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关于福华的十个睡前小故事(四)

gay吧梗。

是的我终于填坑了,有时候我都会被自己这股对抗懒癌的不懈精神感动【严肃脸。

这几天日更。有没有很爱我(ಥ_ಥ) 【不准说没有。

——————

约翰走进这间「极其隐蔽」的酒(gay)吧,嘴角忍不住扯了扯,手指略显僵硬的拽住自己紧身衬衫的下摆,瞳孔因为突然接触到黑暗的环境而放大,脑子里有一瞬间卡顿。

吧台音乐的节奏很强,酒吧里蓝色的灯光缓慢而柔和,一丝一丝撒在人们的背脊上的时候又逐步变成深紫。有些男人戴着面具,冰凉的金属紧贴肌肤,面具下缘堪堪遮住唇线,眼角旁却飞生出一截大片镂空的银色花纹,灯光幽幽,显得莫名妖冶;有些男人把身体窝进柔软沙发深处,手臂随意的伸出来搭在扶手上,仅是指尖和指腹把细高脚杯轻轻托起,半透明的液体盛满了甘甜,有人跨开双腿跪坐在他们腰侧,手指勾住领带,而他们的另一只没有托酒杯的手正稳稳贴在身上人那诱人的小屁股上;有些男人仅着刚好遮住隐私部位的布料,结实而又不是过于饱满的肌肉裸露在空气里任由目光舔舐,轻佻的眼神刚刚好勾起一个人的心弦却不显的淫乱放荡。

这真是……

约翰眯了眯眼睛,好不容易才适应昏暗的氛围,沁出汗的手突然被握住。约翰惊得一抽气,本想迅速甩开,一听见耳旁炸开的是夏洛克的声音,还没等搞明白什么状况,手指却先不由自主的反握住了夏洛克的。

他听到夏洛克的声音像是参杂了迷蒙烟味的沙哑——

“跟我来这边。”

结果约翰就迷迷糊糊的被牵着手走了。

一路上他们穿过人群和低低的交谈,约翰尴尬的对身旁的人们礼仪性的微笑,目光有些懊恼的盯着夏洛克的后脑勺,手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想缩回自己的口袋里,可无奈被眼前的人攥紧了,凉凉的温度却烫到了心底。

一条并不是很长的道硬是走出了山路十八弯的感觉,约翰登时感觉有些没意思,刚想叫住夏洛克,却被突然而来的力道按在了身边的墙上。

“操……?”约翰为自己差点脑震荡的脑袋而骂出声,夏洛克却丝毫不以为意,俯下身,鼻尖差点就触到了约翰的——

“别说话。”

“怎么了?”具有军人意识的约翰立即反应过来有情况,压低了声音配合夏洛克,目光装作不经意的在旁边扫了一圈,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呼吸已经缠绕在了一起。

“有人过来了……你先搂住我的脖子。”

“……”约翰虽然不情愿也搞不清什么状况,天人交战了一会儿还是不情愿的踮起脚把手臂勾上了夏洛克的脖子。

“勾紧点儿。”

“……”根本没有人过来啊!

约翰心里默默吐槽着,手臂如同撒气般猛的收紧,夏洛克一个没注意脑袋就往下一沉,鼻尖不小心戳到了约翰的脸。

约翰正四处飘荡的目光突然聚拢,手臂还没来得及松开,夏洛克的脑袋正维持着一个诡异的角度皱起眉毛看着他,昏暗的灯光经过夏洛克那双颜色浅淡的瞳孔却折射出璀璨光华,嘈杂的环境一瞬间变得静谧,只有两个人谨慎的呼吸细密贴合。

有什么在缓慢流淌着,悄无声息的。

约翰刚想说些什么,却看见夏洛克用眼神示意不要出声,乖乖的闭了嘴,红晕不可控制的攀上了脸颊。

约翰感受到那双刚才还握紧自己手指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腰,眼前的人用一条腿硬生生挤进了自己两腿的缝隙,约翰赶忙抬头瞪了夏洛克一眼,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手肘微微抵住夏洛克的肩膀不让他再靠近,虽然说是十分凉快的天气里,背部还冒出了一层薄汗。

然而在旁边人看来两人却更像是在做些什么隐私的火辣小动作。

“约翰,你不要这么用力抵着我,我又不会吃了你。”夏洛克微微扬起下巴,嘴唇擦过约翰的鼻尖儿,然后一把把他放开,手指理了理黑夹克的领子。

“你到底在干什么?!”约翰的背部稍微往身后的墙上蹭了一下缓解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腿软,嘴上毫不客气的厉声责问到。

“就在刚才——一群带着枪的人从吧台那边绕了过去,喏,就在你的11点方向——他们认识我。”夏洛克盯着约翰不断伸出嘴巴轻舔下唇的舌头,微微分了些神。

“他们……?”约翰赶紧往夏洛克身后看了一眼,正好瞧见一群人拐向另一个包厢的背影。

刚刚夏洛克正好把视线挡住,约翰才看不到那一群人。

我还以为……

我都在想些什么!约翰摇摇头把一些奇怪的想法赶出脑子。

局促的笑了笑,约翰见夏洛克还一直盯着他看,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过来。”

夏洛克脱下自己的黑夹克,把它塞进了约翰的手里,然后快速的命令了一句,转头消失在了转口。

约翰没有看见夏洛克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

“喂!”约翰攥住夏洛克的黑夹克,有些担心的追了几步,思索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他是夏洛克。

——他可以……不要我的帮助。

“……”约翰呆呆的靠在了墙上,叹了口气。

——那要我来干什么?

——来添麻烦吗?

约翰胡思乱想着的空档,一个男的突然从暗处窜了出来,从约翰旁边急急略过,像是有什么要紧事——

然后像是不小心的在约翰身旁绊了一下,踉跄着稳住身子,手指有意无意的碰到了约翰的衣角。

约翰往墙角缩了缩,攥衣服的手指更紧了些。

而那个男人却像是有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正疑惑着的约翰,眉毛高挑,然后极其刻意的「摔」坐在了地上。

约翰此时只想翻白眼。

“怎么?看到别人摔倒都不知道扶一下吗?”男人耍无赖般曲腿盘坐,一只手恬不知耻的抬高,更像是期待着约翰把手搭在他的掌心里。

“对不起,先生。我想你还没有残疾到需要别人来扶的地步。”语气冰冷。

“真是伤心呢,”那个男人单手撑地直起身子站了起来,拍拍手“你挺有趣儿,跟我喝一杯?”

喝你全家个祖宗十八代。

约翰顺利的把这辈子最大的白眼翻了出去,鼻子里哼了口气。

那男人扁扁嘴,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蔚蓝色的眼睛里水光流动,约翰这才注意到他与他人的不同——西装革履,全然不似身旁其余人,像是刚刚下班。

衣。冠。禽。兽。

斯。文。败。类。

约翰的脑子里蹦哒出这么几个词,然后不由得酝酿了一个更大的白眼。

然而他忘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他身处gay吧。踏进了门也就意味着他已经对于旁人默认自己的性取向。

“这都介意?”男人不可置信的笑起来,眼角轻佻的上扬。

约翰还没回话,当然他也不怎么想回话,眼前的人突然靠近把他吓了一跳。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自己的屁股就被狠狠摸了一把!!!

约翰就差没叫出声了,条件反射般一拳挥了出去,硬生生把人高马大的男人揍出了几步开外。

卧槽老子被一个男人!!摸了屁股!!

正所谓坏事儿连一波,约翰还没来得及揉揉自己生疼的拳头,余光却瞥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走道尽头的夏洛克。

“夏洛克!?”两人异口同声的喊出了同一个名字。

“你怎么认识他!?”又是异口同声。

什么破事儿嘛。

夏洛克冷了脸,大步跨过来把约翰扯到自己身后,皱着眉头瞪了一眼那个被一拳揍到内伤的人。

受伤的是我好不好!你护着他算个什么事儿!男人愤愤。

我对于这种性骚扰行为持鄙视态度。

“他到底是谁?”身后的约翰小声开口。

“律师,一个性生活紊乱的挂牌律师。”夏洛克横眉冷对。

“至少我也帮过你吧,你别翻脸不认人啊夏洛克!”

“不需要你帮忙我也可以。”

“……”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是你小男友?”律师先生干脆换了个话题。

夏洛克回头看了一眼瞪大眼睛的约翰,转过头盯着他看了两秒,迟疑的摇摇头。

卧槽那你还护的这么起劲儿!还有这个人生猛的像只狮子也不需要你护啊!律师先生捂住自己的某根隐隐作痛的肋骨,也绝望的摇摇头。

“约翰,我们走了。”

“可是你的案子……”

“案子换地方了,我们今天白来了。”

“那你刚才是干嘛?”

“上厕所。”

“……”

————

跟委屈的要哭出来的律师先生挥手告别,约翰一路小跑着跟上夏洛克,心情莫名的变得很好。

然后夏洛克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又一次把约翰按在了身边的墙上。

约翰十分配合的赶紧搂紧了夏洛克的脖子。

然后夏洛克轻轻吐出一口气,眼睛擒获住约翰的所有目光——

狠狠地捏了一把约翰的屁股。

约翰顿了两秒,腿却比脑子更快一步做出反应,狠狠一记扫膛腿就过去了。

夏洛克差点没疼的背过气去,坐在地上揉自己的小腿,眼睛里闪烁着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泪花花。

“夏洛克!!还需要我重申一遍我不是gay吗!!”

不你就是。

夏洛克的泪花花挤得更加生动形象。

“……”约翰小声叹了口气。

一双属于军人的手伸向夏洛克的面前——

“你要我拉你起来吗?”

背后深蓝色的灯光一丝一丝打在夏洛克的背脊上,约翰的侧脸上,缓慢的转为了紫色。


Fin.

【gay吧奇遇记你们还喜欢否。

【后来越写越ooc……希望你们能接受。

还有蓝灯变紫灯这个梗来自于神夏第三季第二集,网上传闻说镜头先是蓝色灯表示「直男」,但在后来夏洛克转身又变成了专属「基佬」的紫灯。

哇哈哈哈哈哈来期待下一个小故事吧_(:_」∠)_


评论(1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