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今天我把夏洛克睡到手了吗

又名《关于原创女主穿越次元墙和她男神谈恋爱的二三事》

【写这篇文纯属是无聊……就当个吐槽来看吧大家……】

【不接受撕逼】

【作者脑洞大出天际】

再加一句:朋友们这篇文写的是夏洛克和约翰谈恋爱的文啊!!女主角就是个!!摆设!!她只是看着!!!我不拆c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我能穿越——还是穿到电视剧里——还是我最喜欢的电视剧。

《神探夏洛克》,对吧,舔过百八十遍了。掐指一算卷福那每一道褶子都给我仔细撸过一遍——不吹不黑实话实说,我就喜欢夏洛克那头不羁的卷毛和高的吓人的颧骨,怎么看怎么顺眼。

所以当我睁开眼睛看到那张脸离我只有几厘米远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是幻灭的。

——我他妈怎么随随便便就穿了?!寻常套路不应该是划船掉水,走大马路被车撞出去几十米,被吓得嗷嗷叫唤灵魂出窍的时候穿越吗。一觉醒来换了个次元。啊。人生。就是如此的措不及防。

“我……咳咳……”我刚开口,差点被嘴里的泥给呛死——说好的穿越不应该都在某张霸道总裁的床上,然后我睁开眼睛病娇的哼哼两声再然后霸道总裁……

噢,欧美剧嘛,画风不一样。

“醒过来了?”夏洛克直起身子,颇有趣味的将手指叠在一起放在下颌,喃喃道:“怪事。”

卧槽所以你根本不准备拉我一把或是给我个急救什么的吗。

“约翰!”他拔高了声音喊着,“你过来看看。”

卧槽难道我是商场里的大白菜躺在泥地上,你还要找人来围观我吗。

然后我用手肘强行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两厘米,然后又垮了下去,像只死于一般扑腾了两下,白眼快要翻出天灵盖了——夏洛克仍旧用一种「今天可以解剖外星人啦」的眼神来来回回打量我。

有点害怕。

还好我最可爱的小天使约翰及时赶到,我敢保证在他看见我的第一秒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就算我耳朵被泥堵住了听不清声响,但他那个嘴张得能吞个电灯泡了。

“夏洛克,”他皱起了眉头,“两分钟前你告诉我这个人死了不止一个小时。”

“是的约翰,这就是问题所在。”夏洛克眼睛里简直要放光,他微微转身扶住了约翰的肩膀,“以她刚才各种体征我可以断定他的死亡时间是在一到一个半小时之间,可是她现在活过来了!”

我听到这句话嗷的一声就想要直接归西(但可惜我嗷不出声音来)——这两位大哥行行好吧,你们再不来救我我真的死给你们看了啊。

“要不我们先把这位女士扶起来,然后再商量一下对策——给苏格兰场或者是医院打电话?……夏洛克你别拿着你该死的放大镜到处看了!救人要紧!”

我要窒息了……我要变成世界上第一个当着自己男神的面被嘴里的泥巴呛死的人了……

“把她搬到我们家里去。”夏洛克收起了放大镜,沉着声音说。

“为……为什么?”约翰一头雾水。

“她之前的死因是心肌缺血,可是你看她现在像是有任何心肌缺血的症状吗——你是个医生,约翰,真相在你面前,可你就是不动脑子。”

“什么真相?”

“噢,得了吧,”夏洛克的鼻孔里哼出两口气,“总而言之,我们终于找到了新乐子。”

excuse me ……???

新乐子……我大老远的穿过来……不是女主……是新乐子……

当时我就想弹起来糊夏洛克一嘴巴泥。

【二】

我是很喜欢夏洛克没错。

可这并不代表我愿意出卖自己(穿越得到的)身体去给夏洛克做活体解剖而得到他的青睐。

……但是看他那个样子就像是要把我给解剖了。

我在221B里洗了个澡,至少花了半个小时去搓身上那些半凝固化的泥——我想常规套路里那种女主角洗完澡换身衣服就变女神的戏码我是碰不到了——因为,嗯,怎么说,我搓了半小时的泥,整个人全身红艳艳的跟猴儿屁股一样。

总之我现在的心态已经从「老子穿越成女主要睡男神辣」转变成了「不不不不男神你别来解剖我啊啊啊啊啊」。

心疼了自己三秒钟。

庆幸的是我的身子骨还算硬朗【……,全身上下除了几处擦伤之外就没什么大碍了。还有那个什么心肌缺血也并没有什么征兆——可能是穿越之后友情赠送的技能。

毕竟活得更久,睡男神的几率更大。

我胡思乱想着,拿毛巾擦了一把脸,然后准备穿着约翰的旧睡衣(因为这里实在没有东西给我穿,并且夏洛克死都不同意让我穿他的衣服。)准备出门了。

“要喝杯茶吗?”约翰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眉眼浅笑道。

“我的茶你都还没给我。”夏洛克曲着腿抱怨着。他坐在沙发上,已经换上了一件深紫色的睡衣。

“有客人。”约翰眼神示意了一下夏洛克,然后把茶塞到我手里,引着我坐在了他的小红沙发上。

“谢谢。”我看着约翰,感动得简直要哭了。

“你的眼神从出浴室以来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停留在约翰身上,当他靠近你的时候你瞳孔收缩胸口起伏,还带有全身性的皮肤发红,这表明你对约翰有点意思——”夏洛克眼神轻蔑的看着我,嘴里说个不停:“而且你并不表现慌张,像是认识约翰很久的样子——综上所述,你喜欢约翰?”

我和约翰同时愣住了。

夏洛克你语气酸溜溜的是什么意思。

我忙着解释:“不不不是,我没跟你抢……哦不,我的意思是我不喜欢他。”

老子想睡你啊你看不出来吗。

“夏洛克。”约翰叹了一口气,哭笑不得的说:“老天啊你每天都在观察什么?你有这么无聊吗?”

“真正无聊的时候我会观察你每个女朋友,然后推断她们的家族病史。这件事我已经完成百分之七十了,三大洲先生。”

“他这人就这样。”约翰干脆闭嘴不谈,继而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说,“其实没什么恶意的。”

噢,是吗,我觉得他的恶意都可以戳断我的脊梁骨了。

【三】

“你什么时候去的那片地方?”

“你指什么地方?”

“你猝死的那片地方。”

“不知道。不记得了。”我满口搪塞。总不能说我是从另一个次元咻的一下飞过来的吧。

“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吗?”约翰写笔记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望着我。

“……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什么?”约翰几乎要扶额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看了一眼夏洛克,心里咯噔一下——得,看那眼神我觉得我离解剖越来越近了。

夏洛克假笑一声,突然凑上前来,仔仔细细的把我打量了一遍。

“不是说谎。”夏洛克得出结论,“大概是脑子出了问题。”

我艸艸艸……啥玩意儿?!虽说我智商不高可你也没必要这么侮辱我吧。

“正如你所说,我是个医生。”约翰的笔在虎口处转了一圈,然后稳当当的停在了他的中指和食指间。“作为医生我觉得她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拒绝。”

“我拒绝。”

我和夏洛克异口同声。

我好不容易赖在你家你休想把我弄出去。我的内心如是咆哮着,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夏洛克——后者正以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那样子像是对我表示赞许。

——我可是愚蠢到送上门去的实验小白鼠欸。

……算了算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他睡到手。



——————

不知道该不该tbc.

评论(27)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