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比尔博和小红龙的日常(二)

终于记起来还有个坑……(其实还有另外许多)本着我是良心填坑人的态度兢兢业业不辞辛劳(个屁)的把这个坑填一填。有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啦!!的感觉。

哦对了 因为作者是苦逼学生党码字慢开坑多所以更文速度会很……慢…… 尽量周更但是懒癌犯了可能几个星期都不会冒泡嘤一定还要记得这个世界上有我存在过QAQ


好了不废话,正文开始


第二章 我家养了只喷火龙

————————

比尔博表示十分郁闷。

因为家里突然来了个,哦不是,来了只龙。

而且这只龙一住进来就好像没有要走的迹象了。


史矛革住进来的第二天早晨比尔博睁开眼睛——

一个穿着比尔博睡袍(这件睡袍是某次比尔博抽奖抽中的因为大了太多所以从来没穿过)的男人就会斜倚在他的床头,睡袍随意在腰间系了个结,露出因为常年不怎么晒太阳而异常白皙的肌肤。

带着还没怎么睡醒的惺忪模样,原本赤红发亮的眸子参杂了些许暗色。

揉揉眼睛,扑棱了一下自己的卷毛儿,史矛革淡淡开腔

“饿了。”

比尔博咻的抓紧被单,扯到了自己鼻梁以上眼睛以下的部位,一双棕色的眼睛眨巴眨巴表示不解,然后心里默念八百遍别吃我别吃我别吃我别吃我……

史矛革见比尔博表现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意思,努了努嘴,俯下身把盖在比尔博身上的被单使劲往下扯。


“别吃我!!!”

“我要吃早饭!!!”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同时吼出了声。

史矛革顿时心领神会,松开了被单,往后退了一部,双手抱胸说

“很抱歉我现在还没有要吃你的想法。”

比尔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问到“那你要吃什么?”

“平常你吃什么做两份就好。”

然后转身,准备走出门。

比尔博看着史矛革的背影,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大喊了一声,

“诶你尾巴不见了!”


史矛革缓慢的回头瞥了他一眼。

眸子里的焰色又开始摇曳,即使是晨光大片大片从窗户外面涌进来洒在所有目光可触的地方,史矛革始终像是站在背光的阴影里,伶仃的背脊瘦削而薄利。

比尔博抖了一下。

“昨晚睡觉的时候那条尾巴老嗝着我,我就把它处理掉了。”

轻描淡写的……处理掉了?

比尔博识趣的闭上嘴不再多问。


早餐是一个煎蛋一串香肠和一块涂满草莓酱的土司。

当比尔博把自己那份早餐端上桌的时候,史矛革正一本正经的玩着手中的银色刀叉,光滑金属质的刀叉在细长的手指中旋转翻飞,折射从窗外投进来的光。

比尔博拉开凳子示意可以开饭了。

手中的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精致的弧线,然后分毫不差的被史矛革接住刀柄。


比尔博没理他,专心致志的拿着刀划开了沁心的煎鸡蛋,在心里止不住赞美了一下自己煎蛋的技术越来越高超了。


“比尔博。”

史矛革敲了敲比尔博的盘子。

比尔博抬头,一脸我都给你做早饭了你不会突然改主意要吃我了吧的表情跟史矛革对视了一眼。

“这个……怎么用?”史矛革拿着刀子在比尔博面前晃了晃。

比尔博内心咆哮大哥感情你不会用啊那你刚才耍那么好!?逗我呢!?

表面上还是隐藏的很好的一脸惊讶。

“你不会用?那你刚才……”

“我在山洞里无聊的时候会锻炼一下自己的爪子。”


自己的……爪子……

比尔博瞅了瞅他纤长的过分的手指,表示“……”


“好吧,左手拿叉右手拿刀,用叉子轻轻抵住食物,然后拿刀将它划开……像这样。”比尔博演示了一遍,从煎蛋上切下小小的一块,放入了嘴中。

史矛革盯着那两片翕动的嘴唇看了许久,然后咽了咽口水。

比尔博发现史矛革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尴尬的舔了舔嘴唇,对他说到

“来试试?”

史矛革一言不发,屁股往座位后面挪了挪,学着比尔博的姿势开始跟面前盘子里半冷的鸡蛋做起了斗争。

比尔博听着对面那人把盘子划的喀啦喀啦想,有种过几天就要去新买几张盘子的无力感从心里散发了出来。


只见史矛革用刀戳开了沁心的蛋黄,嫌恶的用刀尖挑了些黄色的流状物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皱着眉头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又迅速把刀放下。

然后史矛革再也没碰过蛋黄。

再然后史矛革挥舞着刀叉把香肠和蛋白吃掉了,剩下的抹草莓酱土司叼在嘴里,盘子里两个惨不忍睹的,光溜溜的蛋黄寂寞的在风中凌乱。

史矛革想了想,端起盘子把俩蛋黄赶进了比尔博的盘子里,一边一脸正义的说到“不能浪费粮食”一边咬掉了了一口土司,比尔博幽怨抬头,却看到那厮正慢条斯理的伸出舌尖舔掉了指尖上剩余的草莓酱,手指细长而白皙,眸光粼粼。


比尔博呆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一声不吭的吃完了剩下的两个蛋黄。

比尔博脸红了。



第二章完辣!!叫起床吃早饭484很有爱(*°∀°)=3

之后大概还有两章,肉的话着情况而定吧……我徒有一颗黄暴心写黄暴文要憋好久嘤。

总之看着开心就好辣,蟹蟹支持欢迎勾搭欢迎捉虫欢迎跟我讲话(作者这只蠢金鱼最近寂寞到不行)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