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关于福华的十个小故事(四)

 懒癌越来越严重了……

不过既然我说过会更那就一定会更啦:)

更完这篇我要好好闭关修炼个文风,然而我知道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喝喝。

 

一个有关于吃醋和被捏屁股的故事。

___________

 

 

“约翰,你能脱掉你那件可笑的套头毛衣吗?”一只手握着茶杯,另一只手噼里啪啦往手机上打字的夏洛克冷不丁对正在脱鞋进屋的约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等等……为什么?”约翰成功将脚伸进毛茸茸的拖鞋里,低着头仔仔细细将身上的墨绿色套头毛衣检查了一遍——没有污渍,也没有多余的皱痕,只是因为穿久了而微微起球——约翰挑眉,这位聪明绝顶的大侦探不会从这件【毫无破绽】的套头毛衣里推断出他今天中午和女同事一起去吃饭了吧?

“夏洛克,”约翰见夏洛克不回话,有些心虚的发问“这件毛衣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头也不抬的夏洛克在约翰看不见的阴影处唇角勾起假笑“约翰华生先生,您有兴趣陪我去参加一场别开生面的聚会吗?您如果有兴趣,那么请不要身着毛衣参加。”

【别开生面】四个字的重音被拿捏得恰到好处。

约翰蹙眉,心里一块石头刚落地却又被提起,心里思索着夏洛克居然邀请他去聚会?!还用了敬语?!今天太阳哪边升起的啊?!

“能请你简述一下聚会内容吗?”约翰走近他的红色专属小沙发,有些战战兢兢的坐了下去。

只希望不要是「与尸体共舞聚会」和「解剖爱好者聚会」之类就行。

“动动脑子,约翰,我为什么会去这种毫无意义只是单纯关于人类多余感情和荷尔蒙的宣泄伴随着大量的铜臭味然后到处都是酒鬼的地方?案子!当然是为了案子!”夏洛克关掉手机,有些激动的起身,紫色的丝质睡袍有些松垮的挂在身上,浅绿色的眼睛一下子对上约翰的目光——

“一个很有趣案子。”

“那为什么不能穿毛衣参加?”约翰伸出手指轻轻摸了摸鼻头,有些不解的问到。

“聚会的地点在一家同性恋酒吧。”他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别暴露你的直男本性。”

一瞬间,约翰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一,家,同,性,恋,酒,吧。

不,要,暴,露,直,男,本,性。

“可是我不是……”

“别可是,我们时间不多了,我说你是你就是。”夏洛克直接从茶几上踩了过去,“换衣服,我们要出发了!现在!”声音随着砰的一声门响戛然而止。

只留下不知所措的约翰眨巴眨巴眼睛对着面前的一团空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有,”突然房门又被打开,赤裸着上身的夏洛克带着不屑的语气说到“你今天中午跟Mary吃饭特别开心吧?”

约翰“……闭嘴夏洛克!”

——————
当约翰真正穿上自己那件压箱底多年的紧身破洞牛仔裤配上一件骚包无比的V领黑衬衫的时候,他欲哭无泪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特别心疼的说了一句,
“老子当年是瞎了什么眼买这种衣服的!?”
简直活脱脱一gay啊!

然而那边推门而进的夏洛克更是让约翰的下巴差点没惊得掉到地上去——

黑夹克白衬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配一双锃亮的马丁靴,更显得整个人手长腿长,身材匀称。

“你你你你从哪里搞来的……??!”

“我想要的东西自然要得到。”夏洛克伸出手把碎发全部捋到脑后,特别来戏的对约翰眨了眨眼睛,故意流露出挑逗的意味。

约翰咽了咽口水,打死不承认被那小眼神儿勾引到了。

“可以走了吗?华生先生?”

——————
他们下楼的时候刚好碰到赫德森太太买完菜回家,老太太惊呼了一声然后盯着夏洛克看了足足十多秒才缓过神儿来。

“你是夏洛……”赫德森太太还没开口问完,就被急匆匆来追夏洛克的约翰又吓了一跳。

“你们……噢真是可爱的男孩儿,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个你们这样的男朋友呢,金色的头发像约翰一样可爱……”

“好了赫德森太太,现在不是发表演讲的时间。约翰,我们走。”夏洛克下楼。

赫德森太太提着菜仍然沉浸在过去的美好回忆里。

他们一路顶着出租车司机不怀好意的目光来到了夏洛克所说的酒吧,付完钱下车时约翰甚至听到了司机轻佻的一声口哨。

看着夏洛克的身影就快要消失在酒吧门口,约翰叹了口气,赶紧大步追上。

 

 

【然而这是一发超短更。

【绝对会填完你们放心。

【等我放假回家。

 

 

 

 

 

 

 

 

 

 

评论(2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