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私奔梗【内含肉】

好了不要被这个简单粗暴的标题给骗了……因为这篇文还是有一些剧情的……

微博上一位妹子的点梗,搬到LOFTER来了。希望大家喜欢:)

【微博来找我玩呗我的ID是@我家有只蠢长脸 】

 

私奔梗。
有肉。
剧情接圣诞特辑之后,夏洛克和约翰因为大量媒体造访而烦躁不安,之后夏洛克就带着他家军医私奔了。
【因为剧情需要咱们就先忘记玛丽这个角色呗?】






——————

“约翰。”夏洛克坐在他的专属沙发上,光脚踩着地板,闲的有些烦躁,嘴里喃喃着:“无聊,无聊,无聊。”
“你不是还有莫利亚提的案子吗?”约翰端起茶杯,嘴唇贴上边缘轻轻抿了一口,“怎么,现在就对他失去兴趣了?”
“嗤。”轻蔑的表现了不屑后,夏洛克伸出手,纤长的手指在膝盖上杂乱的敲了一阵,然后干脆把自己埋进了沙发里。
“他已经告诉全伦敦他回来了。”约翰悠悠的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茶,“你不是挺想他的?”
“想谁——”夏洛克拉长了音调,像是睡眼惺忪时在伸懒腰,“噢,那个小矬子。”
“小矬子?”约翰的茶差点洒了出来,急忙掩饰掉自己尾音里的笑意,“你说莫利亚提是小矬子?”
“哼。”夏洛克挠了挠头顶的卷发,再一次终止了对话。
“这么说你现在没事儿干了?你毙掉了马格努森,差点被你哥强制派去东欧,然后横空出来个,呃,诈尸了的小矬子莫利亚提——又把你弄回来了,你现在跟我说你无所事事?”约翰把茶杯放在茶几上,然后对着夏洛克说:“明明很多问题等着你解决啊大侦探。”
“莫利亚提没有诈尸!他已经死了!”夏洛克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动作干净利落的跨到约翰的沙发前面,双手撑住小红沙发的扶手,然后缓慢降下身去,像是把约翰禁锢在了怀里一样。
“嗯?”约翰抬头看了一眼突然凑近的夏洛克,差点吓了一跳。
“不然我们找点更有趣的事情做做?”夏洛克轻声耳语。
“更有趣的……事情?”约翰用手肘抵住夏洛克的肩膀制止住他的下一步动作,然后装作轻松的反问道:“你指什么事情?”
“我们……”夏洛克刻意放慢了语速,让自己的气息喷在约翰的脖颈和耳廓上,然后满意的看见身下的人耳朵尖开始泛起漂亮的粉红色——
“……私奔吧。”
夏洛克眼含笑意,浅浅的酒窝像是引诱。
“私奔?!”约翰叫了一声,瞪大了眼睛望着夏洛克:“你说什么私奔?”
“就是去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呆几天,然后再回来。”夏洛克微微直起身子,“我觉得挺有趣儿的。”
“可是……你的案子呢?”约翰想要翻白眼了,“你哥才把你弄回来。”
“得了吧约翰。现在根本不需要我——弄出这种东西来军情六处早就着手调查,死胖子肯定已经忙的发际线后退几个毫米了——”夏洛克挑起眉毛,用一种坚定无比的口气说道:“所以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事情可做。”
“可是我有……”
“推掉它们。”夏洛克从高处俯视着约翰的眼睛,那一对儿好看的瞳仁清浅透亮,像是玻璃珠放在阳光下,折射的光彩让人心慌。
“求你了。”夏洛克沉着声音继续补充道。
“噢……”
约翰挪不开自己的目光——在他看见夏洛克睫毛末梢颤抖的两秒钟后缴械投降了。
他永远明白自己不能拒绝夏洛克的任何要求。不论那要求如何荒诞可笑。
“我们可以去准备私奔的物品了吗?”夏洛克问道,眉眼间的狡黠展露了出来。
“可是我还没……”约翰在做最后的辩驳。
夏洛克俯下身轻轻在约翰的额头印下一吻——“还有什么问题吗,我亲爱的医生?”
好了,约翰这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

约翰是坐在夏洛克的车上的时候才觉得后悔的。
然而这个时候夏洛克已经开着车飞驰着上了高速公路,在通往约翰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个郡的路上。
“你确定这样做没问题?”约翰有些不信任的看了夏洛克一眼。
“可行度低于百分之六十五的事情我都不会着手去做的。”
“可要是正好撞见了那百分之三十五呢?”
“……那就靠你愚蠢的小脑瓜。”夏洛克解释着,一打方向盘就迅速超过了前面一辆货车。
约翰攥着安全带默不作声,觉得还是得通知一下另一位福尔摩斯——解释的话当然不能用「私奔」这种字眼,而是委婉的使用「您胞弟突然想和我出门走走」……
但好像……不管怎么解释都撇不清关系。约翰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你要去告诉我哥,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夏洛克的余光瞟到夏洛克,轻蔑的哼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的?”
“你几乎每个动作都在透露着「夏洛克你这么做不行我要告诉你哥去」。”夏洛克手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语气波澜不惊甚至是揶揄道:“你那个脑子里在想什么我花五秒中就能猜出来。”
“所以呢?!”约翰气急败坏。
“所以我很不幸的告诉你,我在你上车前就把你的手机放在茶几上了。并且现在它还乖乖躺在我们家茶几上——这几天你都别想联系上麦考夫。”
“你什么时候……”约翰伸出手不断翻找着全身上下的每个口袋,最后无功而返。“……把它偷走的?”
“建议你换个动词。好医生。”夏洛克几乎愉悦的快要吹口哨了——“怎么能用「偷」呢?我只是帮你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你又「恰好」忘记了而已。”
“……算了。”约翰无奈的叹了口气,把自己塞进身后的座垫里,不再想搭话了。
好吧,好吧。
除掉夏洛克这个混蛋把他的手机故意留在茶几上这件事,其余一切都还算是妥当——
约翰看着着窗外掠过的景色,阳光懒洋洋的搭在眼皮上,旁边坐着的人带着他走完这一条不知道有没有尽头的路。
看上去一切都还不错?
约翰突然有点儿想要微笑了。
“喜欢吗?”夏洛克突然开腔问。
“嗯?”约翰下意识的用含混不清的鼻音回复。
“喜欢你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吗?”
“……一般吧。”约翰撇撇嘴,不走心的说道。
“可我听见你的心里在说「夏洛克我真的好满意噢」”夏洛克偏偏头,语调转了两个弯,让人想要发笑。
“我没有!”
“荣幸之至,先生。”
天哪真是输给这个大混蛋了。约翰内心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挡了挡面前的阳光,看见那些金色的光线从指缝间晕出来——
好吧我承认,夏洛克,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好满意。



两个小时后,夏洛克带着约翰进了一家小旅店。
这是一家比较温暖的家庭旅馆,大部分东西都是木头制作的——主色调是棕色和橙黄,带着木头特有的年代感,空气间漂浮着淡淡的松木香气,还带着一些细微的可可粉的味道。
夏洛克似乎很满意这种环境,他一脚跨进了大门,然后径直走向了大厅最中央的柜台。约翰还在后边东看看西看看打量着这个令人舒畅的旅店。
“先生要定什么房间?”一位看似是旅馆的老板娘的人热情的招呼,然后伸长脖子看了约翰一眼,若有所思的问道:“两位一起来的吗?”
“嗯。”夏洛克回答。
“两个单人间?”老板娘试探性的问道。
夏洛克沉默了一会儿,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老板娘看。
“夏洛克——?”约翰从背后走过来,然后拍了拍夏洛克的肩膀,问道:“订好房间了吗?”
“还没有。”夏洛克继续盯着老板娘。
“两位先生要一个大床房是吗?”老板娘恍然大悟,然后笑着说。
“不不不,咳咳,我们需要两个单人间。”约翰差点被这句话呛个半死,然后摆摆手解释道:“或者是一个双人间。”
夏洛克挑了挑眉毛,并没有插嘴,却依然看着老板娘。
“抱歉先生……我们这里只剩大床房了。”老板娘眨眨眼睛,看了看夏洛克,摆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
“其余什么都没有了吗?”
“没有了,先生。”
“老天……”约翰皱着眉头,用手肘戳了戳夏洛克的腰,低声问道:“你还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别的旅馆吗?”
“一个大床房,谢谢。”夏洛克却满脸笑容的回复老板娘。
“夏洛克?!”
“已经很晚了,约翰。如果你不想睡在松树林里的话,背着你的包上楼去吧。”夏洛克微微低下头凑近约翰的耳朵低语,惹的约翰往后退了一步。
约翰明明还想说些什么,夏洛克却恶趣味的更贴近了些,声音也压的更低——“还是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
害羞得红了耳根。简直不能再棒了。
“……随你便。”约翰气呼呼的瞪了夏洛克一眼,然后转身去车上拿行李了。

“看来我需要给你一笔可观的小费。”夏洛克看着约翰渐行渐远的背影,转过头来对老板娘笑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下她的工作服,继续说道:“十分感谢,sophie小姐 ,您帮了我一个大忙。 ”

“我记起来你是那个上了报纸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老板娘一边玩着手指一边说着,“想必那位就是你的医生约翰吧?”

“是的。”

“你们出来度蜜月了?”

“我们私奔了。”夏洛克点点头。

“好吧……祝你们假期愉快。”



下面开始全是肉

为了防止LOFTER禁文咱走微博——

http://weibo.com/p/1001603937832472339196

评论(27)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