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关于福华的十个小故事(五)

一个关于泡妞的故事。

——————

约翰想不通夏洛克为什么执意要把他约出来吃饭——这种诧异和前几个星期家里的冰箱突然塞满了人体器官一样来的突然。

更难以令人置信的是这家餐厅的格调简直从内到外都散发出浓郁的的女人味儿,从它玫瑰色的妖冶招牌开始,大厅里横着的黑色架子鼓参杂了些许狂放的味道。然而那暧昧的暖橘色灯光和暗红色的绒毛地毯,透明的高脚杯和隐约透出人形的磨砂玻璃,大理石材质的冰凉桌面和令人放松的长沙发靠枕,无一不在暗示着人们它是如何的低调奢靡,放纵却高雅。

看着神态自若的夏洛克,约翰有些迟疑的用手指点了点桌面。

“你当时告诉我只是来单纯吃个饭?”尾音不信任的上扬。

“噢,我以为这很明显了。”

夏洛克挑起一边眉毛,清了清嗓子。

“并不很明显,骄傲的侦探先生。”约翰把自己窝进了身后软软的沙发垫里,“你口中的[吃饭]往往是在路旁随便找个小店然后随便点杯喝的,两分钟就完事儿的那种。”

“你知道进食固体食物会影响我的思考效率,我的好医生。”

夏洛克把玩着手中的黑莓机,报复性的将后一句话的发音发的异常标准。

“不过你总算猜对了。我没有闲工夫来这种餐厅浪费时间和精力,我需要你教我一件事。”夏洛克把手机放进口袋,十指交叠抵在下颌,随意而懒散。

“什么事?”约翰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看见暖橘色的光披在夏洛克整洁的黑色西装上,巧妙得丝毫没有违和感。

“如何取悦一个女人?比如说,如何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聊天?”夏洛克的语气自然的是像在问约翰想吃什么一样,“或者是用你们常用的词汇,如何和一个女人搭讪?”

“你在开玩笑?”

“我从不做开玩笑那种无聊的事。”

约翰觉得自己放松在沙发垫里的脊椎突然绷直了,就像是被那句话狠狠扎了一下,“你要我教你怎么泡妞?!”

“如果你非要说的那么直白的话,我想是的。”

约翰被夏洛克那平淡无奇的声线吓了一跳,赶紧喝口水来掩饰自己过激的动作。

“可是……”

“约翰.三大洲.华生先生。你是不二人选。”夏洛克的声音突然压低,像是对这个称呼表示嘲弄,又像是十分不屑,

“你可是号称睡遍三……”

“请你注意场合,混蛋!”

话语被约翰凌厉的眼神打断,他抬眼看了看周围寂静的人群,做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所以你到底帮不帮我?”夏洛克看着气鼓鼓的约翰,垂下眼遮住笑意,声音在不经意间变得柔和。

“看情况吧”约翰有些烦的摸了摸额头,又问到,“你带我来这家娘里娘气的餐厅就是为了这个?”

“是。”

“……”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你不行我就要去找安德森请教了,他也是老手。”夏洛克式的欲擒故纵从来不会失效。

果然——

“你才不会去找他。而且,你找他也没用。”约翰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夏洛克,又喝了一口水。

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这句话我就把它当做是你同意了。”

“我没……”约翰瞪了夏洛克一眼,却看见后者得意忘形的神色都快要飞出玻璃门之外了,翡翠色的眼珠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深邃却不冰冷,就好像之前在眼底生出的尖刺都被软化在一汪碧绿色的海洋里,再往里看,又好像是一整片无机质的、虚无的灰,与表面灿烂的颜色重叠在了一起。

他顿了顿,还是没有忍心把那句即将脱口的话说出来——他讨厌自己这样,只要是夏洛克提出要求,他就永远没办法拒绝——但他又不得不接受,因为这就好像是刻在骨头上流淌在血液里的东西,与他的军人灵魂一同放置在最高处。

他无法拒绝夏洛克,无论是多荒诞无理的请求。

“好吧……我只演示一遍,你得看仔细了,聪明人。”约翰不满意的哼哼道。

夏洛克斜睨了约翰一眼,“现在吗?你可真不愧对自己的中间名。”

“闭上你的嘴,夏洛克。你要记住这是你[请求]我来帮忙的,不用在旁边多唧唧歪歪。”约翰解开了衬衫最上头的一颗纽扣,说:“帮我看看附近有什么单身女性,我可不想一搭讪就被认成调戏有夫之妇的猥琐佬。”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件容易事儿。”

接着夏洛克什么都没说,眼神意会了一下约翰的身后。

后面有个女人走过来了。

“27岁上下,报社从事编辑工作,性格开放,无不良嗜好,单身。”夏洛克推断。

约翰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余光观察到一个人影从身边划过,等到那个人走过了两步远,就礼貌的开口询问到——

“请问……”约翰拔高了音量,等她转身。

“您是在叫我吗?”女人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会儿。

“是的。我对刚才唐突的问候表示抱歉……不过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吗?”约翰舔舔嘴唇。

这样的方式……好吧,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女人盯着有些[腼腆]的约翰看了好一会儿,又看了看另一边散发出奇特气场的卷发男人,饶有兴趣的弯起了嘴唇。

“虽然我并不介意与你们共进晚餐,”女人把一缕头发撩到耳后,精致的眉毛向上挑起,一双眼睛在约翰和夏洛克之间细细打量了几遍,“难道你们……是一对儿?”

看来夏洛克口中推断的“性格开放”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不是,你误会了。”约翰哭笑不得,连忙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面的人,没想到夏洛克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居然还带了点笑意。

面对着对方犀利的眼神,约翰突然忘记了自己是搭讪方,差点没后悔的把自己舌头咬断。

“我们并不是一对儿……他只是和我一起来吃饭的朋友。”他看看夏洛克,心里小声叹了口气。

“好吧。很抱歉。”她细细的鞋跟在地板上敲打了两下,随后坐在了约翰的身边。

约翰不动声色的将手肘支在了桌面上,“我是约翰.华生。坐在你对面的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珍妮弗。”

“美丽的珍妮弗小姐,为了表示感谢,这一餐饭就由我请客吧。据我所知这家店的牛排做的非常不错,鹅肝酱也是一绝。”

“哦,是吗?这难道不是你第一次来这家餐厅吗?”夏洛克在一旁淡淡开口,菜单翻的哗啦啦响。

约翰立即一记刀眼横劈过去,夏洛克撇撇嘴,自觉噤声。

“你的朋友很有趣。”珍妮弗笑开来,眼角有些妩媚的上挑。夏洛克抬起眼挤出一丝假笑,然后又开始闷着头翻他的菜单。

——

愉快而短暂的晚餐过后,珍妮弗给约翰留下了联系方式,临走前还不忘在约翰的脸颊上印下纯洁的一吻——

好吧,约翰自己是这么想的。

“看到没,夏洛克。这实在太简单了。”约翰酒足饭饱后不免有些飘飘然,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看着对面的人在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心里头还是有些担心——夏洛克该不会真是个社交障碍吧?

等到他们出了餐厅,夜色已经笼罩起来了,街道上穿行的风让人忍不住拉紧了衣裳。

“你们聊的很愉快。”夏洛克扭头盯着约翰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这让约翰心里有些发毛。那双眼睛就像是参了冰块儿的葡萄酒,摇晃着流出慎人的光彩。

“对,是的。的确愉快。”约翰有些莫名尴尬的舔舔嘴唇。

“正常人都像你们这样喜欢这样彼此交换亲吻吗?”

约翰不自觉想起了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觉得有些好笑,“那只是一个礼貌性的动作,你为什么会那么在意?”

“亲吻……只是表示礼貌吗?”夏洛克的声音飘在风里,听得不是很清晰。

“是……噢,不对,那需要看场合。有些场合的亲吻是表示对对方的喜爱,有些恋人亲吻则是火辣又煽情的,有时候还暗示着某种性行为……”约翰皱皱眉头,“好吧,这个你不懂。”

“我不懂?”夏洛克质疑。

“你不懂的事情多……”约翰还没有讲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吻打断了——

那是属于夏洛克的亲吻。

嘴唇相触碰的时间太短暂了,约翰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就都回归于常,但是这一瞬间却被大脑和神经元刻意拉的很久——

路灯下夏洛克的苍白皮肤莹润得接近透明;他停下的脚步仿佛带起了一阵风。然后他轻轻俯身,锋利的五官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印在了眼底,密密匝匝的眼睫颤抖了两下,遮住流光溢彩的灰绿色虹膜,呼吸间产生的细小气流喷过约翰脸颊上的肌肤引起一阵若有若无的瘙痒,接下来,夏洛克的嘴唇就在他的下嘴唇上轻轻的停留了一会儿,就好像是一阵温软的风吹过。

夏洛克身上褪不去的福尔马林味儿混合着须后水淡淡的气息,甚至还有些清咖啡的苦味儿,都被约翰欢腾叫嚣着的每一个细胞贪婪吸收 。

约翰感受耳边细小的风带走他突然躁动起来的脉搏——

他努力抑制住声线的颤抖,问道“你……你干什么?”

“礼貌性的亲吻。来证明我懂得你的意思。”夏洛克的眼神飘到了远处昏暗的招牌上,不敢直视约翰的眼睛。

他才不会承认刚才是他故意的。

“天呐,夏洛克。”约翰嘟囔了一声,“你该不会不知道亲吻嘴唇是只在恋人当中发生的吧?”

“约翰 ,你可笑的小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你并不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他顿了顿,转过身面对着约翰,眉毛好笑的皱成了八字形。

约翰表示不解。

然后他再一次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用力的将嘴唇覆盖在了约翰因为诧异而有些微微张开的嘴巴上。

夏洛克用一只手环住了约翰的腰将他向自己贴近,一只手温柔而缓慢的插进他的沙金色短发里轻轻拉扯,强迫约翰张开嘴被自己吻的更深。

夏洛克并不会接吻,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学习,也不代表他在接吻方面没有任何天赋——

事实证明,夏洛克学接吻比任何一个人来的更有天赋。

他在紧密贴合住约翰嘴唇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有种等待已久的饥饿感在灼烧着他自己的胃部,血液却因为得到体温上的满足而快速的流淌在每一寸肌肤之下 ,他伸出舌头狠狠略过约翰的牙龈和舌根,而现在交换一个火辣辣的法式深吻就纯属于天性使然了——好像就应该这么做,纠缠住他的舌尖,然后掠夺两人之间仅存的氧气,看他像只缺氧的鱼一样干渴又无助的揪住他的衣领——

夏洛克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那么讨厌那个女人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坐在约翰旁边和约翰攀谈了几句还附赠了一个亲吻。

他讨厌那个女人,那个亲吻,讨厌约翰该死的对她微笑——

或者干脆说是他讨厌所有人对于约翰做各种亲密的举动,除了他本人。

夏洛克在约翰缺氧而死的前一秒放开了他,还没等约翰缓过神儿,夏洛克的声音就开始在旁边炸开了。

“把她的联系方式删掉,再也不准和她有任何交集。”夏洛克调整了一下呼吸,“我错了。我不该来这种地方跟你请教有关于搭讪的问题,这真是太愚蠢了。”

“夏洛克……”

“约翰,你难道还不明白?我讨厌那个女人,我不喜欢你看着她笑,也不喜欢那个被你称之为是礼貌性的亲吻——那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并没有礼貌不礼貌之分!我看的出那个女的对你有意思,当我一看出来她的眼神,就特别想把你拉走。我后悔了!我再也不想调查有关搭讪或者是聊天这些无聊的问题的,我要的是你一直在我旁边,而且没有别人。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总之和你一切有亲密活动的人我都觉得很恶心,很想把他们赶走。我觉得我要失去控制了——当你对那个人微笑的时候,不,是对任何一个不相关的人微笑的时候,我都会很想让他滚开。

……你刚才说恋人之间才会进行亲吻嘴唇的行为,那么既然刚才我们已经进行了这种行为,那是否……我们的关系就更进一步了?”

夏洛克原本的振振有词越到后头声音反而越小了,脸上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怎么,染上了一层可疑的薄红。

“你这个混蛋。”约翰从刚刚的震惊里回过神来,“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

“我想我解释不能再清楚了。约翰。”

“我可以把刚才那一大段话视为表白吗?来自一个叫夏洛克的侦探的表白。”约翰的手不知道要放到哪里去,索性拉住了夏洛克的胳膊。

“我并不觉得那是表白,那只是……个人情感的表达而已。你不能就这样把它看作是我希望与你建立某种恋人关系的说辞,这是片面的。”

“那你说说看,那一大段话到底在表达些什么——噢,还有那个该死的吻?”约翰望着一向尖牙利嘴能说会道的夏洛克。

“……”然而这一回夏洛克却卡了壳。

“呵,你说那是个人情感的表达?”约翰退后一步,嘴里重复了几遍。开口说,“就为了你这句愚蠢的表达,我等了多久。你当时说你和工作结婚了,彻底断了我的念头 ,然后你还接二连三的带着我去办一些奇奇怪怪的案子,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哦还有,就是这种奇奇怪怪的调查。你让我示范一遍如何泡妞我就要示范,你让我跑遍整个伦敦我也会撒开腿立马行动,别人问我俩是不是一对的时候我还要装着笑脸说不是!我以为你真的只是机器!你那一句not my area简直要成为我的座右铭了!

你知道我有多想拒绝你呢——

可是你说的对,我永远不能。”约翰抬头把夏洛克慌乱的目光接住然后紧紧抓牢,

“你赢了。我永远不能拒绝你。就算你的要求多荒谬,我都不能。”

“约翰……”夏洛克体会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慌张,就好像是突然得到了一大把糖果的孩子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约翰笑了笑,上前一步,双手环住夏洛克的腰,柔软的发丝擦过夏洛克的颧骨——

“你还害我白白请别人吃了一餐饭。

——但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情商为十二岁的侦探拜托你下次早点把话说清楚好不好。”

他感受到夏洛克尖锐的倒吸了一口气,然后慌慌张张的把自己圈在了怀里。

“对不起,约翰。我想我的确是在表达对于你的喜爱……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具体的描述这种情感。”夏洛克把约翰抱的更紧,“大概就是这种希望把你藏起来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感觉。”

“这想法真是太蠢了,及其幼稚。而且——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大街上抱着?不能回家吗?”

夏洛克松开约翰,语气一下子变得煞有其事,

“那你先把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当着我的面删掉。”

“……”

吃醋的夏洛克脑子都转不利索了。




Fin.

(写着写着写着就没灵感了是怎么回事。)

lo主没更文接近三个星期。旁友们你们还记得窝吗!!伸出你们的双手跟窝嗨起来:-P(不。
然后lo主为了该死的期末考可能最近要遁走。
七月十号重出江湖:-P 爱我你就抱抱我:-P

评论(13)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