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外星AU肉

就是不会取名字。

最近写肉真写多了,决定潜心研究清水……港真哦

 
还有个前篇…………没看过的宝宝戳我首页,我就懒得放链接了哈。
 

————

“不然你以为我如何掌握这艘战舰?”夏洛克扬起下巴,嘴角牵扯出一丝假笑。然后他靠近,阴影突然覆盖住约翰的身体——

“不然,你以为我如何控制你?”

夏洛克的声音炸响在约翰的耳蜗旁,他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狰狞,一对瞳仁深处像是被什么撞击着发出斑驳银光,舌尖完全不似人类,倒像是蛇一般有细小的分岔,起伏间喷出冰凉的气息 。

约翰望了一眼他的眼睛,然后赶紧略开看向别处,脚后跟死死抵着地面不让自己向后倾倒,手指握成拳贴在身侧,做出一副准备拼劲全力的架势来——他是个战士,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能退缩。

——可他又是如此畏惧那人的眼睛。

那眼睛里盛放着的情绪深不见底,他窥视到的可能只是如同冰山展露在海平面上的一角,但仅仅只是这些就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那些情绪和思虑通过目光传递,傲慢又威严的渗入肌肤和血脉,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碾碎他的脊梁。

他能做到的只有尽量将自己的畏惧隐藏起来——不臣服于他。

“勇气可嘉。”夏洛克的语调上扬,兴奋得居然像是个未谙世事的孩子:“你是第一个面对我的注视而不为所动的人类,约翰。你很恐惧,瞳孔收缩,全身肌肉都在紧绷,血液流动速度加快——可你居然被你的意志拉扯住了。 ”

约翰深吸了一口气,反问道:“何以畏惧你们这群怪物?”

“……哧,怪物?”夏洛克并没有立刻反驳,而是悠缓的审视着约翰的面颊,看到那层皮肤不知道为什么而涌上的粉红色——或许是过于激动,还是过于愤怒,他也没心思仔细探究了——然后他的目光驻足在那两片薄薄的、被它的主人过多次舔噬过后而饱满水亮的嘴唇上。

一秒,两秒,三秒。

夏洛克的眼睛再也无法离开那两片形状美好肌肉组织。

像是有什么在敦促着他,引领着他,让他想要上前去截获住那种甘醇的、令人发狂的味道。他的思维好像被某种信息素分割成了两个部分,一半在思索着那片嘴唇上的味道应该是何等的诱人,而另一半则飞速运算着如何才能将这种味道吞进腹中,成为一人的占有物。

然后夏洛克无可抑制的欺下身去,伸出舌头舔了舔约翰的嘴唇。

——“太棒了。”

他赞叹着,然后双手越过约翰的脖颈插进约翰的短发间迅速拉近,再一次将嘴唇下压,舌尖从约翰因为受到惊吓而微微颤抖的嘴唇缝隙中探入,一心一意的描绘着约翰嘴唇的形状。

一如想象中的美好。不,这种感觉甚至比精密推断出来的还要好,炙热呼吸间吞吐的细微嘤咛刺破空气,被夏洛克捕捉到——那种刺激简直是如同巨浪冲刷过夏洛克的思维殿堂,每一处皆是这种甜美味道留下的印记,温烫的嘴唇将血液蒸发至黏稠,途经心脏再次被泵送到每一条血管中去。

约翰瞪大了眼睛,抬手抵住那人肩膀,却无奈力量相差悬殊,根本无法将他推开,而嘴唇上的感觉益发肆虐,像是某种野兽掠夺到自己渴望已久的猎物。手指尖被夏洛克肩上的徽章割破了,血液沿着那银色的徽章流淌下来,一点点渗透进黑色的军服里。

从不退缩的约翰想要逃避了——夏洛克的唇齿和滑腻的舌头,夏洛克紧按住他头皮的冰凉手指,还有夏洛克的眼睫毛——它们甚至比人类的眼睫毛还要长一些,末梢有一点暖融融的金色,透过那些罅隙可以看到夏洛克的瞳仁,传送出来的却已然不是古奥威严,而是一种对新奇事物的探索,抑或是说,一种欲望。

那种欲望不仅仅埋藏于眼神间,它甚至经由夏洛克的舌尖灌入约翰的口腔,热辣的滑进约翰的胃里,引起一阵剧烈的灼烧感。

“约翰,”夏洛克抽离身体,手掌仍然阻断着约翰的后路,拇指紧贴约翰的耳后,享受着那片皮肤在触摸下变得滚烫的感觉。他的语调甚至还有些不平稳,但仍旧低沉——“我无比渴望品尝你。”

“是吗?”约翰眼色一沉,忽然贴近,像是终于记起来什么一样将小臂紧贴在夏洛克的腰侧,手指沿着他笔挺的军服向后方划去——这样更像是他张开双臂去搂紧自己的爱人。

约翰开始庆幸自己还没有被刚才疯狂的举措冲昏头脑,而是保留了一部分理智——他回忆起那些「人」如果身份是在指挥官及以上,那么他们的腰间都会留有一把防身用的手枪——是的,不论是再强大的生物,不论他们拥有的是何种迅速敏捷的反应能力,他们都无法保证自己是绝对安全的,所以贴身的武器必不可少。

而约翰正巧抓住了这一点——他的手指准确无误的拨开枪套并将那把沉甸甸的手枪握在手中,手腕发力用枪把狠狠的砸向夏洛克的脊椎,然后顺利的翻转枪身抠开保险。这些动作流利的像是重复过千万次,而他原本微微痉挛着的手掌在此时也沉稳如同磐石,即使是单手操作也无比快速。

他的鼻尖埋在夏洛克脖颈和衣领间的缝隙里,扑面而来的气息清爽而撩人,衣料间渗透着的烟味表明它的主人有着怎样的嗜好——约翰不得不承认,夏洛克的确有一种令人着迷的吸引力,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淡又狂放的气质会让众多女孩儿为之倾倒。

但他现在要用手里的武器,用暴力的方式结束他。

夏洛克不着痕迹的轻笑着,两只手臂扭成一种及其诡异的弧度,骨骼拉伸重组变换间的细微声响让约翰的心一瞬间凉了下去,但他没有丝毫的自乱阵脚,而是更快的将枪口抵在夏洛克的后颈之上——

快一些,再快一些,扣动扳机——子弹会沿着冰凉的弹道刺破他的皮肤,撕裂他的血管,嵌入他的骨骼。他的嘴唇将不再开合,眼瞳深处也不再会有碰撞出来的绚烂银光——约翰的仇恨在一瞬间猛烈燃烧起来,心脏因为负荷过重而紧紧抽痛着,可他却无比兴奋,像是从夏洛克的身上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他突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夏洛克• 福尔摩斯是他的战场。

狠狠地扣动扳机,约翰正在等待着眼前这个外星人的血液溢满手指缝间。

“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夏洛克再次抓住了约翰的手腕,力气之大让约翰紧紧攥住的手枪都甩出去半米远。他低下头咬住约翰的耳廓,含混不清的低语道:“但你忽视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夏洛克拖长了尾音,瞬间将约翰逼得后退了几步,撞在了身后的黑色方桌边缘。

“永远不要以人类的角度来揣测我们。”他从桌面上拿起一副手铐把约翰的双手反剪扣在身后,“很抱歉,我们所有贴身的武器对于自身都是无效的。这些东西的安全性能早就将对于其主人的威胁划定为零,所以,你永远无法用我的武器来伤害我。”

“……那么现在,”约翰仰起头,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请你杀了我。”

“或许还能做些更有趣的?”夏洛克笑着,揽住约翰的腰把他抱在了桌子上,欺身向前截获住约翰的嘴唇——

这次的亲吻已经完全摒弃了前一次的试探,而是直白的用舌尖撬开约翰的牙关,火辣的追寻着约翰的舌头,舔弄着,刮擦着引起一阵战栗。约翰的指甲在桌面上抓出响声,与金属链碰撞的声音融合在一起,他想要脱离眼前这个人的吻,却发现那种嘴唇相触的感觉如同梦魇一般紧贴着他,火热潮湿的勾起情愫,而舌根和牙龈的酥麻感更是让他眼底发黑,是陌生而又极致的欢愉。

肉请走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942063057033532

 

食用愉快!!!!!!!!!

评论(1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