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蠢长脸

@ida-the-one

福华小甜饼 醉酒梗

醉酒梗……不多说了好吧 肉末大概?因为撸大肉真心伤身(ノ=Д=)ノ┻━┻哎呀呀就是开脑洞开脑洞开脑洞嘛 开心嘛⊙▽⊙


福华福(突然觉得互攻也好萌……硬生生逆了我cp嗷  [捂脸跑])


——————————

当玻璃窗外的伦敦被灰色的云晕开了阴霾,窗内的世界才刚刚拉开帷幕——葡萄酒把灯光染成玫瑰色,香槟冒出的细小气泡浮动在粘稠的空气间,咕噜噜发出粘腻声响,黑啤酒剧烈碰撞摩擦出奶油般厚重的啤酒末,毫无节制的灌进食道冲刷着千疮百孔的胃,熏醉的人们被蒸腾着的酒水覆盖住了双眼,仿佛再也没有醒过来的时间。


约翰发誓,再也,再也不跟苏格兰场这群傻瓜出来喝酒了,就算出来喝酒,也他妈死都不跟着夏洛克——噢天呐这个人是真的灌不醉吗!?


约翰抬起手摸了摸发烫的额头,又解开了衬衫最上头的两颗扣子,最后撸起了袖子端起面前桌上的一大杯啤酒,对着苏格兰场一干人等敬了个礼(……)然后对着夏洛克打了个酒嗝儿,就开始往嘴里灌起啤酒。


约翰华生千(yi)杯不(jiu)醉的名头可不是浪得虚名!


雷斯垂德:“不行别硬撑啊……”


约翰:“随……随说我不行了!呃,我还能再……再喝!”


雷斯垂德望向夏洛克。

夏洛克和雷斯垂德交换了个眼神,淡定的……换了个坐姿,继续听着好医生在耳畔乱嚎。


苏格兰场一众表示受不了了,艾玛醉酒的医生简直就是撒开了脚丫子的山林小野猪(……)在包厢里上窜下跳还差点吐了安德森一脑袋。


夏洛克表示你们别瞅着我不关我的事又不是我把他邀请过来的呵呵。


自己造孽╮( ̄▽ ̄)╭


雷斯垂德扶额,伸出手把正站在桌子上放声唱歌的约翰拉了下来——


“我们回家好不好?”(怎么有一股安慰小朋友的语气啊喂!)


双眼迷离的约翰娇嗔的白了探长一眼,挣开了他的手,拍了拍袖子,一脸严肃认真又傲娇的说


“谁……谁跟你回家啊!”

随即又迅速瞟了一眼在对面脸色晦暗不名的夏洛克,舌头像是打了个巨大的结,嘴里蹦出了一句让全场人抓住笑柄也让自己肠子都悔青了的一句话


“我是要跟夏洛克回家的!”

(医生你这算酒后表白吗)


全场:……

夏洛克:……

约翰:……(诶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只见夏洛克站起身,煞有其事的扑棱了一下自己的卷毛,然后绕过酒桌把好医生拉进怀里——:“各位失陪,我们先回家了。”我夫人都催我了⊙▽⊙


刚想像只雄孔雀一样华丽转身之时,却被突然像无尾熊一样缠上身体的约翰完全困住了脚步。


(呼噜噜,脸上贴着的这一块地方好凉好舒服)


侦探看着正在不停蹭着自己脖颈的无尾熊,唇角无意识的展开了微笑,不过立马又消释不见。


然后侦探轻轻的回抱了一下他,声音里盛着的是无限的温柔

“乖,跟我回家好不好?”


苏格兰场:……呵呵(fuck you)


快告诉我这个吵着闹着要抱抱的不是那个老实温和的好医生约翰嗷嗷嗷!快告诉我这个温油的快要逆天的人不是平常那个一句话能把你至于死地的夏洛克嗷嗷嗷!


全苏格兰场都开始低头擦狗眼。


夏洛克把缠在腰后的手扳开,用自己的手仔细拉住,然后亲了亲约翰的额头。


噢你们还要擦狗眼吗,直接丢了算了。


夏洛克把约翰引至包厢门口,然后放开了约翰的手(因此约翰不满意的轻哼出声),然后说要去结账一定要乖乖等我过来之类云云,约翰满口答应,并用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对夏洛克发了个誓——


噢说的就好像他真的会乖乖等他过来一样。


等夏洛克消失在视线之内,约翰清了清嗓子,准备抢下吧台的麦再高歌一曲的时候,旁边一个带着生日帽的女孩子踉踉跄跄的走过来,一把扶住了约翰的肩膀。


“我今天……过他妈的生日——”

“呃……快乐?”约翰迷迷糊糊的祝福

“帅哥不打算给我点生日礼物?”

“什么……什么礼物?”

“嘿嘿,我要一个……吻!”说着女孩撅起了嘴。

“提议通过!”

约翰笑嘻嘻的伸过脑袋准备回吻,冷不丁被一只手大力一拉,鼻子一下撞到了结实的像是一堵墙的胸膛。


“他是,我。的。人。”

冰冷的口气让室温都降低了几度。


女孩满不在乎的哼了口气。


“滚。”黑着脸的侦探几乎是咬着牙吐出了这几个单词


“你男朋友好凶……”女孩敲了敲脑袋


“他不是我男朋友”约翰摸着自己撞的生疼的鼻子在某人的怀里闷闷发声


妹子看了一眼头埋在别人怀里的好医生,又看了一眼那个穿黑风衣的男人,没来由的觉得从背后窜出一股凉意……


“那你男朋友,是谁?”黑风衣男开口,眼睛里的颜色变得阴郁。


妹子:……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先走吧呵呵。


“我男朋友?我男朋友是个混蛋”约翰在夏洛克的锁骨旁哈着气儿,像是缠人的猫在给自己挠痒痒——


“混蛋?”

“夏洛克 举世无双大混蛋 福尔摩斯!”


夏洛克眼里的的暗色仿佛瞬间就消失不见,明媚到亮眼。


然后夏洛克一把把怀里的人按在身旁的墙上,挑起他的下巴,语气上扬


“你说你男朋友是夏洛克,那我是谁?”


“你是……”约翰眯起眼睛,仿佛在确认些什么数据


“是……唔!”


夏洛克等不及回答,就已经用嘴堵住了约翰的,两只手绕过脖颈插入那人暗金色的短发,更加深了这个吻。


一向自我克制力超群的小福尔摩斯先生,第一次差点把持不住翻涌而来的欲望。


当夏洛克从这个吻里抽离,仿佛世界都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约翰细小的轻喘和毫无目的性的舔唇快让夏洛克的勃起快硬的发疼了。


参加什么狗屁庆功宴!他现在只想着怎么把约翰弄回家,然后关上那张该死的木门,把约翰按在墙上……


“我们回家。现在,马上!”夏洛克含混不清的吐出几个单词,急不可耐的就这样面对着面双手拖住约翰的屁股把约翰抱了起来(话说侦探你是多饥渴(ノ=Д=)ノ┻━┻)

这一幕刚刚好被准备收拾收拾要回家的苏格兰场的众人不幸瞥见——


多诺万:卧槽那个黑风衣……是怪胎?

安德森:卧槽那个黑风衣胸前的那一坨……是约翰!?

WTF?!!

雷斯垂德:……(默默带上墨镜什么都看不见)

其余人:我喝个酒而已造个什么孽要来看你们两个秀恩爱秀秀秀成这样啊!


夏洛克一个长腿跨进了出租车后座,身上挂着的约翰 我是树袋熊 华生也就自然而然的双腿分开跨坐在夏洛克身上,也就自然而然的蹭到了某个人勃起的……内啥……


夏洛克倒吸一口凉气,鼻孔都要给吸没了——“贝克街221B。”


身上醉了酒的约翰简直不知道自己干出的事有多勾人!

约翰半趴在夏洛克身上,两只手绕过夏洛克的脖子,带着酒味的气息渗透进夏洛克的胸腔。


夏洛克表示我要做点什么来分散我的注意力而不至于思维殿堂全部被烧毁了!!

一边扶住约翰的腰,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司机驾出租车车龄五年,有一双儿女,妻子早逝(司机:做了什么孽要来推理我啊口胡!)父母……约翰好软整个人还带着家里沐浴露的味道好香………夏洛克打了个激灵,摇摇头告诉自己马上就好马上就到家了,然后约翰就一口咬住了夏洛克露在外面的锁骨——


夏洛克:!!!(卧槽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约翰:???


约翰不解身下的人为何突然僵住了,身下还好像有个什么东西顶着自己……下意识的磨蹭了两下屁股。


夏洛克:!!!!!!!

约翰:好热……

任性的好医生就这样双手沿着侦探衣服下摆摸了进去,贴上了侦探微凉的腰部肌肤。

约翰半眯着眼舔舔嘴唇,表示极其舒服。


出租车终于停下,夏洛克表示等的快要泣血了嘤(゚Д゚)ノ


几乎是一阵风刮过的时间夏洛克就把他的约翰按在了自家楼梯下的墙上,而一刻也没闲的约翰也正准备着再咬一口夏洛克的锁骨——

夏洛克正想堵上那张红润诱人的嘴——


“男孩们!你们回来啦!”

赫德森太太话还没落地,就被黑着脸的侦探瞪了回去

赫德森太太:……(貌似一不小心坏了一桩好事)

夏洛克:请回房,谢谢。

(果然此地不宜久留!)


然后夏洛克再把对他动手动脚的约翰抱了上楼(耗尽了所有抵制情欲的耐心),一把关上那张该死的木门……


所以现在,我们该干正事了,约翰。


-END-


评论(6)

热度(97)