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福华的十个睡前小故事之二(甜甜甜)

乖,张口吃糖了。

有关于一个手套和一个拥抱的故事。

————————

约翰急匆匆的赶到案发现场才发现夏洛克正穿着他那件薄的要死的西装站在雪地里,时不时伸出手指对着不远处的尸体指指点点着什么,一旁的雷斯垂德边听边专注的在写着报告。

他有些低哑的声音伴着呼啸的冷风吹进了约翰的耳朵里。

该死的!

“夏洛克!”约翰从后面大喊了一声,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夏洛克身旁。

“噢,你来……”夏洛克瞥了一眼约翰,还没开腔把话说完就感觉自己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然后他感受到约翰温暖的手指头——是的还带着点儿薄茧——覆盖上了他的。

约翰低着头不去理会夏洛克惊讶的目光,专心的把夏洛克那苍白纤长得过分的手拉近自己的掌心里,那双的手冻得都有些僵硬了,指甲盖儿透出让人心疼的白色。

“你都不知道冷吗大侦探?”约翰抬起头,不满的瞪了某个不知所措的卷毛一眼。

约翰的掌心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温度,就像是剥开云层后的第一缕阳光懒洋洋地撒在你后背上的那种感觉——约翰的手上有细小的茧,摩挲着手背的时候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在挠痒痒。

干燥的温暖。

就像是在手指指尖长了一个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把温度输进每一根细小的血管,新生的血液由约翰小小的手心开始迸出,从头到脚都暖和了起来。

夏洛克几乎是贪婪的迷恋着这股温暖。

开始下雪了。

感觉到夏洛克的手逐渐温暖起来,约翰松开手(因此听到头顶一声不满足的闷哼)

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兔毛手套,仔仔细细的把它套在夏洛克的手上,知道确定夏洛克每一根该死的手指都完完整整的被厚实的兔毛包裹起来——

“可是约翰,这不是你的手套吗?”夏洛克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粗了好大一圈,然后特别幼稚的用手套接雪花玩儿。

“很荣幸被你猜对了,手套的确是我的。只是我不想看到明天头条上登着年轻侦探冻死街头的消息。”约翰白了夏洛克一眼,然后把手并拢放在嘴前,嗬了口气,使劲儿搓了搓。

夏洛克看着有小雪花打着璇儿落在约翰柔软的灰金色短发上,有的甚至直接粘上了他的长长的睫毛和冻得通红的鼻尖儿,蔚蓝色的眼珠在眼眶里嘀溜了一圈儿,留给他一个大大的眼白。

夏洛克突然觉得某个地方在漫天大雪中缓慢化开,然后温柔的渗出水来,一滴一滴的渗进每一口呼吸。

然后一向没脸没皮的夏洛克迅速摘掉了自己手上刚带暖和的手套,把约翰的手拉过来把手套套好,还没等约翰问出声就迅速向前一跨步——

约翰还没反应过来,高大的声影就笼罩住了他,然后立马有什么东西环住了自己的腰——是夏洛克的手臂——然后给了自己一个结结实实得拥抱。

因为约翰穿的是一件军绿色的大衣棉袄,本来就已经够臃肿了,再加上出门也确实匆忙,所以没有拉上拉链。

结果发现不拉拉链简直就是最错误的决定。

夏洛克的手臂钻进了棉袄和毛衣间的缝隙,甚至还捏了捏约翰腰上因为退役多年而长出来的肉肉。

手指贴着约翰的后背,那种粗毛线的粗糙和莫名柔软的质感使夏洛克欲罢不能,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麦考夫送过的一只泰迪熊——小小的,也是让人喜爱的手感。

夏洛克的下巴磕在约翰的肩上,呼出的热气略过约翰发红的耳朵尖。

纷扬的雪花悄无声息的落在两个人身上,缓慢化开,而两个人此时仿佛在雪中定格成了一幅画。

“这样……”夏洛克蹭了蹭约翰的大衣,脑袋向约翰脖颈的地方探去,鼻尖若有若无的顶了一下约翰裸露在外的耳垂“我就不冷了。”

然后夏洛克在约翰看不见的地方偷笑的一脸灿烂,像是终于偷腥成功猫。

约翰被突然而来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敏感的耳垂因为刚才细小又无赖的调戏动作而变得通红,脸旁有一搓小卷毛正不断瘙痒着他的颧骨,让他忍不住想要笑。

真烦人……约翰红着脸低垂着眼睑,无奈的伸出手回抱住了身上的八爪鱼先生。

心情一下变得莫名其妙的明朗。

“你还有案子,先放开我”约翰小声说着

“不。”

“雷斯垂德还在边儿上呢”

“不,我冷。”

“那你刚才怎么不知道冷啊?”

“刚才没有你。”

约翰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快要烧起来了。

——

“雷斯垂德?案子结束。我要回家了。”

夏洛克终于松开约翰的腰,直起身对着不远处的雷斯垂德探长说到,下巴上带着因为磕在约翰肩膀上磕久了而导致的痕迹。

雷斯垂德“……”你们快走。

然而在之前雷斯垂德正寻思着自己怎么没带墨镜出来防着自己被这对[奸夫淫夫]闪瞎眼呢。失策失策。




别急还有彩蛋。





——

整个冬天,夏洛克表示自己再也找不到自己「超级炫酷」的手套和大衣了。

原因到底是因为真的找不到了还是因为大侦探不希望它们出现,我们不得而知。

「压箱底的手套正无声哭泣」



评论(1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