牛奶?
                                           ——SH」

「这完全不能证明,忘了就是忘了。」

约翰翻了个白眼,决定狡辩到底。

「你今天到家的时间也不太一样。
                                           ——SH」

「你难道在我身上安了个追踪器?」

「还有你的反应。明显就是双手赞成我的观点。
                                           ——SH」

「好吧。你能不能不要在每条短信后面加个尾巴?」

约翰把消息框退掉,翻了翻手机,发现没有别的新消息了,然后又戳进自己的通讯录,把今天下午那个姑娘留下的电话删除。

「这是个标志
                                           ——SH」

「你刻意回避什么?
                                           ——SH」

「我说了没有,混蛋。」

「我足够了解你。我连你回家后要走几步去厨房泡茶,然后再走几步坐在沙发上休息都清楚得很。光凭你打的那几个字我就能完成推理。
                                           ——SH」

约翰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人都发烫了。他用手指摸了摸耳后和嘴唇,脑子里的场景却已经不受控制的转换起来——

他回家,夏洛克坐在长沙发上。然后他走进厨房,找茶罐和茶杯,烧水,泡茶,身体因为得到片刻惬意而不自觉的摆动着,脚尖点地打着节拍——他嘴里或许还哼着昨天刚听来的一首叫不出名字的歌。

窗外或许有和煦的午后阳光投射进来,夏洛克细而长的手指搭在膝盖上(或者顶在下颌?),轻阖着眼睛冥想问题——然后他稍微偏过头,睫毛颤抖两下,绕有趣味的开始观察起约翰泡茶的全过程。

妈的。他以为夏洛克从来没注意这些。
虽然这没什么……可是夏洛克说过他的脑子里一般不会装这种垃圾的吧?

操。约翰的脸更红了。

「你觉得有些别扭吗?还是害羞?你已经超过三分半钟没有回复我了。
                                           ——SH」

「上厕所!」


「……噢。
                                           ——SH」

这个微妙的、操蛋的、仿佛洞悉一切的省略号!约翰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个人从手机里揪出来揍一顿。噢,他打赌夏洛克的脸上绝对是那种得意洋洋的嘲讽表情——那表情简直就活灵活现的欠揍!

「混蛋。」
「我承认我去约会了。」
「说实话,我乐意约会。况且对方还是个金发的火辣妞儿。——是她先邀请我的,然后我们一起去喝了杯咖啡。」

约翰一连发了三条,然后锁了手机丢在沙发上,把茶几上所有的试管挪去了餐厅。或许那个餐厅叫夏洛克的家用实验室会更好些。

他盯着手表,时针慢悠悠的转过了六点。

这次换成夏洛克了,十分钟,什么动静都没了。

约翰觉得自己太过于咄咄逼人,或许夏洛克有点被他的态度吓到了?他掰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从嘴里呼了一口气。对于夏洛克这种性冷淡确实不该这么说话。

「夏洛克?」

「嗯。
                                           ——SH」

「我知道了。我的推理没错。
                                           ——SH」

「该死,你能不能不要总把你的推理挂在嘴边上?还有你每条短信都要带的SH?」

「不行。
                                           ——SH
                                           ——SH
                                           ——SH
                                           ——SH
                                           ——SH
                                           ——SH」

约翰看到短信后笑出了声。

「幼稚鬼。」

「相比起来我更喜欢“混蛋”一些。
                                           ——SH」

「行吧,混蛋。」

「下楼。
                                           ——SH」

「怎么了?」

「吃饭。希望一个黑发的男士也能邀请到你。
                                           ——SH」







Fin.



评论(60)

热度(1060)

  1. 雪狼我家有只蠢长脸 转载了此文字
    萌哭
  2. 秋葉靜落之時我家有只蠢长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