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一个童话向的脑洞

今早上我突然心血来潮说要先定cp然后等高考的语文作文题出来之后撸个小短篇。

结果让我写棵树……

我……决定写个童话故事。

真的没听错,福华向的,童话故事。

剧情如同名字一样天雷滚滚(ಥ_ಥ)你们误手滑,误手贱。雷翻的一概不负责。

《夏洛克才不是小公举》

——————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有一片广袤丰盈的土地。

那里有森林和草地,有牧场和农田,有辛苦的农民伯伯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那个国度,所有的人都其乐融融,生活充实而美满。

他们的国王住在城市中央那座最大的城堡里,城堡的最高处镶嵌着一颗宝石——传说那是很多年前的福尔摩斯一世国王在与邻国的战争中最为巨大的收获。当他的子民抬头仰望那颗熠熠生辉的宝石的时候,都会为自己国家有这么好的一位国王而赞叹不已。

从那位建起城堡的福尔摩斯一世国王开始,他们的国家再也没有遭受过战争的侵害,王权平稳的传承到了现如今的第十六世——这位国王深知民心的重要性。在他掌权的二十多年里,颁布的许多法律都和百姓息息相关,又因为这地方离海远得很,还不夹在俩地球板块之间,所以「天灾」也是少之又少的。

人民和睦,国王自然开心,他最头疼的其实并不是人民,而是自家的小儿子。

他家就两个儿子,小儿子还三天两头扯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比如说什么抓别人家的鸡来研究家禽与野禽的区别啦,什么一天到晚守在池塘边儿上被毒蚊子咬了一身包还咬牙坚持说是要观察青蛙啦,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他还大半夜溜到哥哥的房间里放一屋子的萤火虫,他哥内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整间屋子哗啦哗啦的飞着「屁股上点盏灯」的小虫,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

——夏洛克!你在我的房间里干什么!

——如你所见,研究萤火虫。

——为什么不把它们放你房间里去!?

——你房间的光线比较暗。适合研究萤火虫尾部的发光情况是否与存活时间有关。

他哥竟无言以对,只能咬牙切齿的拎着裤子出去上厕所了。

————

话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提混世小魔王夏洛克福尔摩斯——也就是前文中提到过的「在他哥房间里放萤火虫」的那个臭小子——仗着自己智商高和爸爸是国王而横霸一方。

话说别人家的小王子都是安安静静温柔的像是小鹿,有时或许逮着一两个机会还能在森林里遇见睡美人成就一段佳话啥的。

我们家的小王子是,好好家庭聚个餐差点没把手里的叉子塞进旁边侍卫的鼻孔里——

同是王子,国王还就不明白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最恐怖的还不仅如此,正可谓越闹腾的小孩越是生的一副好面皮,这句话用在夏洛克身上简直再贴切不过了。

干了什么坏事儿之后立马换脸,大眼睛眨巴眨巴,水雾生成的速度快的无法想象——你想想,一个小孩儿,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拽住你的衣摆,黑色柔软的卷毛被吓得一抖一抖的,仿佛那长而翘的睫毛再多扇动一下晶莹的泪珠就要从他碧绿的眼瞳中滑落,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的字眼——你能坐怀不乱!?你能忍下心揪住他的耳朵!?你能不把你家的鸡乖乖捧到他手里!?

不能!!

养鸡的大妈蹲下来抱住瓷器般好看的娃娃,心疼的说哎哟以后要鸡还来找阿姨哈,阿姨免费供应。

上一秒还在扁嘴的夏洛克此时已经把刚才的表情尽数收起,奶声奶气的说完谢谢阿姨之后雄赳赳气昂昂抱着鸡就走回家了。

再说那次被毒蚊子咬得一身包的事儿,那天真是快把整个城堡翻遍了才找到隐蔽在池塘边上的夏洛克,而后者全然不绝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严重,只是一心一意的研究着那片端坐在荷叶上老大一只的青蛙。

侍女连忙把夏洛克从草丛里抱出来,看见那娇嫩的肌肤上已经遍布了红痕,急匆匆的直接送到医生那里,老国王闻讯赶来一看见儿子那个心疼啊,两餐饭没吃的事全抛在脑后了。

不曾想夏洛克一把抓住侍女的手,深情款款的对她说——

“请务必……把那只青蛙抓……抓到我房间去……”

侍女一脸惶恐的看了一眼国王。

老国王拍案而起,就算是把池塘抽干也要给我把那只青蛙抓来!

夏洛克欣慰的点了点头。

当然,邻国小公主暗送秋波的事也发生了不少,一般都是在巨大的宴会上两国国王亲切交流些类似这块地归你那块地归我的友好谈话中发生。

莫约是和夏洛克一般年纪的公主穿着公主标配蓬蓬裙坐在夏洛克旁边,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指眼神一边不断往夏洛克那边瞟。

我瞟,我瞟,我再瞟。

夏洛克淡淡道“好看吗?”

公主:“我……我没……”小脸红透了,娇滴滴的让人连话都不忍心大声说。

夏洛克内心想着你当我瞎啊你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好伐。

表面上也还是和和气气大大方方的对隔壁小公主展开笑颜,公主开心的那个百花齐放百鸟齐鸣恨不得立马叫自家爹地把这个好生俊俏的小王(yao)子(jing)绑回家里去。

夏洛克礼貌的把手里的刀叉放到一边,然后跳下了椅子,把身后正与侍卫交谈的哥哥麦考夫粗鲁的拽了过来。

“帮我摆平她!”夏洛克小声求救。

“噢?为什么?”麦考夫愤愤然想到前几天差点被自家弟弟抓来的萤火虫吓死,语气十分生硬。

“哥……”夏洛克扁了扁嘴巴,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麦考夫自诩抵抗力强得突破天际。

“哥哥哥哥哥哥哥……”夏洛克咬了咬嘴唇,左边一个哥哥,右边一个哥哥的喊着,语调居然还不带重样儿的,全然一副受伤的小兽形象。

诶哟当时麦考夫那个小心脏快要滴血了,啥萤火虫啥研究一股隆冬全抛之脑后——我家弟弟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干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就算干了你又能把他咋地!!!?

当时的麦考夫内心是满怀着热血和弟弟的爱,直接跨到了弟弟跟前儿,一副天塌了老子给你顶着的表情上了战场,啊呸,是坐上了椅子。

公主更加心花怒放了,这简直就是一次天上掉小帅哥的宴会啊!!!激动的小手都发抖,颤颤巍巍的抓住了麦考夫的衣角——

夏洛克见麦考夫笑容快绷不住了,脚底抹油般跐溜一下赶紧跑出了门。

结果——

还是被国王抓来陪同公主去愉快玩耍,说白了就是让几个人促进促进感情发展还美名其曰为饭后散步。

夏洛克对此嗤之以鼻,可是又找不到什么好借口搪塞,只好摆着一副苦瓜脸走在最后头一声不吭。

突然,前边走着的麦考夫和小公主拐了个弯儿消失在城堡的拐角处,夏洛克逮着机会刻不容缓的就往另一条路上跑,跑着跑着……就……就迷路了……

别笑话他住了这么久的城堡连路都不会走,那是因为夏洛克一般会走到的地方很少,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把这么大一个城堡的岔路口全记在脑子里,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然而现在小夏洛克才意识到,那还真不是浪费时间的事儿 。

他走呀走呀,穿过了城墙又走过了红砖房,脚下的土变得黏而湿润,周围也高大的乔木也逐渐变多,更加衬得这儿阴森诡异。夏洛克猜测大概是走到了城堡最南端的森林。

他本来想就此止步,然后回头跑,说不定还能碰上麦考夫他们,但他的好奇心使他不断向森林的深处走去。他不知道森林里有什么,小路的尽头通往何方——

这也没有关系,他只是很好奇。

他走累了就把身上的外套脱了,系在腰间,然后随意找了棵树在它的树根处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没一会儿,突然感受到背后的树干在发抖——对,的确在发抖——然后吓得赶忙起身,疑惑不解的望向背后的树。

然后夏洛克听到有人讲话,声音隐隐约约是从树叶中穿透过来的——

“嘿,你站在那干嘛?”

“你是谁?”夏洛克丝毫没有胆怯。

“我是树妖。”清脆的声音里含了笑意,却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声。

“树妖是什么?”

“树妖就是——”他故意拉长了声调,仿佛一阵风拂过,他就定定站在夏洛克眼前了,“是树里长出来的妖怪。”

那个人半浮在空气中,眼睛笑的弯弯的也掩饰不住眸子里绚丽的蓝色,他的脸极其靠近夏洛克的,几乎是贴上去了。

夏洛克望着他,鼻子里哼出一口气,

“我不相信。”

树妖先生的自信心遭受了严重打击——自己一个堂堂正正的树妖,好不容易告诉别人别人还一扭头说不信!?

他悬浮着的脚终于落在了地上,双手抱胸鄙夷的靠在树上,眼睛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不满十岁的小屁孩儿,然后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小屁孩儿的脑门,问道,“你凭什么说不信?”

“……”夏洛克捂着脑门不吭声。

“你是城堡里的人?”树妖换了个问法。

谨慎的点了点头。

“难道是个小公主什么的……?”树妖歪了歪脑袋,暗自揣摩道。

“你说什么?!”夏洛克气的卷毛儿都直了。

“不是公主养的这么细皮嫩肉干啥!”树妖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是个,男的!”夏洛克咬牙切齿。

“诶你是个男孩子?!等等……那你穿个裙子干什么!?”

夏洛克默默把外套从腰间解开。

“……”一向以见多识广著称的树妖先生无言相对,只能嘿嘿两声顺了顺暴走小王子的毛,然后蹲下来赔礼道歉。

诶诶诶你能别拿你那像是要把我活体解剖的眼神瞅我好吗!?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树妖而已啊王子殿下!!谁要你这小胳膊小腿儿长得这么白净啊!!你你你还烫头发呢……

夏洛克:烫个屁!我这是天然卷!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树妖夹起一缕小卷毛,左看看右看看,弱弱道:

“还真心看不怎么出……”

TBC(?)

我错了我不该天真的以为这是个短篇……图样图森破嗷嗷嗷。

卧槽我的坑是不是又多了一个!?

你们要是能接受这篇天雷滚滚ooc的话……就在评论里吱一声儿……因为我觉得这个坑要弃…有人看的话还能给我点儿力量(ಥ_ಥ)

没人的话……藏在风里算了_(:_」∠)_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