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一个突如其来的亲吻。

又名《你就是故意来亲我的哼╭(╯^╰)╮》

由@syouhane【手机无法艾特到人】提出的梗。

第一次填不是自己脑出来的洞,想想还挺开心Σ(|||▽||| )看看看我真的填了耶【自豪脸。

之后也会开满粉点梗的(。讲真。


还有就是文风十分随意,求不嫌弃。


——————

约翰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了看身旁的夏洛克,语气里透着一股子不信任,问道:“你确定是这儿?”

“确定。”夏洛克挑起眉毛斜了约翰一眼,表示出不屑,“我绝对不会出错。”

又拍了拍约翰的肩膀,“我先去买票,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约翰点点头 ,看着黑色的瘦高身影淹没在了人群之中,在心里小小的叹了口气。

今天晚饭还没吃到一半,夏洛克就突然从房间里出来,一脸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发光——还没等夏洛克开口呢,约翰心里大呼了一声不妙,赶紧往嘴里扒了两口食物,鼓着腮帮子问是不是案子又有新进展了。

是。找到他常去的地方了。

约翰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那我们走吧。


——结果约翰就被领到了一个足球场的售票处——

罪犯可能是个球迷……?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不是吗。

他正纳闷着呢,这边夏洛克的票就已经买好了,正大跨步从人群中向他挤近。一只手拿着票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忙着剥开人群,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复杂至极。

被人群这么一挤,风度全无不说,一件贵的令人咋舌的西装也被人挤成了一团皱兮兮的布料。因为正值初夏,夏洛克.行走的衣架.福尔摩斯先生特意挑了件薄西装,可现在那件衣服看上去更像是一坨腌菜。

看起来有点好笑——可还没等约翰笑出来,手腕就已经被来的人捉住了。

“抓住我的手。”夏洛克终于挤到了约翰面前,额头上已经贴了一层薄汗,也不管整理不整理自己的衣服了。“人实在太多,我们不要走散了。”

说着抓住约翰手腕的手指又向下划了一些,紧紧的握住了约翰覆有薄茧的手心。

约翰顿了一下,感觉暗处夏洛克的手指好像是轻轻挠了一下他的手臂,痒的感觉通过神经传递到大脑皮层,让他忍不住把手往里缩了缩,又不知道为什么条件反射般的把夏洛克的手指握的更紧,脸上也莫名红了一截。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进去了?”约翰努力向夏洛克身旁挤挤。

“我们只要进去找到犯人就好了,其余的事情全权交给苏格兰场——对,交给那个探长。”

“你说的是雷斯垂德?”

“就是这个名字。”夏洛克拉着约翰的手往场地中央走,顺手把票给了验票员。

“……”


——

夏洛克在前边开路,一边走着还一边对身后的约翰说着自己的推理——

“那个人喜欢足球,今晚的决赛他一定不会错过。然而他肯定不会像其他球迷那样花过多的时间在看球的准备工作上,也就是说他没有时间把自己的脸上画上某个国家的国旗或者写某个球员的名字这种蠢事。他肯定是在球场最不显眼的地方扮演最不显眼的角色……而且他如果要从伦敦北部赶过来,肯定是会带上雨具的。那里刚有一场雨。”

“说实话,夏洛克,”约翰皱着眉头扒开身边人挤过来的肩膀,“这里这么多人,你怎么可能找得到他?难道你知道他长什么样?”

“你今天是第二次在怀疑我的能力了。”夏洛克转头撇了约翰一眼,“我在大脑里有一个犯人的基本构形。他们内心的诉求会表现在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上,当然也会表现在作案手法上——也就是说,我当时看到了尸体,就可以借助尸体上的痕迹推断犯人的心理特征。比如说我们现在找的人,个子不高而且体型偏瘦弱对于二十岁上下的女孩有病态的执念,而且长相阴柔。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我恰恰是可以把它们发掘出来并且归类整理的人……”夏洛克突然一下子停住了。

“怎么了?”约翰听夏洛克的声音穿过嘈杂的人群戛然而止,警惕的往四处望了望。

“九点钟方向,靠近最右边过道的第三排最旁边的那个人。”夏洛克压低了声音。

约翰循声望去,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兜帽外套的人正往他偌大的登山包里塞着什么东西,看上去并没有人结伴同行,也与旁边欢呼跳跃着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

当那个人抬起头来往旁边看了一眼的空档,眼尖约翰看清了他的长相——皮肤苍白,眉毛细长,眼神却不是像自身气质一样的柔弱,而是锋利逼人。他仿佛注意到了约翰的眼神,然后手上的动作停了两秒,继续低头清包去了。

“他的面部表情简直就在说着[我是凶手快来抓我]——实在是太无聊了,我还以为他能掩饰的更好点儿。”夏洛克漏掉了刚才那个人面部细微的表情变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给雷斯垂德。

“你确定是他?”约翰眨了眨眼睛。

这怎么说也有个十几米远的距离吧,人家甚至还没收拾完包呢就被指控为罪犯了。

“第三次。约翰。 ”夏洛克顿了顿,“你看他的衣服两边都是湿的,衣领也有点儿湿,不过快干了。这说明他是独自一人打伞来的,而且中间还有足够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打伞。然而一个球迷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首要的事肯定是买票然后进场,在人流拥挤的售票口买票的期间里他当然没有时间整理他的雨具,而像他那样连尸体的每一处下刀位置都把握的恰到好处的人,怎么可能会在生活上不细致——所以,他刚才花了将近五分钟来把包里的东西分开放好,这也是他和旁边那些快要叫破嗓子的人的最大的不同。”夏洛克面无表情的发完短信,一向平淡的语气里参杂了不悦,偏头说到“看你的表情是想说这些都只是推测吧?可真相就在你眼皮底下——你看他的包。如果说是看球,谁会带这么大个包来?其余人都只想着往脸上抹油彩的时候,谁还会想着带个巨大的包?而且我们之前也说过了罪犯是有严重恋物癖的……”

“好了你别说了。我相信你。”约翰挠挠脑袋,打断了兴致勃勃的夏洛克,“那我们这么快就可以走了?还是留下来看个球什么的……”刚想往后退两步,却忘记了自己的手还被夏洛克牵制着,不得已又走了回来。

“你能先放开…”约翰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旁边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到了自己身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不好。”夏洛克压低声音。

“怎,怎么了?”约翰小声询问着夏洛克,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旁边一瞬间沉寂下来的人群现在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波又一波的人朝他们挥舞着小旗子,嘴里还念着什么类似于接吻的词儿。

一头雾水的约翰往人群里看了看 ,发现那些人好像一直在盯着自己起哄,刚想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到夏洛克的答复,却等来了夏洛克热烈而奔放的亲吻。

约翰大概打死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被夏洛克亲了——而且还是在这种人山人海的地方,对着他的嘴唇直接啃的那种。

唇瓣相触的瞬间,约翰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就像是系统重置一样啥都没有了,光溜溜的只剩下嘴唇上温热的感受。

他的心脏被揪紧了,一下子突然遗失掉了自己的呼吸——拥挤的人群和粘稠的空气全都被屏蔽,剩下的似乎就只有眼前的人和从头顶上方撒下来漫天的光。

夏洛克似乎还不知足与浅尝辄止,手臂一收将约翰整个人拥在怀里,舌尖一点一点撬开他已经僵硬的牙关,带着独特的黑咖啡味道,从唇齿到舌尖,揉进每一缕因为紧张抑或者是激动而微微颤抖的呼吸里。

约翰从味蕾上品尝到夏洛克,感觉就像是温润的甘酿在口腔里游荡,又像是旅人在沙漠里触到一汪清水那样——莫名的感激和从灵魂里迸发出的渴望促使他陷得更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两分钟三分钟,也许是更长,夏洛克终于把约翰放开了。

约翰涨红着脸长舒了一口气,刚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他的余光瞥到不远处的大银幕上,刚好看见自己红红的脸和一副手足无措的姿势,还有旁边舔着嘴唇似乎还在回味着的夏洛克——

原来是这样。

约翰心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丝失落。

这时耳旁那似乎沸腾起来的喧闹声才穿进他的耳朵,知道了真相的约翰更加不知道摆个什么表情来面对旁边叫好的人群,只能上前一步拉住他好室友的衣袖,赶紧走出了镜头之外。

“你怎么不事先跟我讲一声?”约翰边走边问道。

“根本来不及解释,而且,刚才那个人好像有所察觉,我为了摆脱他的怀疑才……嗯,而且正好照到我们了。”夏洛克任由约翰拉着袖子走出了大门,眼神里甚至有些洋洋得意。

“噢?说的还挺有道理?”约翰扬起语气,愤愤的白了他一眼。

“……那你觉得刚才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当然是巴不得再也不要在公共场合露面了。”

“不,我是说那个吻。”夏洛克反手一把拉住约翰,迫使他靠近自己,“我觉得还不错,你呢?”

约翰回头,看见夏洛克的眼角居然是向下弯着的,眼尾有细小的笑纹,眼睛里的光彩透亮得让人心惊。

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怔住,嘴唇上留有的气息开始微微发烫。

想了想刚才那个荒诞而突然的吻,约翰毫无保留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仿佛为之疯狂鼓动起来——

“好吧,那的确很好,简直是……棒呆了。”约翰努努嘴,像是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这个。无论如何。现在我要回家了,赫德森太太还邀请了我回去尝试她新烤制的小松饼呢。”

“为什么没有邀请我?”

约翰笑出了声,覆有薄茧的手指头从夏洛克的指缝间穿了过去,紧紧握住他的——

“那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回去和我一起吃好不好?”


Fin.


【傻白甜越写越顺手。中间的推理是我瞎扯的。】

【说好要复习期末考的lo主爬回来更个文,然后又遁走了。】

【我决定满二百五十粉的时候开点梗……我保证。】


评论(1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