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爱如深海

—第二章—————

彻骨的寒冷包裹住我,呼吸器细小的嗡嗡声是此时我能听到的唯一声响。

我小心翼翼的向上游动,猛然发现在右边有一群鱼正在向我快速游动,它们移动的灵敏而迅速,银白色的身体反射点点光线,划破了水的阻力,轻巧的仿佛是在空气里翱翔。

我完全没办法空出脑子去想象它们的线条是如何流畅又美丽的——因为鱼群实在是太大了。

黑压压的如同乌云,它们聚集在我头顶时遮住了所有射下来的微光,尾巴摆动时造成的水流聚在一起,拧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几乎要把我整个人冲走。

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一边担心自己被鱼群冲走,一边又因为水压的原因想要呕吐。

当然,还充斥极度的恐惧。

我开始逐渐明白Merlin的意图——这不仅仅只是锻炼身体极限潜水的技巧,更是锻炼你在面对那些对于未知的恐惧,和没有人会帮助你的时候你该干什么。

有什么东西胃里翻搅着,恶心至极又无法平息。

我努力稳住自己,等到头顶的鱼群游开了,才小心的松了口气。

还没等我把这口气松完,我猛地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危险爆裂在我眼前——

氧气罐上的指示灯闪了几下,由绿色转为了红色。

我的大脑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嘀——

“Eggsy,想必你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这的确是我们设计好的环节,但是刚才的鱼群是我们没有料想到的。所以你的时间比其他人更为紧迫,充分利用好每一分你能利用的氧气,你距离海平面还有40米。”


“你不是我,你无法用我的眼光去评价我心中的海是好还是坏。”我也转过身,太阳浮在的海平面上,把大海和天空的相接处染上火红的玫瑰色,然后渐渐变淡成橘黄。

“大海冰冷,却也温暖。”我说。

Harry看着我,顿了顿,声音突然变得又轻又温柔——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那种突然变得温暖的声线——他说,

“是啊,我并不是你。”


我刚想接话,merlin从身后的楼梯上走下来,手里拿着一支笔,叫我去试一下潜水服是否合身,我张嘴应了一声,回过头来时Harry已经背过身去准备走开了。

我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算了,就这样吧。


第二天我正式穿上潜水服准备下水的时候Harry也在旁边看着,我半开玩笑的转了一圈,模仿了电影里公主提裙子的动作,然后问他——

“好看吗?”

Harry没忍住上扬起嘴角,默默撇了我一眼,说,

“像一只黑色的海獭”

我:“……”

Harry笑了笑,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又对我说:“Eggsy,听我说不管遇到什么,都要活着上来。”

我被他莫名其妙的严肃语气逗乐了,嬉皮笑脸的回答道“我这种市井小民也会让您如此担心啊?”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接着又说“我只是在偿还我对你爸爸的债而已。”

我没来由的生气,重重的叹了口气问他“那如果没有我爸爸呢?是不是我永远来不了特工学院,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他没有说话。

“所以你做的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你口中所谓的,欠下的债?”我看着他的眼睛,我敢确信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慌乱。

他往后退了一步,“Eggsy,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辩这种……”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我的吻打断了。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扯住他的领口向我拉近,柔滑昂贵的面料被我抓出褶皱。

然后,我义无反顾的我用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他的。

我知道他的袖口里藏着短刀,手指上带着可以足以把我电晕的戒指,腰间别着已经上好了膛的手枪。

可是我还是在心里大声骂了一句——

他妈的,我早该吻他了。

他的嘴唇薄而凉,吻上去有股说不出来的,迷人的味道。

我甚至感觉得到他的肌肉在一瞬间紧绷,迅速进入了近身搏斗的准备状态。

可是我赌他不会推开我。

即使赌注可能是我的生命。


我松开他,看见他长长的金色睫毛在空气中抖动了一下,然后盯着我,一句话都没说。


很显然,我赌赢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