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一个童话向的脑洞

童话故事——

《夏洛克才不是小公举》

这发完结。食用愉快。


——

夏洛克老喜欢隔三差五往森林里跑。

原因很简单。小孩儿都喜欢新鲜奇怪的事物,而成年人却不一样——他们喜欢待在一样的地方见一样的人。比如老国王,夏洛克实在弄不懂他是怎么一直对着邻国国王那副老脸而不心生厌烦的。

他现在知道了有只树妖就住在家旁边,名字还叫约翰——这足以让夏洛克调动所有好奇。

他加快了脚步,穿过城墙和红砖房,熟练的走上那条小路。

他来到一棵树边,轻轻敲了敲树干,树冠抖了抖,惊起一群飞鸟四散开来。

突然从树后面绕出来个人,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做了个鬼脸。

“呀又是你?卷毛小王子?”他伸手捏了捏夏洛克的脸“怎么?想我了啊?”

夏洛克一脸严肃的打掉脸上的手,小脸一抬,眸子里的颜色淬的是树冠上最浓郁的那抹绿。

“为什么我国的史书对于树妖从未有过记载?”

“因为之前从没人看到过我呗。”

“那为什么只有你是树妖?”他的眉毛折成一个令人忍不住发笑的角度。

“那就要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啦。你要听?”约翰拍了拍屁股坐在树下,背部靠着树干,金色的头发在有些昏暗的森林里显得很是耀眼。

夏洛克点点头。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发的芽,抽的枝,总之,好像在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长成了很大的一棵树。

那个时候你们的城堡才建成,我亲眼看着城堡最高处的宝石被镶嵌上去——然后他们伐去这片森林里绝大部分的树木用来构建房屋,只留了这里的一小块生长。

这里是国王的所属地,很少有人经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些飞禽走兽匆匆穿过林子然后离开,从来没有动物会驻足。

有时候我也会想,为什么偏偏是我成了妖?为什么偏偏是我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困在这片树林里不得脱身?人类有脚,可以自由行走;人类有手,更可以创造代步工具。

——而我却要永远困在这片狭窄的林子里,永远看不到尽头。我不知道何时会死去,也不知道这样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我曾经求助于飞鸟,我问它们我能不能跟着它们一起远走,它们笑着说,一棵树没有脚怎么可能会去到别的地方?

后来我终于可以脱离出树干,到达地面上,我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束缚……”树妖站了起来,眼睛里已然没有了笑意,他向前跨了一步,握住夏洛克的肩膀把他向后推了一把


——“你知道吗,我的世界,也就只有这么大。”

他伸出手,指尖仿佛是要触碰到夏洛克的鼻尖,却又在半空中戛然而止,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墙拦截住了。

“这是我全部的生活。”他笑了一下,蔚蓝色的眼珠里波光粼粼,像是马上就要滴出水来。

夏洛克怔住了,不知道如何作答。


“不过也还不错,过久了自然会习惯。而且我也交到一个卷毛小王子的朋友呀。”语气有些释然。

夏洛克从来没有说过他是谁的「朋友」,他觉得「朋友」这种东西太可有可无了,也毫无用处。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他有一大把一大把的侍卫可以用,还有一个万能的哥哥和一个国王爸爸也可以用。

他不需要那些点头哈腰的人们做朋友。

但是这次,夏洛克不知怎么的突然向前冲了一步抱住了约翰的腰,小小的个子差点把约翰撞得翻了过去——

“好,我做你的朋友。”夏洛克窝在约翰的怀里,约翰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木香特别好闻。

“听你这语气怎么这么勉为其难?!”约翰伸手回抱住身上挂着的小孩儿,哭笑不得。


然后,两个人都因为交到了第一个朋友而开心不已着。


————

老国王特别欣慰自己的小儿子终于不每天倒腾一些研究了,也不老是去别人家捉鸡了——只是每天的下午必定要消失一段时间,晚饭前又面带笑容的出现。

老国王纳闷也是纳闷,但是夏洛克又实在没有捅出什么大娄子来,也只好当做没看见了。


其实每天下午的那段时间就是夏洛克每天最开心的时候。

他会一路小跑到南边的森林里,会有一只树妖正笑眯眯的坐在树下等他来。夏洛克会把所有好玩的东西讲给树妖听,包括学校老师究竟有多愚蠢,自家哥哥有多讨厌,以及城堡隔壁的一家裁缝店里小姑娘到底对他有多死心塌地等等等。每一件事不扯上个把钟头不罢休。

约翰总是会捋捋他的卷发,笑的一脸无奈的说,

“好吧好吧你最有魅力了,能消停会儿不?渴不渴啊?”

夏洛克扑棱着自己的卷发,一记刀眼横扫过去“我还没有说完!”

“行行行你讲,我听着……”


有时候约翰也会兴致勃勃的抱起夏洛克,然后飞到高高的树枝上面去坐着,下巴磕在怀里小孩儿的卷毛上,双手环住夏洛克以防这个金贵的小王子啪几一下摔下去。

傲娇小王子原本正喋喋不休,突然被人抱着上升了十几米的高度,吓得差点叫出来。

“诶你继续讲啊,那个小姑娘冲你笑然后呢??”

“……”夏洛克紧紧抓住约翰的手臂,再也不吭声了。

这时候落日的余晖恰巧洒了过来,约翰几个轻巧的翻身,直接上到了树顶——当然,怀里还抱着个人。

暖橘色的光从那边慢慢悠悠照过来,从树冠处恰好可以看到城堡以及周边的房子被笼罩在一层薄被里,好像所有东西都被钝化了,不复之前的尖利。

那边的房子已经有袅袅炊烟盘绕而出,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静谧美好。

夏洛克听到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这就是……你的国家。”他说。


这一切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

两个月后的一场大火烧的毫无根据。

那时候夏洛克才跟随着哥哥等一行人从邻国回来,到达城堡时南城外的森林已经烧的只剩下灰烬,连城堡南边的围墙和一些房屋也都全部毁掉了,漂亮辉煌的城堡缺了一个角,显得十分滑稽。

城墙没有了,红砖房被烧的只剩下断壁残垣。

夏洛克目睹完这一切,眼泪已经丝毫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他哥麦考夫在一旁十分纳闷,虽然烧光了森林,可是也只有很小一片地方啊,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麦考夫刚想问个究竟,却发现弟弟已经向那片灰烬里跑了过去——

他瘦小的身影穿过城墙,就像是路过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地方。

夏洛克脚下的土地已经不再湿润,它们被大火烧得黝黑坚硬,再也不是之前被落叶铺满后软软的样子。

他一路跑一路哭着,眼睛里的泪水完全止不住的向外流,滴在干枯龟裂的土地上被灰尘淹没。

他围着这条路走了好几趟,却始终没有停下——

他找不到他了。

他找不到约翰了。

他找不到他的树妖了。

他会在哪里?

我是不是真的……失去他了?


视线所及的只有一片灰烬,和树木被烤焦后的残骸。

那个轻佻的语调,那个温和的眼神,和身上自然而然的木香,全部都跟着一把大火消失了吗?

小小的夏洛克蹲在地上,身上全都是黑乎乎的痕迹。他把脑袋深深的垂下去,卷发再也不像之前神气的向上翘起。

突然,有一粒种子咕噜咕噜滚到他面前来,表皮已经烧的焦黑开裂,但里面青黄的子叶表明可能它还活着。

夏洛克赶紧像捡了宝贝一样把它揣在兜里,起身飞奔回自己的房间。


那一粒种子被细心栽进夏洛克房间的前坪里,在他卧室窗户的正对面。

一个月,两个月。它还是没有发芽。

夏洛克每天坐在窗户旁边,对着那粒种子讲话。

一年,两年。它像是死了一样。

但是夏洛克从来没有间断过浇水和除草,仿佛照料它是一种习惯。

四年,五年。它还是没有发芽。

已经像个小大人的夏洛克,却每天下午曲着腿坐在前坪的草地上,自言自语着一些关于自己的事儿。

夏洛克已经在时光的磨砺中穿上了最坚硬的胄甲,却还是把最柔软的地方暴露给一个完全不存在了的人看。

时间慢慢溜走,夏洛克不知不觉已经长到了十六岁。

那天清晨,他下意识的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屋子,却发现窗外参天的大树挡住了所有阳光——

他愣了愣,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随即光着脚跑出了卧室的门——

那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靠着树,侧脸安静而美好。


「一颗树没有脚,怎么可能去别的地方?」

「我也交到一个卷毛小王子的朋友呀。」

「我的世界,就只有这么大。」

「这就是……你的国家。」


“约翰……”夏洛克跌跌撞撞的跑出门。

那个少年也还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回过头来笑眯眯的问道

“你怎么这么多年话唠这毛病都没改呢?听的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说完还开玩笑似的那手指掏了掏耳朵“不过我终于发出芽了,听你讲话的时候也能叫你闭嘴……等等你干什么!”

还穿着睡衣光着脚的十六岁少年夏洛克,把树妖一把揽进了怀里,然后死命抱住不撒手。

“诶我不会跑的……你松手我有点喘不上气儿……你个小屁孩儿咋长这么高啊!!!”



Fin.


果然还是不适合童话故事的我……

嗯你们随意。


评论(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