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爱如深海

————————

水压使我感受到疼痛,冰凉的海水如同割开了纤维刺在皮肤上,毫无声息。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周身的海水有多么咸涩,我体内的血管是如何突突作响,胸腔是怎样被无形却巨大的力量所挤压。

顺着绳子一点一点的往下潜去,我怕我一不小心潜快了鼓膜就会在海水中因压力不平衡而破裂。

我呼出一口气,细小的气泡从我的潜水镜前升起,我看着它们从我脸颊划过,然后一路向上去了……

直到最明亮的地方,然后炸裂。

抬头望了望头顶,散发着光晕的浅海仿佛离我如天堂之遥远。

我记不清我已经潜到多少米深了,我只知道我脚下的是无休无止的黑暗,和巨大的能吞噬人的恐惧,而我就是那个要一脚一脚深陷进去的人。

突然手中绳子被抽离,耳廓上挂着的小型通信仪嘀了一声,Merlin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你现在在距离海面七十米的位置,任务是尽可能快速的到达海面,我不希望在船上看见你的尸体所以请你务必小心别让压力差挤爆你的内脏。还有,祝你好运。”

顿了两秒,声音又响起——“Eggsy,祝你好运。”

我一瞬间有些恍惚,那不同于Merlin的低沉音调突然穿过了深海击打在我的鼓膜上……

Harry,是Harry。

他原来也在旁边吗?

我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背对着夕阳坐在栏杆上,余晖暖洋洋的撒在我的后背,腥咸的海风略过耳畔。

Harry从甲板的另一头走过来,西装笔挺,牛津皮鞋在甲板上仿佛敲出了韵律。

他没有拿着黑伞,双手背在身后向我走来。

“Eggsy。”

我笑了笑,等着他下一句的训责。

“你喜欢大海吗?”

我有些惊讶的看了Harry一眼,而后者正含着淡淡的笑意靠在了我旁边的护栏上,手指轻绞在一起,缓慢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戒指。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神平静而深远,像是波澜不惊的海面。

我愣了愣,随即回答道“嗯。”

“喜欢……他的平静吗?”

“不,我喜欢他平静下的暗流汹涌,还有那蛰伏在深处的残暴与冰冷。”我看着那双眼睛,“我喜欢他的所有。不只是美丽虚浮的外壳。”

Harry偏过头正视着我,笑意渐深。

“Eggsy,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的残暴与冰冷可能与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并不值得你去喜欢和赞赏。”Harry的语气并没有疑问,纯粹的陈述。

————

以下作者瞎叨逼几句:

更的比较少,对因为我手速慢没办法_(:_」∠)_

别吐槽名字因为窝取名废随便填了个名字上去。

我最近被kingsman萌的死去活来无法自拔_(:_」∠)_ 哈叔蛋蛋这一对戳爆了我的萌点(那个说年龄差太大的过来我们谈谈)

哈叔帅的真是!!!从骨子里散发的气场可以传播方圆几十里(什么鬼形容)!!苏的我捂着脸笑了一星期啊一星期跪求哈叔吐便当啊!!蛋蛋在家盼叔归啊!!

所以欲求不满的我就又有了个新的脑洞。

大概是以前哪个特种兵部队训练新兵的方法,当时觉得好变态,脑补一下其实还挺……带感?总之和电影里训练新兰斯洛特方法差不多。

前面逗比的BB了那么多,其实我是走文艺路线的_(:_」∠)_ 我不知道这个脑洞分几次填憋问我我真的不知道。

最后一句——希望喜欢( •̀∀•́ )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