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你好,我是来求调教的(二)

恩是的我又来填脑洞了 那上次那个据说是很短但是还没有撸完的文给它完结了\(//∇//)\

福华肉渣 文风ooc欢迎捉虫和勾搭。


————————

夏洛克微微颤动着睫毛,眼睛里灰绿色有些晦暗不明。

夏洛克咽了口口水。

约翰看着夏洛克的喉结滚动,也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可以了吗?”约翰小声问到。

夏洛克没说话,松开绞紧的手指,微微低头,用指尖触摸到那条鞭痕的末端。

约翰看着视线所及的那个男人,稍稍有些失神。

“我知道了,”夏洛克突然抬起头,嘴角浮现出轻快又带有骄傲的笑意,眸子里的光华仿佛一瞬间被豁开了口子倾倒出来——

“约翰!他的确是个伪装者。呵,拙劣的伪装技巧!”

夏洛克向前迈了一步,双手抓住了约翰的肩头轻摇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开始长篇大论自己的思路。

约翰一句都没听清。


这样的距离……太近了。

近的只听得到心跳猛然加速的声音。


还没等约翰回过神,夏洛克已经转身从沙发上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开始给雷斯垂德发短信了。


——

“聪明的侦探先生,下次能不能别拿自己当试验品了?”

约翰叹了口气,打开了身旁的医药箱,翻找出碘酒镊子和消毒棉花。

“我只是在实在没有一手资料的时候做这些愚蠢的伤害自己的事,我的好医生。”夏洛克规规矩矩的躺在沙发上,依旧是光着上半身,头靠着垫子撇了一眼约翰。

约翰瞪了他一眼“做蠢事也别拉上我。”

夏洛克瘪瘪嘴,

“反驳。我不拉上你拉上谁?雷斯垂德吗?不,那只愚蠢的金鱼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茉莉吗?被情感所支配的简单生物,多诺万和安德森?得了吧,除了你,还能有谁?”

约翰:“……闭嘴。”


约翰用碘酒沾湿棉花球,小心的擦拭着夏洛克腹部有些破皮的伤口,然后沿着鞭痕一路向上。

擦到胸膛部位的时候,约翰清晰的听见了有一声轻哼敲打在耳膜上。

约翰下意识抬头,正好迎上一道锐利的目光。

那双眼睛平淡如水,却又浅淡的让人心疼。

眼睛主人的锋利五官好像要直直戳到心里去。

约翰舔舔嘴唇,默默错开了视线。


“请继续。”夏洛克掩饰了声音中极淡的失落。

“差不多了,伤口别碰水。”约翰急忙想起身后退,哪知越急越出岔子,原本两个人就靠的近,一不小心没站稳身子一斜,手肘一不小心蹭到了某人的……那啥。

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撑起了小帐篷。


夏洛克“……”

约翰“……你要不要……去厕所解决一下?”

“不,我想就地解决。”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约翰。”



雾草越写越ooc后面简直不敢看 就这样吧我就是这么一个随心所欲神展开的人呢呵呵呵。

还是比较……萌的……吧。

希望喜欢,蟹蟹\(//∇//)\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