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小红龙和比尔博的日常 第四章

下雪天,比尔博和小木床更配哦。

————————

秋天卷着小风儿一溜烟走了,温度啪叽一下跌至零度以下——果然冬天啊。

比尔博穿着厚实的棉睡衣吸吸鼻子如是想。

史矛革一副阔老板样大大咧咧的占据了一整条沙发,恨不得把整个人都塞进去,只可惜霍比特人的小型沙发不合这位阔老板的size——

使劲缩了缩还是无法把自己蜷进沙发里。伐嗨森。

“比尔——————博?”慵懒的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努力稳住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的身子,史矛革伸直了四肢,长腿直直耷拉到地毯上去了。

所以说史矛革先生你真的没有听到你身下可怜小沙发的痛苦呻吟吗嘤。

比尔博应了一声,揉着眼睛绕到沙发前面,默默扫了一眼自己的沙发,觉得它大概是撑不了多久了……

史矛革两手交叠枕在脑后,斜了比尔博一眼,并没有说话。

意思是,朕饿了。

比尔博挑起了一边眉毛,目光从沙发转移到史矛革因为老在沙发上蹭而半开的不合身睡衣。

锁骨和隐隐约约的半边胸膛。

比尔博很好的控制住了脸上升腾起来的红晕,但是目光像是胶水一样死死粘住了那一块裸露在冰冷空气里的苍白皮肤。

居然没懂我的意思!

史矛革先生不耐烦的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不堪重负的沙发先生表示立马要归西。

长腿直接跨过茶几,一步来到比尔博跟前。

比尔博吓了一跳。

“干干干什么……”

史矛革拉住衣襟的边,往中间死死一收。

“我冷!”

挠挠头刚准备离开,史矛革又像是记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弹了回来——

“还饿!”

比尔博低头,好好好好好我知道了行了吧。

刚准备滚去厨房准备点吃的什么的,就听见史矛革把窗帘拉开的声音。

“下雪了,比尔博。”

比尔博回头,被窗外一片白得没有一点杂质的的景色晃了眼睛。

大概是下了一天的样子才能积的这么深吧,只是一直在家里不肯出门才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哗啦——

史矛革一把推开了小窗户,冷风夹杂着雪直接灌了进来。

作死的打了个寒颤。

“史矛革你开窗干嘛冷啊啊啊啊啊!”

向来怕冷的比尔博瞬间炸了。

“我想出去看看。”

“!!!?”

史矛革把窗子关上,一脸严肃的对比尔博说。

你你你确定没在逗我?!

比尔博的嘴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鸡蛋。

比尔博一边穿着厚厚的大衣一边在心里悲愤的喊着——

我明明是拒绝的啊!!!

刚想开口却直愣愣被旁边穿鞋的史矛革瞪了回去。

一直龙提出想出去看雪……

“好吧我能在门口看看就好吗?”比尔博弱弱开口。

史矛革没有回话,只是低着头,瞳孔缓慢收缩,周围的赤色变得浅淡,却又一瞬间燃烧。

比尔博家门口只留下一串史矛革的脚印,黑乎乎的脚印在雪地里显得突兀又异常萧索。

穿着有些滑稽的棉衣,史矛革走了几步就停下,抬头。

鹅毛般洁白轻柔的雪从云端飘落,层层叠叠的落在史矛革的肩头。

伸出手来,一片一片的雪花打着旋儿落在掌心。

有点凉,又有点痒。

融化了的水一滴一滴从指缝里漏下去,滴滴答答的渗进积雪。

有多久……没有看见过下雪了啊。

永远都是在黑黢黢的洞穴里,再多的金银珠宝也只能折射微光。

一年又一年,世界外的雪积起又消融,消融又积起。

暗无天日。

收起手,史矛革回头往小木门看了一眼。

鼻子冻的通红的比尔博正哆哆嗦嗦的伸出脚往门外走,一小步一小步的跟着他的脚印挪动。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终于你回头的时候,会发现有人其实一直在你身后努力向你靠近。

一步一步的,缓慢的,却坚定不移的靠近你。

就算冰雪狂风漫天,就算你身背罪孽和鲜血。

他也会来到你身边,对你说——

“我们回家吧,史矛革。”

我们回家吧。

我们,一起回家吧。

史矛革盯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看了好久,身上的某个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麻木的边缘泛起疼痛。

然后史矛革下意识的伸出手,把裹得跟一个小棉球一样的的比尔博搂进了怀里。

“好。”

比尔博显然是怔住了,被史矛革突然一搂,身高差的原因整张脸都埋进了大个子的怀里。

好暖和。

感觉其实也还不错……?

唔……就是勒的有点紧。

霍比特人尖尖的耳朵变得红彤彤的,脸也红彤彤的。

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让人安心的热度。

“唔……你先把我放开……”霍比特人小心翼翼呼出的热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形成小小的白雾。

“噢。”史矛革瞬间松了手,长腿一跨就挪到了旁边。

他说,“我想回家了。”

“还有,谢谢你,比尔博。”

“谢谢你……能让我回家。”

声音轻轻的淹没在了漫天大雪之中,比尔博的眼睛被雪花迷住了,低头使劲儿擦,自然没有注意到那束穿过寒风的目光是如何在瞬间变得温柔。

半夜里史矛革咚咚咚叩开了比尔博卧室的小木门,穿着单薄的睡衣。

史矛革淡淡的说: 冷。

比尔博不知其然。

扯了扯嘴角,史矛革手扶住比尔博的肩膀将他推开,然后自顾自的爬上了比尔博的床。

比尔博:……

脱掉睡衣放在床头柜上,史矛革蹭了蹭厚实的床垫,心满意足的眯起眼睛,问

“就这样?你准备站一晚上?”

比尔博搓搓手,感觉自己像是被约炮(并没有)了一样。

默默绕过床,掀开被子,准备再度与自己温暖小床缠绵之际,看见被子底下啥都没穿的史矛革背对着他侧卧在一边,光裸的背部皮肤显得比正常人要细腻的多,扭头,史矛革目光迷蒙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这这这这这……

比尔博掩面而泣,“你麻麻也没教你不约炮就别裸睡吗!!?”

史矛革:“约炮是什么炮?”

比尔博咬碎了一口小银牙也只能往肚里吞啊肚里吞!

“你可以睡我的床。如果你不介意。”史矛革翻个身,正面对着比尔博。

比尔博表示我介意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思熟虑了两秒(……),比尔博毅然决然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劳资暖的床当然要劳资睡。

然后俩男的,其中一个没穿衣服,在黑暗中默默无语的对视着(躺着让身高悬殊的两人可以直视对方。),狭小的床让比尔博觉得随便动一下都能蹭到史毛革。

尴尬的氛围让比尔博闭上眼睛假寐。

“比尔博?”

“……”

“你睡了吗?”

“嗯……”很抱歉还没有。

“我睡不着。”

“嗯……?”比尔博睁开眼睛,正迷糊着却对上了黑暗里一双烧的通红的眸子,金光隐隐流淌。

史矛革若有所思。

然后比尔博发现自己的手腕突然被抓住,温热的气息猛的靠近。

刚想用另一只手推开眼前的人,然后悲催的发现另一只手也被牵制住,扣在了头顶上方,寒冷的空气不禁使比尔博打了个哆嗦。

“你干什么?!”比尔博惊呼,脑子里有些不好的想法划过。

史矛革也不回答,膝盖分开跪在比尔博的大腿边,缓慢伏下身去。

额头被两片温软的唇轻轻触碰了一下,比尔博张着嘴,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懵了。

然后是鼻梁,鼻尖。

史矛革近乎虔诚的亲吻着,像是呵护最珍贵的珠宝。

自己嘴唇被触碰的刹那,比尔博觉得有根弦断掉了。

“比尔博。”

史矛革起身,眼睛里的焰色没有消减半分。

然后一阵骨骼变位组合的声音传入比尔博的耳朵,有些惊慌的往史矛革身后看了一眼……

棉被无声滑落。

有一对巨大的龙翼正在张开!

像是长满了黑色的铠甲,龙翼还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因为面对着史矛革,所以根本看不到那龙翼刺破皮肤的样子。

史矛革放开了比尔博的手,从腰侧把比尔博拖起来直接揽进了怀里,脑袋磕在他的的颈窝里深深吸气。

这是要吃人的节奏啊啊啊啊啊。

“你会离开我吗。”史矛革问。

“不会……?”比尔博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我现在吃了你。”巨大的龙翼把小床严严实实的罩住,一瞬间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交融。

“要吃就吃哪那么多废话”

黑暗中史矛革轻笑出声。

比尔博闭上了眼睛,不敢看。

然后……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悄悄睁开眼,发现巨大的黑色龙翼不见了,自己正被赤条条的史矛革先生死死搂在怀里。

今天……第二次。

比尔博吓的往后一仰,没料到忽然有个什么东西顶住了小腹。

想到光溜溜的史矛革,比尔博身体一僵,心中开始泣血——

我是一只纯洁的霍比特人你你你要作甚!

史矛革淡定的放开他,走下床把被子拉上来,仔仔细细把被子盖住自己和比尔博,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现在,睡觉。”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