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请给我一个吻吧

好吧我好像又慢了一点……最近忙疯了。

不过我还是记得要更文的!!我最近受到了刺激急需小甜饼的补救!!然而没有人发糖给我!!

没!有!人!(╥ω╥`)

所以我决定自给自足了。

撒一把傻白甜糖!


↓↓↓↓↓

又名《侦探的索吻日常》


————

【一】

约翰好不容易熬到了一个周末,准备赖在床上打发时光。

可悲的是他还没睡饱八个小时,楼下就开始传来咚咚咚咚的声音——

向着耶稣发誓,这绝对又是夏洛克在捣鼓他的奇怪实验了。

约翰长叹一声,拉起羊绒被捂住脑袋准备催眠自己然后再睡个昏天黑地的时候,更可悲的事情发生了。

约翰听见了吱嘎吱嘎的踩踏楼梯的动静。上楼的人十分急切,三步并两步的样子直接跨了上来,陈旧的木地板差点没被砸出大窟窿。

然后又听见门把手被人转动开的声音。

——约翰不假思索的装起了死。

“约翰——”

噢,那个该死的低音炮又开始卖弄嗓音了。

“我知道你醒着。我需要你的帮助。”夏洛克如风一般的刮过床尾,然后站定在床边上,说着拉扯起了裹成一团的被单。

——结果那里面的人像是实在不愿搭理他的样子扯紧了身上的被子。

“你还不出来,我就睡在你旁边了。”夏洛克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像是发表了不得了的演讲。

“??!”约翰从被窝里露出两只眼睛,被窗外刺眼的阳光闪得皱起了眉头。

夏洛克身着黑西装,脸上却是一副诡计得逞的表情。

“你干嘛?”约翰问。语气里还带有浓重的鼻音和极度不情愿。

“我需要一个吻来开发我的大脑,我的好医生。”夏洛克脸上笑容更深了。

“不行。我还没有刷牙!”约翰咻的拉紧了被子,因为激动的缘故尾音甚至有些怪异的破了音,“而且哪本书上有说过亲吻可以激发智力?”

像只竖起刺来的小刺猬。

夏洛克见势,挑起了眉毛,伸手就去扯约翰的被子。

“不行,夏洛克!你不能这样为所欲为没有经过我同意就……”

然后夏洛克用实际行动打断了好医生的话——

他趁着约翰讲话时没留意的空档,迅速俯下身去拉下被子,轻轻在约翰的脸颊上覆上一吻。

“操,你这个可恶的偷袭者!”

看着升腾起来的红晕无法抑制的蔓延到了耳朵根,夏洛克无可否认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一只腿跨上了床,半跪在约翰的腰侧。

约翰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被子都忘记扯了,只有结结巴巴的问道,

“你你你想干,干什么,我是真的没刷牙!”

夏洛克轻笑出声,然后把头埋在了约翰的颈窝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沐浴露被皮肤的温度烘烤出暖洋洋的味道,睡衣的柔软面料编织出独特的触觉,像是清晨跳跃着的阳光,又像是一盘小饼干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夏洛克想着,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牺牲多于八个小时的时间用来睡觉。

当然前提是他能搂着约翰睡。

——去他妈的实验吧。


约翰气呼呼的推他,做着无谓的反抗,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

“夏洛克,我警告你,你要是还像小狗一样在我脖子上闻来闻去的话,我就打断你的一根肋骨!”



【二】


约翰捏着鼻子看了一眼眼前腐烂掉大半的尸体,转头又看见夏洛克一副丝毫不受影响的表情直接迈开步子蹲了下去,自己也只好硬着头皮靠了过去。

“死亡时间在七至八天,因为最近空气潮湿的缘故腐烂的速度加快了。”站在警戒线外的雷斯垂德探长拔高了声音说到。

夏洛克点了点头,然后戴上了白色的橡胶手套。

“你发现什么了吗?”约翰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

“受害者为男性,三十到四十岁左右,初步鉴定是拉美裔。”夏洛克翻动着尸体已经腐掉半边的脑袋,面不改色的推测到,“死亡时间要更久些,因为有人给他的尸体做过干燥处理了——为了蒙骗那一群苏格兰场的小傻瓜们。”

约翰回头望了望雷斯垂德探长,很显然后者已经清楚明白的听见了夏洛克的那段话。

看着面部表情有些抽搐的探长,约翰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转移话题。

“你如何推断出他是拉美裔的?”

夏洛克抬头望了约翰一眼,眼睛里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芒。

“约翰,用用你的小脑袋。”

又来了。

“嗯……服装?手表?别告诉我你是从他口袋里漏出来的那一截餐巾纸里看出来的。”约翰皱着眉头,胡乱猜测着。

“都不是。”夏洛克得意洋洋的扯下了手套,靠近约翰,然后俯下身去用拇指轻轻按住了约翰的下嘴唇。

他低沉的声音围绕住耳畔。

“嘴唇的形状各有不同,可是不同的种族之间唇形可大致区分开来,虽然不是太可靠的说法,但也是十分重要的证实依据。”

约翰感受到夏洛克的手指开始在他的嘴唇边缘描画出形状 , 留下一圈滚烫的痕迹,覆有薄茧的食指挑起他的下巴不让他往后退缩——

“你干嘛?”约翰瞬间觉得自己的嘴巴里失去了水分,有些干巴巴的。

“你的唇形很好看。”他如实回答。

夏洛克的语气轻飘飘的,好像是把约翰捧在了半空中,他感觉心脏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揪住,失去了该有的节拍。

“所,所以呢?”

夏洛克抽去手,迫不及待的将嘴唇印在了刚刚用指尖细细描绘的地方。

大脑嗡的一下死了机,约翰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

我们在办案,脚边还有尸体!

啊该死,这个吻的感觉太好了……旁边是不是还有雷斯垂德?……怎么办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我是不是该推开夏洛克?他他他伸舌头了!!!


然后这个吻以好医生狠咬了一口某流氓侦探的嘴唇作为结束。

夏洛克皱着眉头一脸埋怨的瞪了约翰一眼,伸出手抹去了唇边渗出来的丝丝血迹。

约翰用手指了指一边面色铁青的探长。

夏洛克一记刀眼横劈过去。

探长:……(呵呵,我装作看不懂的样子。)


【三】

夜幕降临。

夏洛克难得一次在家里度过一个完整的晚餐时光——而不是在伦敦某个不知名的黑暗角落里狂飙肾上腺素或是在医院里剖开尸体什么的。

简而言之,这真是太好了。

约翰安安静静的窝在沙发里敲着电脑,旁边有一小杯热气腾腾的茶,他抬头瞟像夏洛克的时候,正发现那位百无聊赖的大侦探蜷缩着腿靠在沙发上,双手手指相抵放在下颌,像是陷入了沉思。

约翰盯着那从裤腿底下露出来的一节苍白脚踝看了一会儿,然后伸了个懒腰,准备继续写他的博客。

“约翰。”夏洛克的思绪被扯了回来,焦躁的挠了挠脑袋。

“嗯?”约翰端起一边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我想我需要一些能令我大脑停止运转的东西。”夏洛克掩藏着语气。

约翰挑了挑眉毛,瞬间明白了所谓的「东西」是什么,当机立断道:“不行。”

“可是它一直嗡嗡嗡嗡响个不停!你知道的,我没办法让它……”

“你之前做的很好了。”约翰放下电脑,拍拍毛衣然后起身坐在了夏洛克身边,“别半途而废,好吗?”

夏洛克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极不情愿的嘀咕声,像是小猫生气。

约翰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把手心覆盖在了夏洛克的膝盖上——

然后迅速的偏过脑袋,在夏洛克的嘴角亲吻了一下。

像是一阵风拂过,带着一点湿润温暖的气息——那是约翰特有的味道。

“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些。”约翰笑了笑。

“哼……”夏洛克的眼睛亮了亮,灰绿色的瞳仁里迸发出光彩,然后又被极力抹去“好吧,的确,但我并不接受。”

约翰撇了撇嘴,站起身子绕到了夏洛克的面前,然后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

“约翰!”夏洛克泄气一般耍着赖,卷发遮住了耳朵尖。

如此傲慢,古怪又执拗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却在此时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高高的颧骨上染上一层可疑的红晕。

“顺带一提,你的嘴唇上还有蓝莓曲奇的味道。”夏洛克望了一眼约翰。

“所以说你不喜欢那个亲吻?”约翰反问。

“是的……不,不是,只是我……”

“那么这个呢?”约翰眨眨眼睛,说完后就俯下身,凑近去吻上了夏洛克的嘴唇。

夏洛克先是愣了愣,脊柱都有些不可置信的僵硬,反应过来之后立马伸出手按住了约翰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反客为主。

那是一个绵长而火辣的亲吻,在唇瓣相触的瞬间,两人都及其默契的偏过了脑袋。先是小心翼翼的试探,舌尖一点一点勾画着唇线的形状,然后在唇齿相依间变得大胆起来——缠绕住另一条舌头并与之共舞,舌苔狠狠刷过口腔上壁和牙龈内侧,像是一场风暴,一场战争,两人互不相让,在火热的津液融合间拉扯争夺着主权。

约翰尝到了肉桂和清茶的味道,还有甜甜的蓝莓曲奇。

夏洛克原本扣住约翰后脑勺的手滑到了腰侧,而约翰也为了更凑近些,一只腿跪曲在了沙发上。

然而就在约翰快要获得胜利的时候,屁股却被腾空托起,整个人直接往前一倾,张开腿直接坐在了夏洛克的身上——

“靠,你作弊!”约翰气喘吁吁的骂道,却不料被人用一句「专心接吻」给赌了回去。

原本还气焰嚣张的舌头此时已经退了回去,夏洛克抓住机会赶紧反攻,抓着某人屁股的不安分的手也把身上的人挤得更近了些,胯骨有无意识的向上顶起,让约翰整个人都软了。

约翰此时欲哭无泪,他觉得肺里的氧气已经完全不够用了,身后夏洛克的手不管是触碰到哪里都像是燃起一把火,滚烫灼热的烧至下腹某个已经支起小帐篷的、还不停被人摩擦顶弄的地方。

夏洛克好不容易离开了他的嘴唇,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痕迹,从下巴开始向下亲吻着,近乎是暴力的吮着他颤抖不已的喉结……


好吧,他实在不该认为这一吻会终止于纯洁。



Fin.





拉灯了。别打我。老福特禁黄这也不能怪我……我原本也只是想写纯洁一吻的……


就酱!福华的睡前小故事要开始更新啦!!下一个是湿身梗。


评论(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